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沈沉鱼被转移到境外,只要从李洋的口中问出他被关押的地方,秦彦至少可以想到办法将她救出来。可如今,一切回归到零,只能再继续慢慢的调查,这无疑等于大海捞针。就算是被藏在蓉城,也没那么容易找到,更何况是境外?

    而且,刚才的事情秦彦记忆犹新,分明就是有人在暗中作梗。不管是针对李洋,杀人灭口也好,还是想对付自己,这个暗中的人最终的目的都是自己,这不得不让秦彦担忧。从种种迹象上看,药王门的人嫌疑最大,可是,诺大的西南地区,想找到药王门的人也并不是那么容易。

    带着沮丧的心情,秦彦回到苏家。

    苏剑秋已经回房休息,苏羽却还坐在客厅里,手中拿着ipad,翻阅着资料。

    “回来了?”看到秦彦,苏羽说道。

    “嗯!”秦彦的心情不佳,不太愿意说话,默默的走到沙发上坐下,“咕咚咕咚”的灌了两口水。

    “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看你的样子似乎心情不好。”苏羽愣了愣,问道,“有什么事跟大伯说说,看看大伯能不能帮你。”边说,苏羽边将手中的ipad放下,掏出香烟递了过去,点燃。

    “能有什么事,还不是为了我女朋友的事情。到现在都没她的消息,我怎么能不着急呢?”秦彦默默的叹了口气,说道。

    “这种事情急不得,找人是需要花费时间的,更何况人已经被转移到境外?我不是说了嘛,这件事情交给大伯,大伯一定帮你摆平。你现在担心也没有用,只是徒增自己的烦恼而已。”苏羽说道。

    “道理我也明白,可是……,我又怎么可能不担心呢?”秦彦说道,“时间拖得越久,沉鱼就越危险。”

    “如果暗影的人要杀她的话,应该早就动手了。他们到现在都没有动手,那就说明你女朋友还有利用的价值,我想,暂时她还不会有危险。我这边也会催促加紧追查,争取早日搞定这件事情。你呢,就耐心的在家等候消息。”苏羽劝说道。

    “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秦彦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

    顿了顿,秦彦转而问道:“对了,大伯,你有没有听说过药王门?”

    “药王门?”苏羽愣了一下,诧异的问道,“药王门是什么?怎么忽然问起这个?”

    “哦,没什么。我在龙城的时候曾经得罪过药王门的人,刚才我在外面吃饭的时候好像看到一个人的背影很像他。我在想会不会药王门的人也在蓉城,所以,找大伯打听一下。”秦彦撒了个谎。并非他对苏羽不信任,而是这些事情牵扯的有些太广,实在不适宜透露太多。

    “我没听说过什么药王门。”苏羽说道,“他们是不是来报复你?如果是的话,我安排一些人手保护你。你是咱苏家最后的骨血,无论如何你也不能出事,不管是谁,想要动你那都不行。”

    秦彦感动的看了他一眼,说道:“谢谢大伯。我不用,不用人保护我,可能是我看错了也不一定。”

    “不管是不是看错了,以后你都一定要小心。既然你说不用保护,那我也不说什么。蓉城,是我洪门的天下,还容不得其他人撒野,容不得他们动我苏家的人。”苏羽义正言辞,脸上迸射出阵阵寒意。

    “我会小心的,你不用担心。”秦彦说道。

    “嗯!”微微点了点头,苏羽说道:“时间也不早了,早点回房休息,我把手头的资料看完就睡了。别胡思乱想,你女朋友的事情就交给我,我一定帮你把人活生生的救出来。”

    “谢谢大伯。大伯,那我去睡了,晚安!”跟苏羽道了声别,秦彦转身进屋。

    然而,在这样的时候秦彦又怎么能踏踏实实的睡着呢?现在唯一的寄望,就是何杰和苏羽能够尽快的打听出消息。虽然说苏羽的话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如果暗影的人要杀沈沉鱼早就动手了;但是,让沈沉鱼待在他们手里一天就受一天的折磨,就多一天的危险,秦彦又怎么可能不担忧?

    还有!虽然他不能确定那个人下毒的人究竟是谁,可是以那高明的手法,有很大的可能性会是药王门的人。可是,药王门的人是怎么会找到自己呢?究竟是因为想要杀李洋灭口,还是完全针对自己而来?

    想了想,秦彦还是给何杰打了一个电话过去,让他想办法调查一下药王门的事。

    听到秦彦的话,何杰愣了愣,诧异的说道:“门主怀疑下毒的人是药王门的人?怎么可能呢?药王门的人一直都是济世为怀,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勾当?门主,你会不是弄错了?”

    “我也希望是弄错了,但是,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可能性最大。所以,还是要麻烦你调查一下。”秦彦说道。

    “这个没问题,我倒是认识一个药王门的人。不过,她住在春城,脾气怪异,不怎么喜欢跟人来往。但是,也没听说她做过什么坏事,反倒是,经常给附近的一些村民看病施药。在当地也算颇有口碑。”何杰说道。

    “这就更好,你想办法帮我联系联系,找时间过去一趟,有些事情我也想要问清楚。”秦彦说道,“药王门也算是咱天门的一个分支,虽然这么多年都没有来往,但是,我也不希望药王门走上一条不归路。事情究竟是怎么样的,也必须要弄个水落石出才行。”

    “最好还是别联系,咱们直接过去就行,否则,被她收到风声知道我们过去,指不定就跑出去躲起来了。我说了,她性格怪癖,不喜欢与人来往,要是跟她打招呼,她肯定是不会见我们的。”何杰说道。

    “也好。那你安排一下,我们明天就过去。”秦彦说道。

    “好。”何杰应了一声,问道:“门主还有什么吩咐吗?”

    “没了,就这样吧,明天见。”说完,秦彦挂断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