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

    “醒了?过来坐。”苏剑秋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秦彦应了一声,走过去坐下。

    “你没事吧?”苏剑秋关切的问道。

    “没事啊。”秦彦愣了一下。

    深深的松了口气,苏剑秋说道:“那我就放心了。爷爷真是老了,不中用了,竟然被人给绑架,差点害了你。若是你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你让我怎么给你妈妈交待啊。”

    “爷爷,我这不是没事嘛。”秦彦可以感觉到苏剑秋脸上的那股落寞,有点英雄迟暮的感觉。

    “我听绾绾说你大伯他……”苏剑秋说到一半,嘎然而止。

    “嗯。”秦彦点了点头,“我们赶到的时候大伯已经中毒死了。也许,对他来说这反而是最好的结果吧。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虽然爷爷已经原谅了他,但是,只怕他也没有办法原谅自己。这样,也许反而是一种解脱。爷爷,你也别难过了,事情已经发生,难过也无济于事。”

    “哎……!”苏剑秋深深的叹了口气。

    事已至此,他也无可奈何。纵然心中有些许难过,却也无济于事。

    顿了顿,苏剑秋说道:“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我也感到有些疲惫,有些力不从心了。洪门的事情我不打算再管,退出江湖,过一些养花弄草的普通生活。你……”

    “爷爷的意思我明白。”秦彦打断了苏剑秋的话,说道,“我知道爷爷想让我管理洪门的事情,可是,我实在是没有那个经历。天门的事情已经足以让我应接不暇,哪里还有精力打理洪门的事情呢?”

    “也是。你的确也没那个精力。”苏剑秋点了点头,“可洪门始终是咱们苏家的,虎爷虽然可信,可是,把洪门交给他也终究不是个事。哎!”

    就这么一会,苏剑秋便已叹了好几次的气,可见他此时的心情是有多么的烦乱。而且,也的确是英雄迟暮,再没有往日的那股雄心壮志,意气风发。

    “我再看看吧。本来我是想让彦光帮我管理洪门的事情,如果有他帮忙的话,我就可以省不少的心。可是,他向来喜欢独来独往,不太愿意做这件事。我呢,除了天门的事情之外,最主要的还是担心天谴的人会找上门,如果让他们知道我跟洪门的关系,跟你的关系,恐怕你和洪门都有危险。我再看看,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帮忙管理洪门的事情,您老就别担心了。”秦彦说道。

    只是,一时间,秦彦也难找到一个合适的人选。毕竟,这个人不仅要是有能力的人,还是他足以信任的人。想想,如果实在不行的话,也只好让何杰暂时帮忙管理一下洪门,以他的能力倒也应该足以应付。

    微微点了点头,苏剑秋说道:“行吧,该怎么做你决定吧。你长大了,还有很多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你去做,爷爷虽然舍不得你,但是也不能永远的把你锁在爷爷的身边。你想做什么事情就去做吧,爷爷支持你。”

    “谢谢爷爷!”秦彦感激的说道。

    “时间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一边说,苏剑秋一边站了起来。

    “干嘛这么着急?吃完饭再走吧。”秦彦愣了一下,紧跟着起身。

    “不用了,爷爷就不打扰你们二人世界了。况且,这么多天没回去,家里的那些个花花草草的也不知道咋样了,我得赶回去看看。那可都是爷爷的心头肉啊。”苏剑秋呵呵的笑了笑。

    “好吧。”秦彦也没再阻止。

    “绾绾,爷爷走了啊,有空记得来家里玩。”苏剑秋冲厨房里忙碌的石绾打了一声招呼。

    “爷爷要走?我饭快做好了,吃完饭再走呗。”石绾慌忙的从厨房走了出来。

    “不了,爷爷要回去看看家里的那些花花草草,就不打扰你们二人世界了。绾绾,这小子有时候有点浑,你多体谅着点,包容着点。他要是欺负你,你就跟爷爷说。”苏剑秋说道。

    “好。”石绾开心的笑了笑,得意的瞥了秦彦一眼,眼神中带着些许挑衅的味道。

    “爷爷,我送你出去。”石绾慌忙的上前,扶住苏剑秋朝外走去。

    秦彦暗暗苦笑着摇了摇头,也不知道这丫头是怎么哄的苏剑秋那么开心,俨然是已经将她当成了孙媳妇。不过,想想也是,估摸着秦彦随便领个女孩子回家的话,苏剑秋也一样开心吧?

    想想上次跟石绾一起吃饭的情形,这丫头因为嫌弃饭菜不够辣,竟然在饭菜里添加毒药作为调味剂。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在苏剑秋的面前也这样表现过,因而苏剑秋才不敢留下吃饭。

    送走苏剑秋,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有些佝偻。夕阳下,似乎更加显得落寞。秦彦默默的叹了口气,曾经,苏剑秋也是哧诧风云的人物,也是跺一跺脚,整个蓉城都要抖三抖得人物,意气风发,指点江山。可如今,经历过太多太多的事情,心情也显得特别的疲惫。

    “要不要把爷爷接到滨海去?这样你不在的时候我也能照顾他。”石绾挽起秦彦的手,问道。

    这丫头如果不刁难任性的时候,还是很懂事的,很贴心。

    “爷爷应该不会去。老人家在这边生活了几十年,习惯了,朋友啥的都在这,让他离开这里去滨海估计也很难适应。而且,洪门的事情估计一时间他也真的很难完全的放手。还是等等再看吧,什么时候他愿意过去的话,就接他过去。有你们在身旁照顾他,我也可以安心,而且,他也不至于那么的孤单。”秦彦说道。

    “要不……,咱们给爷爷找个老伴吧。”石绾嘻嘻的笑道。

    秦彦一愣,讪讪的笑了笑,说道:“这种事情咱们可做不了主。”

    微微撇了撇嘴,石绾说道:“我看你就是一点不关心爷爷。得,这件事情交给我办吧,你不用管了。”

    秦彦讪讪的笑着,无言以对。

    “走吧,我饭做好了。”石绾拉着秦彦朝屋内走去。

    “不会饭菜下了毒吧?我可不太适应啊。”

    “毒死你!”石绾翻了个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