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想要在春城找一个人出来也不是那么容易,更何况秦彦有意的回避,蒋瑜想找到他就更是难上加难。

    无奈苏羽那边不停的催促,这也让蒋瑜是焦头烂额,如果再不找到人的话,估摸着自己好不容易坐上的位置是坐不下去了,可能连自己的小命都不保。蒋瑜又怎么能不烦躁呢?将手下叫进办公室,蒋瑜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斥道:“你说,你们整天都在干什么?让你们找一个人这么久都没有消息。我告诉你们,要是再没消息的话,我把你们一个个都活埋了,信不?”

    手下们垂着头,哪里敢说话?

    “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再给你们三天的时间,三天之内如果还找不到人的话,你们也不用回来见我了,明白吗?”蒋瑜怒斥道。

    “是是是,我们这就去找,这就去找。”手下们连连的点头附和。

    蒋瑜也很无奈,懒得再多说什么,挥了挥手,示意他们离开。

    手下们如释重负,自然不敢多作停留,道了声别,逃也似的退了出去。

    蒋瑜点燃一根香烟,紧蹙着眉头,心里犹如热锅上的蚂蚁。

    “砰砰砰”的敲门声响起,蒋瑜有些不耐烦的吼道:“又他妈什么事情?进来!”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助理小丫头走了进来,看到蒋瑜脸色不悦,心里不免有些紧张。“蒋……,蒋总!”

    “有什么事?”蒋瑜阴沉着脸,问道。

    “外面有位姓秦的先生说要找您,您要不要见?”助理问道。

    “姓秦?”蒋瑜愣了愣。秦彦?蒋瑜一震,“呼”的一下站了起来,“人呢?他人在哪里?”

    “在休息室。”助理惊讶的看了看他。

    “怎么不早说?快,快,快带我去见他。”蒋瑜话音还未落去,人已走出门外。

    助理暗暗的苦笑,刚才蒋瑜正在办公室里训人,她哪里敢进去打扰?

    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休息室门口,推开门,只见秦彦怡然自得的坐在沙发上,叼着烟,喝着茶。蒋瑜慌忙的迎了上去,恭敬的说道:“彦少,让你久等了,抱歉,抱歉。”

    “你认识我?”秦彦抬头瞥了瞥蒋瑜,端足架子。

    “羽爷将您的照片发给了我,让我好好的招待您。那天我去接机的时候,怎么没看到您?”蒋瑜诧异的问道。

    “那天我是提前一班飞机到的,本想着给你电话,可是正好遇到个朋友,所以就去朋友那待了几天,顺便聚了聚。没跟蒋总添什么麻烦吧?”秦彦嘴角微微的勾起一抹笑意。

    “没有没有,只是这些日子我担心您出了什么事情,四处打探你的消息不得,紧张的很。现在看到彦少安然无恙,我就可以松口气,也可以跟羽爷交代了。”蒋瑜暗暗的松了口气,总算是找到他了。

    “你也别站着了,坐吧。”秦彦拍了拍身边的位置,淡淡的说道。

    蒋瑜道了声谢,在秦彦的身旁坐下,显得有些拘谨。看了看秦彦,小心翼翼的问道:“这几天彦少去了哪里?我真担心你出了什么事情,这万一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让我怎么跟羽爷交代啊。”

    “你应该知道我到春城来的目的是什么吧?”秦彦没有回答他的话,转而问道。

    “知道,知道,羽爷都跟我说了,让我尽力的配合协助您。”蒋瑜说道。

    微微点了点头,秦彦说道:“是这样,我对春城的情况不是很清楚,所以,很多事情都还要仰仗你。说实话,你负责掌管云省,却让魏鸿在这里树旗,这可是你的失责啊。老爷子对这件事情很不爽,所以这次派我过来解决这件事情。只要你能把这件事情办得漂漂亮亮的话,以前的事情可以既往不咎,而且我也可以在老爷子面前美言几句,到时候你必然会能升迁。”

    “以后要靠彦少多多的关照,我一定会尽力而为。”蒋瑜说道。

    “不是尽力而为,而是不能办也要办。我对这边的情况不熟,这件事情自然也由你全权负责,这是老爷子交给我办的第一件事,我不希望给办砸了。不然的话,有什么后果你也清楚。”秦彦说道。

    “是是是,我一定全力以赴,全力以赴。”蒋瑜附和着点头。

    “说说吧,你觉得应该怎么办?”秦彦问道。

    蒋瑜一愣,讪讪的笑了笑,尴尬的说道:“我……,我也想不出该怎么办,还望彦少指教一二。”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打蛇就一定要打在七寸上,否则,被反咬一口的话就糟了。我觉得也不用那么麻烦,咱们洪门在这边的势力肯定是强过魏鸿,直截了当一点,只要把魏鸿给解决了,剩下的那些人就不足为患。魏鸿一死,树倒猢狲散,也就不足为虑。你认为呢?”秦彦说道。

    蒋瑜愣了愣,说道:“彦少,魏鸿可不好对付,他为人很小心,想杀了他恐怕没那么容易。”

    “怎么?咱们洪门这么多人难道连一个小小的魏鸿都收拾不了?你不用再说了,这件事情就这么决定了,你安排一下。总之,三天之内,我要看到魏鸿死的消息,不然的话,我惟你是问。”秦彦厉声说道。

    蒋瑜暗暗的苦笑不已,这不是为难自己吗?如果三天之内能摆平魏鸿,也不至于让他在春城树旗了。可是,这是秦彦的命令,他也不敢公然违抗,只得接下来问问苏羽再说。

    “彦少既然吩咐,稍后我就去安排。彦少,这次行动你会亲自参加吗?”蒋瑜问道。

    “这点小事如果你都摆不平的话,那还要你做什么?这种事情也需要我亲自出手吗?”秦彦摆出架势。

    蒋瑜讪讪的笑了笑,说道:“行,我会全力以赴。彦少,你住哪里?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我该怎么联系你?”

    “我住海伦国际三栋818,那是我朋友的房子,暂时住那里方便些。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你可以去那找我。”秦彦故意的透露自己的住址,就是希望蒋瑜将这个消息告诉苏羽,然后等待苏羽的下一步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