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清晨!

    当第一道曙光从天空慢慢升起,寂静的老街开始变得沸腾。

    魏正雄的死刚过几天,风波尚未平息,魏鸿再次被杀。江湖上的消息传的很快,整个老街人人自危,谁也不知道又会有怎样的风波。然而,很多人心里清楚,这件事情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平息。

    魏正雄的死,乃是彭克平雇佣杀手所为,这个消息也很快的传遍老街。明眼人心里清楚,这将是一场血腥的权力厮杀,只是不知,最后到底谁才是赢家。不过,更多的人还是将筹码偏向彭克平,毕竟,白魏两家也只是他捧起来的两条狗而已。

    津江酒店!

    大批荷枪实弹的士兵将它重重包围,里里外外,水泄不通。紧张的气氛让很多的住客提心吊胆,以为这是彭克平对付魏家的一次行动。看着那些散发着森冷杀意的冰冷枪械,人们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这里,多数的赌客都是华夏人。和平的太久,让他们反而忽略了和平的珍贵。当看到这般情形时,心里才暗暗的觉得身在华夏是多么的幸福。或许,华夏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但是,安全却是世界上遥遥领先的。有什么,能比和平和平安更加重要?

    当秦彦和项云从酒店内走出来的时候,一群荷枪实弹的士兵围了上去,将他们重重包围。手中的枪对准他们,散发着森冷的死气。这么近的距离,这样的环境,饶是秦彦功夫再好,也很难可以突破重围而去。

    况且,即使他能做到,也不能就这样离开。他,怎么能抛下项云不顾而去?

    项云表情紧张,诧异的环视四周一眼,一脸茫然。

    秦彦的眉头也微微一蹙,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后脑。这些人,无疑是彭克平的人,可是,他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就算彭克平想要对付自己,那也应该是在自己帮他解决了白魏两家之后吧?彭克平奇怪的举动,不得不让秦彦心里诧异。

    “秦先生,我们彭主席请你走一趟。”一个中尉军衔的人上前,面无表情的说道。

    “彭主席请我过去还不简单吗?何必这么大的阵仗?这哪里是请,分明就是绑架嘛。”秦彦冷冷的笑着,深邃的双眸闪烁着森冷的寒光。

    “我们是奉命行事。秦先生,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我们不想动手。”中尉说道。

    “行,跟你们走可以。”秦彦淡淡的说道,“我跟你们过去就是,他就不用了吧?”边说,秦彦的目光边看了看项云。

    “不行,他必须一起。”中尉态度坚定。

    微微耸了耸肩,秦彦说道:“好吧,我们跟你回去。”

    “请!”中尉的态度看似客气,但是,秦彦清楚,若是自己表现出丝毫的不愿,恐怕他就不会是这样的态度了。

    两人被押上车,直奔彭家而去。

    “孙少爷,有机会你就先走,不用管我,看样子彭克平是不怀好意。”项云小声的说道。

    “放心吧,有我在,我不会让你有事的。我们都会安全的离开。”秦彦微微一笑,笑容自信而又镇定。

    然而,秦彦的心里却也暗暗的担忧,只是在项云面前,他怎么能变现出恐慌之色?况且,连彭克平的目的都不知晓。秦彦也不可能抛下项云不顾而去,这种行为他做不出来。

    没多久,抵达彭家,两人直接被押进了地下室。

    两人的手上都戴上了手铐,关进地下室的铁牢内。

    “这是什么意思?”秦彦眉头微蹙,问道。

    “主席一会自然回来,安心在这里等着吧。记住,别妄想逃走,否则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开枪,有什么损伤可怨不得我们。”中尉说完,留下两个人看守之后,转身离去。

    “他们这是什么意思?该不会是想让我们当替死鬼,承担魏正雄和魏鸿的死吧?”项云眉头紧蹙,担忧的说道。

    “也不是没这个可能。彭克平的为人我们也不清楚,此人的城府很深,心里究竟想些什么暂时也猜不透。等等吧,既然他没有现在动手,那就一定会过来跟我们说清楚的,我也想看看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秦彦的神情很是淡定,并未因为现在面临的处境而担忧。

    “孙少爷,一会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只要有机会你就马上逃走,不要管我。我死没有关系,如果你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你让我怎么跟苏老爷子交代?”项云担忧的说道。

    “我怎么能丢下你不顾?这种没有道义的事情我可做不出来。”秦彦说道。

    “可是,带着我只是个负担。以你的身手,一个人逃走的话机会很高,如果带着我,只会是个拖累。孙少爷,你一定要答应我,不然的话,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免得成为你的拖累。”项云坚定的说道。

    “不至于,现在情况还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遭。”秦彦笑了笑,说道。

    “既然您坚持,那我也只有死在你面前,免得拖累您。”话音落去,项云毫不犹豫的一头撞向墙壁。

    秦彦一愣,慌忙的拦在他的身前。“砰”的一声,项云一头撞在了秦彦的腹部。

    愣了愣,项云慌忙的问道:“你没事吧?”

    微微摇了摇头,秦彦说道:“相信我,咱们一定会平安的离开这里。如果你就这样死在这,而我还是逃不掉,岂不是白白的枉送性命?船到桥头自然直,车到山前必有路,还没有到那种非死不可的地步。是我将你带来这边,我就要保证安全的把你带回去。况且,彭克平这条线也是我惹下的祸,应该由我来承担。你什么都不要想,一切事情交给我就好。”

    虽然秦彦话语说的十分肯定,心里却也是有些忐忑。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想要安全的离开,的确有些困难。然而,他也不是那种认命的人,在还不清楚任何形式的情况之下,就自寻短见。

    “主席!”

    守卫的声音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