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814章 杀人灭口?
    天门,上千年的历史,旗下传承的每一个成员都拥有一身不错的功夫,绝非一般的帮派组织所可以比拟的。暗影,这个存在了不过短短几年的组织,在天门的眼中不过只是蝼蚁而已,想要跟天门作对,无疑等于是蚍蜉撼树。

    不久!

    楼下的战斗已经结束,所有的暗影成员全部被活捉,乖乖的蹲在地上,双手抱头,不敢动弹。他们虽然都是亡命之徒,整日提着脑袋过生活,但是,并不代表他们不怕死。生命,对于每一个人而言都是宝贵的。

    在跟李洋交手的过程中,秦彦对于混元真气的掌握越发的娴熟。无名真气的绵柔、天罡正气的霸道、浩然之气的悠远,糅合在混元真气之中适时的发挥最大的功效。秦彦也没有心思继续的戏耍下去,大喝一声,一拳狠狠的砸了过去。犹如猛虎下山,势不可挡,“砰”的一声狠狠的砸在李洋的胸口。

    顿时,只见李洋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倒飞出去。秦彦快步跟上,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往回一拉,一个压腿,狠狠的打在他的背部。霎时,李洋直直的摔了个狗吃屎,黄疸都差点被砸的吐了出来。

    秦彦拔出银针,封住他的穴道,嘴角勾勒出一抹森冷的笑容。“你还能那么自信吗?”

    一旁的唐治平浑身微微的颤抖着,他做缉毒警察也有多年,见过不少的亡命之徒;但是,像秦彦那般身手的却是闻所未闻。这,完全已经超出他的认知,他不敢相信如今这样的时代还有人竟然懂得这种宛如武侠电影中的功夫。

    李洋嘴角微微的抽动,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有种你就杀了我。哼,我李洋出来做这行,就没想过能有什么好结果,别想用死来威胁我。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会告诉你沈沉鱼在哪里,我死了,她一样要给我陪葬。”

    “你可能不知道我是做什么的,那我就告诉你。第一,我的身份是一名中医,你可不要把我跟市面上那种江湖骗子相提并论,我只需调配一些药物,或者给你施针,就可以让你生不如死。第二,我也有一套专业的刑讯逼供手段,比各国的情报部门不差。死,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难得是生不如死。你不相信的话,可以试一试。”秦彦嘴角微微的勾起,浮起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看上去让人毛骨悚然。

    李洋不由的浑身一颤,强自的提起精神,口气依旧强硬,“你不用吓唬我,我李洋出来混这么久,什么事情没见过?你在我身上施展多少手段,将来都会报在你女朋友的身上,你大可一试。”

    秦彦眼神一凝,迸射出一阵寒意,看来,不施展一点手段,这小子是不会老实的。当下,秦彦毫不迟疑,拔出一根银针刺入李洋的穴位。霎时,李洋只觉得犹如万蚁噬心一般,痛苦难当。可是,浑身又被封住,根本无法动弹,那股钻心的疼痛让他额头的汗珠大颗大颗的落下。

    “说,还是不说?”秦彦厉声问道。

    “还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李洋仍然倔强的硬撑着,因为他清楚,自己说出沈沉鱼下落的时候,可能就是自己的死期。

    “好,我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秦彦再次掏出一根银针,刺入他的穴位。

    这是痛穴,可以加强李洋大脑神经对疼痛的感觉,哪怕只是轻轻地掐一下,也会让他感觉到犹如重锤一击般的痛苦。可想而知,原本那种万蚁噬心之痛此刻会让他有多么大的感受。不消片刻,李洋浑身犹如被大雨淋过一般,全部湿透。

    然而,李洋依旧咬牙苦苦的支撑着,凭借着大脑中最后一丝的意识保持着清醒。

    李洋非一般人,意志坚定,如果不彻底的摧垮他的意志,秦彦也很难施展催眠大法。所以,他必须要一点一点的将他的意识剥离,然后就可以通过催眠,让李洋乖乖的说出关押沈沉鱼的地方。

    何杰也惊骇于秦彦的手段,虽未亲身体验,却也可以从李洋的表情上看出他此时有多么的痛苦。心中暗暗的想道,门主果然深不可测,难怪就连天门中人都说在门主眼中他们犹如蝼蚁。

    走到秦彦身边,何杰小声的说道:“门主,我们还是先把人带回去再慢慢审问吧,刚才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一会该惊动警察了。”

    秦彦想了想,点点头,说道:“也好。”

    就在他们想要押着李洋离开的时候,忽然,秦彦眉头一蹙,“不要呼吸!”

    话音落去,秦彦慌忙的捂住口鼻。何杰和唐治平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听到秦彦的喝声,也都纷纷效仿捂住口鼻。片刻,只见李洋七孔流血倒在地上浑身抽搐,不一会儿就死了。

    毒药的气味虽然并非很浓,一般人只怕很难察觉,然而,对于秦彦这个从小就在药缸里泡大的人来说,却还是很轻易的察觉出来。秦彦不敢多做停留,慌忙的撤出包厢。毒气,显然是通过空调孔进来的,下毒的手法也是相当的高明。第一时间,秦彦就想到了药王门的人。

    在龙城,秦彦就着过药王门人的道,中了蛊毒,若非皇擎天拿到解药,说不定秦彦那时就已经被控制。

    “先带人撤出饭店。”秦彦吩咐道。

    何杰不敢怠慢,连忙的带着走撤出饭店外等候。

    秦彦目光四处扫了一眼,却未发现有任何行踪轨迹的人,看来,下毒的人已经离开。秦彦的眉头紧蹙,暗暗的想道:“到底,对方的目标是自己,还是李洋?如果是李洋,显然就是想杀人灭口。如果是自己,对方究竟会是谁?会不会跟自己刚到蓉城就遭遇的那起杀手袭击有关?”

    事情,似乎变得越来越复杂。蓉城的事情,看样子也并不像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门主,我们先撤吧,一会警察该来了,看到死人会很麻烦。我们先走,会有人留下处理这件事情。”何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