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蓉城时,已是深夜!

    找了一个酒店住下后,秦彦看了看蒋瑜,说道:“我出去办点事情,你老老实实的待在酒店里,不要出去乱跑。如果被苏羽的人发现,出了什么事情的话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明天一早我就带你去公司,当着所有的人的面揭穿苏羽的真面目。只要你一切按照我说的去做,我担保你安然无恙。”

    嘱咐好之后,秦彦离开酒店,直奔苏家而去。

    既然已经决定要揭穿苏羽,秦彦觉得还是应该先去跟苏剑秋说一声,让他心里有个准备。最好是将他接出来,避免他有危险。

    苏家!

    别墅内的灯火全部熄灭,显得格外的寂静。寂静的透出一丝恐怖的味道。

    悄无声息的潜入苏家,秦彦直奔苏剑秋的卧室而去。平常这个时候苏剑秋应该还没有入睡,一般都躺在床上看书。可今天,卧室内没有一点灯光,也没有一点声音,格外的安静。

    “爷爷,爷爷!”秦彦轻声的敲门叫道。

    屋内,没有一丝声响。

    秦彦推了推门,没有反锁,很轻易的推开。

    走进屋内,看见床上躺着一个人,秦彦轻声走了过去。“爷爷,醒醒,爷爷!”秦彦轻声叫道。

    忽然,对方翻身,一把冰冷的手枪抵在了秦彦的胸口。

    秦彦不禁一愣,眉头深锁,心中升起一股凉意,暗叫“糟糕”。

    对方打开灯,看着面前的秦彦,冷冷一笑,说道:“我等你很久了。这么晚干嘛鬼鬼祟祟的进来这里?”

    床上躺的不是别人,除了苏羽还能是谁?

    知道秦彦从彭克平的手里逃脱之后,苏羽就料定他一定会回来蓉城。而且,第一件事肯定是回苏家将事情告诉苏剑秋。被苏剑秋逃脱之后,苏羽就住在他的卧室,等待着秦彦的到来。一切,果真如他所料一般。

    “大伯,你这是什么意思?”秦彦淡淡的说道。

    冷冷的哼了一声,苏羽说道:“事到如今你还跟我装糊涂吗?你能从彭克平的手里逃脱,想必你是对所有事情都已知晓。你偷偷摸摸的回来不就是想跟你爷爷说这件事情吗?”

    “爷爷人呢?”秦彦叱问道。

    “你说呢?”苏羽冷笑一声,说道,“他自然是在我手里。跟我斗,你还嫩着点,只要你乖乖的听我的吩咐,我可以担保那老家伙安然无恙。如果不然的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真想知道你的心究竟长什么样,一个人怎么可以丧心病狂到这样的地步。先是杀我父亲,如今就连抚养你这么多年的父亲也不放过,难道对你而言权利就真的这么重要?难道你就没有一点人性吗?”秦彦喝道。

    “是,我是没有人性,我贪恋权力。可是,这一切本就是我应该得到的。如果不是你的出现,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你如果不回来,你爷爷也可以安然无恙。可是,你偏偏回来跟我争,如果你不回来,不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吗?”苏羽说道,“我也想过就这样算了,只要你不跟我争,什么事情都没有。可是,你却要抢,要抢我的位置,我怎么能罢休?我为洪门付出了这么多,做了这么多的事情,凭什么你回来后我就一无所有?这都是你的错,是你逼我这么做的。”

    “到现在这个地步你还要强词夺理,你不反思自己的过错,却把责任全部推到别人的身上,你还是不是人?”秦彦痛心的说道,“你知道吗?当我听人说是你派人杀死我父亲的时候我真的不敢相信,因为从我回到苏家之后你一直都是那么的慈祥。我也在想,或许这是别人挑拨离间的话。”

    顿了顿,秦彦又接着说道:“我告诉你,从始至终,我都没有想过要做什么洪门的办事人。我之所以说要去争,就是想弄清楚事实的真相,想知道究竟是不是你杀了我父亲。可是结果让我很失望,你不但没有一丝悔改,没有一丝良知,竟然还变本加厉,想要借刀杀人,连我也除掉。不是没有给过你机会,是你根本不知道珍惜。”

    “哼,你说的好听,如果我不先动手除掉你,你也一样不会放过我。我承认当年杀你父亲是我一时鬼迷心窍,我也曾经后悔过,我也想过好好的补偿。如果你不出现,什么事情都不会有,是你,是你把事情变成这样。”苏羽不停的给自己找着借口,企图让自己的心里会舒服一些。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说道:“现在跟你说这些也没有用,我只问你,你把爷爷怎么样了?他人在哪里?”

    “只要你乖乖的束手就擒,我会带你去见他。如果你反抗的话,那你可别怪我无情。念在咱们叔侄一场的份上,我也不想亲手杀你,你不要逼我。”苏羽说道。

    秦彦嘴角微微扬起,浮起一抹笑容,说道:“你这么说,说明爷爷根本就不在你手里,否则,你又何必如此大费周折?在这里埋伏等我?爷爷纵横江湖几十年,不可能会那么容易被你制服的。”

    苏羽愣了愣,愕然的看了他一眼,说道:“我还真小看你了,你不但能够从彭克平的手里逃走,还能杀了他。你猜的不错,你爷爷的确不在我手里,可是那又如何?你既然进来了,那就别想能够出去。你不要乱动,否则我的子弹可不长眼。”

    “你没有急着杀我,还跟我说这么多,说明你是想利用我引出爷爷。你怕他,对吗?爷爷一天不死,你一天就坐不稳洪门办事人的位置,对吗?”秦彦冷冷的笑着。

    被秦彦戳中心事,苏羽愣了一下,愤愤的哼了一声,说道:“是又如何?如果你不想死,那就乖乖的听话。”

    “哼!”秦彦不屑的笑了一声,说道:“就凭你也想杀我?在老街,那么恶劣的环境之下我也可以安然无恙,你觉得就凭你这一把抢可以杀了我?”

    Ps:圣诞要来了,平安夜有人送你苹果么?反正老步给大伙准备了红包,微信搜索“步千帆”,关注后,可参加圣诞活动哦,12.24日中午十二点整,语音红包等你来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