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多万,对魏鸿来说不过只是九牛一毛而已,他根本不会看在眼里。可是,正如他所说,他喜欢的是赢的感觉,那种胜券在握,处处制敌先机的感觉让他十分的享受。

    秦彦也摸不透魏鸿到底耍什么花样,说是来交货,结果却在赌场里玩的乐不思蜀。魏鸿的脾气有些让秦彦琢磨不透,这家伙看上去好像大大咧咧的没有心机似得,实则却是十分的阴险狡诈。

    “给我二十万筹码!”一个年轻人走到魏鸿的对面坐下,随手掏出二十万丢了过去,豪气万丈。

    魏鸿不禁抬头看了看他。

    年轻人面无表情,坚毅的脸庞仿佛没有任何的喜怒哀乐,即使看到秦彦坐在一旁,眼神也没有丝毫的偏向他,仿佛根本就不曾认识。说起来,他们也算是有渊源,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国际杀手集团七杀的林枫。

    二十万,林枫一把全部下了,买的闲。

    魏鸿自然选择买庄,眼神瞥了荷官一眼。

    “八点!”魏鸿把牌翻开,有些挑衅的看着他。

    林枫淡定自若的把牌翻开,九点!

    魏鸿不禁一愣,眉头微微一蹙。

    第二把,林枫依旧买闲,四十万全部下注。这样的豪赌方式可不多见。秦彦却是暗暗的微笑,别人或许看不出来,可是又岂能瞒得过秦彦的眼光?这小子分明就是在出千,而且,还是高手中的高手。

    毫无疑问,第二把依旧是林枫赢。这让魏鸿怒火大盛,眼神冷冷的盯着他,可是,林枫却仿佛什么也没有看见似得,风轻云淡。荷官也愣住了,表情诧异,他给林枫发的什么牌他自然清楚,可是为什么忽然就变了点数?以他这么多年的经验却也丝毫看不出林枫有出千的迹象。然而,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下,荷官也不便说什么。

    第三把,林枫依旧是把所有的注码八十万全部下去。

    魏鸿也有些恼火,身边所有的筹码统统的押了上去,冷冷的说道:“年轻人,任何事情都要适可而止,见好就收。”

    “你是怕输吗?”林枫撇了撇嘴,淡淡的说道。

    “我会怕输?哼,在我的字典里就从来没有一个输字。”魏鸿愤愤的说道。

    “是吗?那你敢不敢跟我额外赌一把?”林枫挑衅的说道。

    “赌什么?你说。”魏鸿厉声道。

    “这张卡里有一千万,咱们就额外赌一千万,谁赢谁拿走,如何?”林枫掏出一张银行卡,说道。

    冷冷的笑了一声,魏鸿说道:“我是怕你有命赢钱也没命花。”

    “你这算是威胁我吗?看来你还是没有胆量啊。既然是这样的话,算了。”林枫耸了耸肩,不屑的笑了笑。

    “我会怕你?”魏鸿愤愤的哼了一声,同样掏出一张银行卡丢在桌面上。“只要你有本事赢,这张卡里的钱全部给你。”

    “好。”林枫微微一笑。

    魏鸿瞪了荷官一眼,冷声的说道:“好好发牌!”

    荷官的心情也不免的紧张起来,前面两把的蹊跷让他感觉到林枫的厉害,生怕这一次不小心又让他赢了,到时候恐怕自己的小命难保。

    “等等!”林枫叫停荷官,说道,“我赌这么大,能不能让我切牌?”

    “可以!”荷官将牌递了过去。

    林枫看似随意的切了一下牌。

    荷官忐忑不安的发牌。

    “八点!”魏鸿得意的说道,心里却有些发虚,连续两把,他都是八点输给了九点。

    “八输九,常常有。”林枫淡淡一笑,轻松的把牌翻开,赫然是九点。

    “你……?”魏鸿气的“呼”的一下起身。

    “怎么?不会愿赌不服输吧?”林枫冷冷一笑。

    魏鸿咬了咬牙,愤愤的说道:“小子,算你狠,咱们走着瞧。”

    话音落去,魏鸿起身就欲离去。

    “等等,密码你还没说呢。”林枫挑衅的看着他。

    “卡号的后六位就是。小子,我记住你了。”魏鸿丢下一句话,愤然转身。临走时,狠狠的瞪了荷官一眼,吓得对方一阵哆嗦。

    一千多万而已,对魏鸿来说也算不得什么,关键是那种输得感觉让他十分的不爽。而且,林枫那种挑衅的眼神,让他心里更是憋屈的慌。在缅甸,在果敢,还真没几个人敢这般跟他挑衅。

    回头看了看身旁的人,魏鸿低声的说道:“给我做了他,把钱拿回来。钱拿不回来,你们就不用回来了。”

    “是!”手下应了一声,转身离去。

    林枫丝毫没有在意,缓缓的起身,经过秦彦身边时,看似不经意的将一张纸条塞进他的手中。“晚上见!”

    “你小心点。”秦彦嘱咐道。

    “嗯!”林枫应了一声,人已从秦彦的身旁走开。

    想想好像把秦彦还丢在赌场,魏鸿连忙的停下脚步。看到秦彦走来,魏鸿迎上前去,讪讪的笑了笑,说道:“真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

    “何必跟一个小孩子一般计较呢?一千多万而已,也没什么。”秦彦说道。

    “钱是小事,可是,我不喜欢输得感觉。”魏鸿说道。顿了顿,魏鸿接着说道:“算了算了,没必要因为这点事情不高兴。有时候在赌场赢钱也并不是什么好事,有命赢钱,那也要有命花才行。”

    秦彦干笑两声附和,没有言语。

    林枫也算得上是他半个徒弟,这小子的身手不赖,相信足以应付一些突发的情况。而且,林枫还是国际杀手集团七杀的人,无声杀人术出神入化,想对付他,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货物的事情已经办妥,你放心,明天咱们就去。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咱们先去吃个夜宵,晚上在好好的乐一乐,放松放松。”魏鸿一边说一边将身旁的两名年轻女孩推到秦彦的怀中。

    “还是不要了吧?吃夜宵可以,其他的嘛,呵呵,我不是太感兴趣。”秦彦讪讪的笑道。

    “食色性也,秦总就不要再推辞了。就这么说定了,走吧。”魏鸿不容秦彦拒绝,率先迈步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