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862章 笼罩的阴谋
    带着得意的笑容,彭克平缓缓走了进来。看着铁牢里的秦彦,彭克平有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有一种去动物园参观动物时的那种戏谑感。仿佛,再如何凶猛的野兽,在他的面前也要俯首称臣。

    秦彦神态自若,淡定如水,目光静静的看着他。

    “秦先生,别来无恙吧?”彭克平戏谑的笑着说道。

    “彭主席,你这是什么意思?”秦彦问道。

    “你不明白?”彭克平脸上的得意之色掩饰不住。

    “还望彭主席明示,不知秦某什么地方得罪了你,要劳烦你动用这么大的阵仗将我带过来,而且,还给我这么好的待遇。”秦彦的话语里充斥着一股隐隐的嘲讽之意。

    “好,那我就告诉你。”彭克平冷笑一声,说道,“你一个乳臭为干的小子,就真的以为什么人都可以被你玩弄鼓掌之上?说什么帮我对付白魏两家,转身却又把消息透露给他们,想要挑起我和白魏两家的矛盾,然后你好坐收渔人之利。秦彦,你未免太小看我了吧?在这里,我就是天,谁也休想可以在这里逃脱我的掌控,更别想可以戏耍我与鼓掌。”

    “彭主席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不是很明白。”秦彦淡淡的说道。

    “哼!”彭克平冷哼一声,说道:“事到如今你还跟我装?你以为你偷偷摸摸做的事情我不知道?没关系,你不承认也无妨,我也没想过让你承认,只要我认定你这么做了那就足够了。”

    眉头微微蹙了蹙,秦彦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说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都是明白人,彭主席又何必在我面前伪装呢?只怕你把我抓过来不是因为这件事情这么简单吧?如果是的话,你大可以直接解决我,何必这么麻烦?反正我也逃不掉,为何不直接告诉我,也好让我死个明白?”

    彭克平愣了愣,冷冷的笑了一声,说道:“你倒是很聪明啊。也罢,既然这样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我没想杀你,也只是受人之托而已。”

    “受人之托?”秦彦愣了愣,问道,“是苏羽让你做的,对吗?”

    “看来你知道啊。不错,是你大伯让我解决你。”彭克平说道,“你还是太过天真啊,贸贸然的就闯进我家跟我谈合作,可你却不知道我和你大伯苏羽早就相识,我们也一直都有合作。杀你,是你大伯的主意,我也只是受人之托而已,所以,你可不要怨我。”

    顿了顿,彭克平又接着说道:“我真不明白你们这些人,明明是一家人却还要争权夺利,不能团结一心。你既然知道你大伯要杀你,为什么你还是上他的圈套?明知道他想置你于死地,为什么你还要答应选择对付魏鸿?结果一步步的步入他的圈套,被魏鸿成功的引到这里,让他一箭双雕。既可以除掉你,又除掉了魏鸿。”

    秦彦不禁一愣,眉头深锁,听彭克平的语气,显然苏羽早就知道魏鸿的底细,可是,在他给自己的资料中却丝毫没有提及。然后又故意的假借蒋瑜的口,将自己的身份泄露给魏鸿,以至于发展到如今这般不可收拾的地步。

    秦彦暗暗的心伤不已,自己本还保留着那么一点点的希望,希望当初乞丐所说的一切都是假的。可如今,即使秦彦想骗自己也找不到借口了。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平复好自己的心情,说道:“既然如此,为什么你还不动手?”

    “不急,杀你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何必那么着急呢?”彭克平淡淡的笑道。

    愣了一下,秦彦轻蔑的笑了笑,说道:“应该不是那么简单吧?如果我猜的没有错,你对苏羽也并不是很信任。你不杀我,只是想利用我跟苏羽谈判,从他那里拿到更多的好处,对吗?”

    彭克平错愕的看了看他,说道:“我还真有点小看你了。不错,我帮苏羽做了这么大的事情,他无论如何也该给我一点好处不是?”

    “你是想让他帮你对付白魏两家的人,对吗?”秦彦问道。

    “你看得倒是很通透啊,我不得不承认,如果不是先认识你大伯,我倒是很愿意跟你合作。”彭克平说道。

    “现在合作也不迟。姑且不说你是否能够杀得了我,如果我死的消息传到华夏,你认为我爷爷会怎么做?你认为我爷爷是会站在我大伯那边还是会站在我这边?跟我合作,才是你最好的选择。彭主席是聪明人,应该懂得该怎么选择,你说呢?”秦彦微微的笑着,那股自信的笑容让彭克平的心里有点微微的发虚,也开始有些个松动。

    愣了愣,彭克平说道:“话是这么说没错,也许跟你合作的结果更好。可是,你太聪明,太聪明的人不容易控制,我可不想将来反而成为你利用的工具。反倒是苏羽,他有把柄在我里,相对来说就更容易控制。再说,你爷爷苏剑秋这么多年不过问洪门的事情,他还能折腾出什么花样来?所以,与其跟你合作,我还是更愿意跟你大伯合作。你还是死了这条心,休想我可以放过你。”

    微微耸了耸肩,秦彦淡淡的说道:“机会我已经给你了,该怎么选择那就是你的事情。我要说的只有一句,那就是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希望将来彭主席不要后悔就好。”

    冷笑一声,彭克平说道:“我从来不会为自己所做的事情而后悔,在我的字典里也没有后悔两个字。你还是安安心心的在这里等着吧,等我和你大伯谈好条件,我就送你上路。记得,黄泉路上不要怨我,要怨就怨你大伯吧。”

    秦彦轻蔑的笑了笑,转过身,不再言语。

    彭克平愣了一下,心里没来由的有一丝空落落的感觉,感觉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一样。愤愤的哼了一声,彭克平转身扫了一眼手下,说道:“给我看好他们。”

    说完,彭克平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