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秦彦依旧陪在石绾身边,和她话说“衷肠”。或许,石绾在有些方面的确让秦彦感觉到害怕想要躲闪,然而,此时此刻,秦彦却觉得跟她在一起有一种很沈沉鱼在一起的那种平静和安详。

    在有些点上,石绾跟沈沉鱼还是有着一些的相似之处。也不知究竟是因为秦彦太过的思念沈沉鱼,将她当成了替代品,还是,他在内心的深处渐渐开始接受石绾。

    傍晚时分,秦彦回到苏家。

    苏剑秋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沏着功夫茶,普洱,带着些许苦味,却让人回味无穷。

    看到秦彦进屋,苏剑秋招了招手,示意他倒身旁坐下。

    “尝尝,正宗的普洱,我们洪门在云省山顶自己种植的,比一般的普洱好上许多。”苏剑秋说道。

    秦彦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然后一饮而尽,回甘无穷,忍不住赞道:“的确是好茶。”虽然没办法跟韩山从青山采得那种野茶好,却别有一番滋味。

    “听说你今天在公司揍了曹泽一顿?”苏剑秋面带着微微笑意。

    “大伯跟您说的?”秦彦问道。

    “嗯!”苏剑秋点点头。

    “爷爷,我是不是做的有些过分,让你有些为难?”秦彦问道。

    “没有没有,你是我苏剑秋的孙子,就应该有些魄力。那些老家伙这些年好日子过的太多,有点个不知所谓了,不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他们只会越发的嚣张跋扈。你是苏家的人,就是洪门办事人的继承人,还轮不到他们在那里反对。”苏剑秋霸气的说道,“再说,你代表的是我,他们为难你那就是不给我面子,揍他们一顿都算是轻的。”

    “谢谢爷爷,我还担心这件事情会让你为难呢。”秦彦微微一笑,心里满满的感动。

    “至于曹泽提出让你去云省的事情你可以不必理会,我倒是想看看谁敢说个‘不’字。虽然我这么多年没再过问过洪门的事情,但是,也轮不到他们指手画脚。”苏剑秋不愧是洪门的办事人,一手将洪门扩张到如今的地步,其霸气程度可见一般。

    瘦死的骆驼还比马大呢,更何况是苏剑秋?

    “爷爷,这件事情我还是想去处理。如果我就这样畏缩不敢过去,势必会让人说闲话,就算靠爷爷的支持坐上洪门办事人的位置,只怕下面的兄弟也不会心服口服。我就是要过去,试试自己的能力,也顺便堵住所有人的嘴巴,到时候就没有人敢说三道四。”秦彦说道。

    当然,秦彦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想利用这次的机会彻底的看清楚苏羽的为人。如果苏羽真的贪恋洪门办事人的位置,势必会想办法在云省解决自己,那也就可以证明乞丐说的话不假。

    “好,不愧是我苏剑秋的孙子,有魄力,爷爷支持你。”苏剑秋开心的说道。

    如果秦彦不愿意过去,苏剑秋也不会说什么,但是,秦彦这样的表现让苏剑秋更加开心,也让他觉得自己这个孙子有自己的风范,有足够的气魄去担当洪门办事人。

    “咱们洪门在那边也有不少人,至于一直没有将那个魏鸿拿下的原因不过是那边的负责人太过无能而已。你这次过去,拿出点魄力出来,顺便好好的整治整治那边的人。我想信你,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就给你大伯电话,我会嘱咐他,只要咱们苏家的人齐心,洪门齐心,就没有摆不平的事情。”苏剑秋说道。

    “爷爷,你放心,我一定会做出点成绩给你看。”秦彦很想说他怎么敢把希望寄托在苏羽的身上?苏羽必然会百般阻挠自己对付魏鸿的行动,从而打击自己在洪门的威信。甚至,还有可能趁机除掉自己也不一定。

    然而,在事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秦彦还是决定暂时不要告诉苏剑秋的好。万一这只是一个误会呢?岂不是引起不必要的误会?而且,他也担心苏剑秋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会承受不住打击。

    顿了顿,秦彦问道:“大伯呢?还没回来?”

    “哦,你大伯来电话了,说今晚不回来吃饭,让我们先吃不用等他。”苏剑秋说道。

    秦彦眉头微微蹙了蹙,忍不住暗暗的想,他该不会是在想着如何设计圈套对付自己吧?

    微微点了点头,秦彦说道:“爷爷,我跟绾绾说了,她会经常过来看你的。这次去云省可能需要一段时间,你在家要好好照顾自己。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傻孩子,我在家能有什么事情?你放心去做你自己的事情就行,你大伯会照顾我的。倒是你,出门在外,不比在家,一切都要小心。虽说那个魏鸿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但是,他能够在云省形成那么大的势力,并且能够发展这么迅速,还是不能小觑。”苏剑秋再三的嘱咐道。

    “爷爷,我有分寸,没有把握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我会弄清楚对方的情况之后再动手,绝对不会给他们任何反击的机会。”秦彦正色道。

    满意的点了点头,苏剑秋从怀中取出一枚木制的令牌递了过去。胡杨木制作的木牌,上面刻着一个“苏”家,草书,龙飞凤舞,颇有些君临天下之势。

    “爷爷也没什么给你,这是爷爷这么多年攒下来的一点家产,你拿去。到了那边,你只要电话联系对方,然后把这个令牌给他看,对方就会明白,你可以指使他们做任何事情。记住,这件事情对任何人都要保密,包括洪门的人。”苏剑秋说道。

    秦彦接过,看了一眼,不禁微微一怔。虽然苏剑秋的话说的不是太明白,却可以听出他对苏羽还是有些防备的,这个所谓的家产,可能就是苏剑秋培养的亲信部队,连苏羽也不知晓。

    姜,还是老的辣啊。

    作为洪门的办事人,苏剑秋自然有他的手段和魄力,否则,又如何能驾驭那帮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