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确,这件事情对彭克平来说有利无弊,他完全不需要动手,只要作壁上观就行。白魏两家本就是他想要除掉的对象,如今可以假借秦彦之手倒也省去他很多的麻烦,而且,也免得被人说闲话。至于最后是否要跟秦彦合作,决定权也在于他。

    至于秦彦,对付魏鸿他有把握,可是万一彭克平到时候插手,来一个全城封锁,即使他的功夫再好,恐怕也很难安然脱险吧?是以,必须先搞定彭克平这边,让他不要插手这件事情,他才可以放手而为。

    而,如果可以跟彭克平达成合作意向,这对洪门来说也无不可。这边的利益还是相当大的,只可惜被白魏两家搅得一团浑水。如果可以将一切都走上正规化,创收也将会是十分明显的。

    项云眼神紧紧的盯着秦彦,心里暗暗的佩服不已,这个孙少爷再次的让他感觉到震惊。不仅有一身好的功夫,更是能在劣势的环境之下力挽狂澜,将局势变成对自己有利。这一点,项云自问做不到,即使是苏剑秋当年也很难企及吧?

    沉吟许久,彭克平微微点了点头,说道:“好,我答应你,你对付魏鸿的事情我不插手。不过,如果要想合作的话,那我也要看看你们的真本事。我想知道你们有多大的能耐可以在他们的地盘上将白魏两家除掉,如果你可以做到,合作的事情好说。”

    “一言为定!”秦彦微微一笑。

    “一言为定。”彭克平伸出手去。

    二人握手而笑。

    “洪门一家三杰,苏剑秋将洪门发扬光大,苏羽巩固洪门的基业走上轨道,而你,我相信未来的成就还会在他们之上。江山代有人才出,一代新人换旧人啊,看来这未来的世界是你们年轻人的了。”彭克平有些倚老卖老的说道。

    他不过三十出头的年纪,说话却是老气横秋,好像比秦彦大了多少似得。但是,以他如今的地位和身份,即使是这样端着架子,倚老卖老,也没人敢说什么。这,就是权力的滋味。

    “中午留下吃饭吧,咱们再好好喝两杯。我有朋友从华夏带了几瓶茅台,咱们今天不醉不归。”彭克平没有给秦彦拒绝的机会,挥了挥手示意手下吩咐厨房加菜招待“贵客”。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从跟彭克平对话到现在,秦彦越发感觉到这个人并非是外面传说的那么粗暴的一个人,相反,还是一个非常有心计的人。或许他的确脾气暴躁,或许他的确杀人如麻,视人命如草芥;但是,他绝非一个筋的莽夫。若是不然,又岂会懂得利用七杀的人去刺杀魏正雄呢?

    秦彦无法拒绝,只好答应留下共餐。

    午时!三人同桌,一旁有勤卫兵伺候着,端茶递水。午餐很丰富,三个人,一桌子不下十道菜,山珍海味,应有尽有。在这样一个内陆城市,弄点野味或许不难,可是要弄些海鲜可就不容易。看得出,彭克平很喜欢吃海鲜,这些都是直接空运过来的,价值不菲。

    彭克平的酒店也非常好,一斤茅台下肚却是面不改色。而秦彦,若非仗着自己的混元真气,恐怕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彭克平却似乎意犹未尽,仍旧不断的劝酒,不消多久,三个人干完了五斤茅台。

    在这个贫穷的城市,很多人可能还挣扎在温饱线上,彭克平的生活却是如此的奢华,这不免让秦彦感觉到此人骨子里的那股暴戾之气。若是在古代,他绝对算得上是一个暴君,一个专门鱼肉百姓的暴君。

    午饭后,彭克平拉着秦彦逛了逛自家的庄园,随后坐下喝茶。一边喝,一边漫不经心的聊天,言语之间有意无意的打听着秦彦的事情。秦彦也假装喝多了酒,半真半假的透露一些,以安彭克平的心。

    不过,也由此更加可以看出他为人很有城府。

    直到傍晚时分,秦彦拒绝了彭克平挽留吃晚饭的好意,告辞离去。

    离开彭克平家之后,秦彦转头看了看项云,问道:“你怎么看?”

    项云愣了一下,说道:“江湖传言多有不实,这个彭克平绝对不是一个莽夫,而是一个攻于心计之人。午饭时,他故意的灌酒,显是有心要将你灌醉。下午,言语之中多有打探之意。如果他是一个莽夫,又怎么会做的这么细致?”

    满意的点了点头,秦彦说道:“从我知道他雇用七杀的人暗杀魏正雄,我就知道这个彭克平绝对不简单。”

    “你真的要跟他合作?”项云问道,“这家伙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跟他合作有点与虎谋皮的味道,一不小心的话,咱们会连本带利的搭进去。”

    “这我当然知道。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魏鸿,至于白魏两家跟他的恩怨,跟我们没有关系。要对付魏鸿,就必须先稳住他。至于将来是否合作,将来再说吧。”秦彦说道。

    项云点点头,没再言语。

    “你通知老吴那边,让他准备好,咱们随时都可能会动手。还有,让老吴弄一些好的玉给我,我带回去送人,钱嘛,我会打到他的帐上。”秦彦说道。

    “您说笑了,老吴哪里敢收你的钱?”项云笑着摇了摇头。

    “交情归交情,生意归生意。让他开好,魏鸿不是说咱在这边所有的消费都算他的吗?不要白不要。反正他也快上西天了,不趁现在的机会从他那捞点好处岂不是有些亏了我们这么辛苦的跑来这边?”秦彦微微的笑着说道。

    项云不禁一愣,哑然失笑,想不到这个“孙少爷”还是个奸商啊。

    “您放心吧,我一会就通知老吴。如果我没有估计错,魏鸿在魏正雄出殡之后就会对咱们动手。”项云说道。

    “我觉得他会在出殡之前,或者出殡的当天动手。要不要打个赌?”秦彦微微一笑。

    项云愣了愣,诧异的问道:“为什么?”

    秦彦微微一笑,神秘莫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