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风呼啸,大雨磅礴!

    “去哪?”秦彦走出饭店,看了阎郗玮一眼。

    “跟我来!”话音落去,阎郗玮走入风雨中。

    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那些雨水在接近阎郗玮身旁的时候便化成一团雾水飘散而去,以至于他的四周仿佛笼罩着一阵雾气。秦彦暗暗的咂舌,只怕他的修为不下于老家伙墨离吧?

    秦彦紧跟而上,体内的混元之气自动流传全身,在四周形成一股真气墙,将雨水挡在外面。只是,秦彦的修为毕竟有限,仍旧有些雨水滴落在他身上。

    拐过两条街道之后,来到一栋待拆迁的大楼。所有的住户都已经迁走,断埂残壁,不过,却也可以挡风遮雨。磅礴的风雨之声中,隐约可以听见不远处传来的低低的说话声,两三个流浪者卷缩着身子躲在一旁。

    “就这里吧。”阎郗玮停下脚步。

    “好!”秦彦点了点头,“请阎老多多指教。”

    “我年长你这么多,免得让人说我以大欺小。这样吧,十招,十招之内如果我不能打败你,就算你赢。你可以放手而为。十招内,我会尽全力去杀你,如果你死了,可怨不得我。”阎郗玮神情严峻,不似说笑。

    “生死由命,富贵在天。”秦彦说道。

    “好。”微微点了点头,阎郗玮说道,“第一招!”

    话音落去,阎郗玮陡然间一拳朝秦彦砸了过来。拳势宛如九天之上倾下的瀑布一般,来势凶猛,仿佛,时间都凝固不动。

    面对跟墨离一个级别的高手,秦彦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更不敢托大跟他硬碰硬。若是赫连彦光的金刚不坏神功,或许可以以刚对刚。秦彦脚步滑动,一拳回击过去,角度刁钻。体内的混元之气,提升到极点。

    天门历代门主所修炼的招式乃是集百家之长糅合而成,简单,却具有爆发力,讲究的是以最小的力量最简单的招式给予对方致命一击。

    一招过!

    秦彦堪堪避过,心里暗暗的吃惊不已,显得有些狼狈。

    “咦?”阎郗玮愣了一下,“你小子有点怪,看来你不仅仅只是修炼了墨老头的无名真气,还有端木文皓的浩然之气。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还有天罡正气。看来你师父对你寄予了厚望啊。”

    “可我还是差点一招就败了。”秦彦苦笑一声。

    阎郗玮淡淡一笑,说道:“准备了。第二招!”

    这一拳,看似很慢,很柔,跟刚才的拳势有很大的差别,就仿佛是一个年迈的老者毫无气力的挥出一拳。然而,秦彦却分明感觉到根本无处可躲,无论他从哪一个方向避开,接之而来的都将会是连绵不绝的拳势,到时候必输无疑。

    避无可避,秦彦不得不提起真气轰然间一拳迎上。

    “砰!”

    秦彦顿感一股强大的力道排山倒海而来。没有真气的波动,秦彦却仍旧感觉到这股力量的强大,五脏六腑都仿佛被震碎了似得,不由自主的“蹭蹭蹭”的后退好几步。

    阎郗玮微微一笑,说道:“我可只用了两成的功夫。”

    “我也一样。”秦彦倔强的说道。

    阎郗玮一愣,呵呵的笑了笑,说道:“好。那你小心了,第三招!”

    这一拳,气势更为威猛,宛如泰山压顶一般。

    混元之气,遇柔则刚,逢刚化柔,遇强则强。

    第三招,依旧险险的避过,却也是狼狈不堪。

    “有点意思。”阎郗玮愣了愣,嘴角勾出一抹微笑。每次,秦彦都仿似很艰难的避过,却总能避过,这也让阎郗玮感觉到有点个意思。

    接下来的几招,阎郗玮动作忽然间变得很快,快的让人目不暇接。一招接一招,连绵不绝。

    “噗!”

    最后一招,秦彦不得不拼尽全力的硬接下他一拳,身子踉跄着后退。想要憋住喉间意欲喷涌而出的鲜血,却终究还是按耐不住,一口喷了出来。

    “你赢了。”阎郗玮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十招之内没能取你的性命。”

    “是阎老有心相让。”秦彦说道。

    的确,很明显的,阎郗玮并没有要取秦彦性命的意思。否则,阎郗玮全力施为的话,秦彦根本无力可挡。

    想想,秦彦暗暗的苦心不已。本以为自己的修为有了进步,加上混元之气强大的战斗力,即使遇到蒙面男也有一战之力。可如今,竟然在阎郗玮的手里过不了一招,相信即使遇上蒙面男,也依旧会输得一塌糊涂吧?

    “输了就是输了,有什么让不让的。不过,你小子能有这样的修为很不错。当今之世,在和你一样的年轻一辈之中,绝对算是佼佼者。哎,墨老头教了两个好徒弟啊,我是自愧不如。”阎郗玮赞许道。

    “阎老太过誉了。”秦彦说道,“可这并非是我想要的结果。”

    想起天谴,秦彦心里不禁暗暗苦笑。若是继续这样的修为,还如何能够跟蒙面男一战?如何消灭天谴?

    “你是在想天谴的事情?”阎郗玮问道。

    “阎老也知道天谴?”秦彦愣了一下。

    “听说过一些,不多。都说天谴的首领是端木文皓,可我不相信是他,应该是另有他人。不过,不管是谁也好,以你现在的修为的确不足以跟对方一斗。碰上他,只有死路一条。”阎郗玮说道。

    “所以,我不但要提升自己的修为,还要想办法联络江湖上的各大势力,一起对抗天谴。如果阎老得巫门也可以一起的话,那对付天谴就更有把握了。”秦彦趁机抛出橄榄枝。

    阎郗玮微微一笑,说道:“我巫门对这件事情可没什么兴趣,还是算了吧。而且,有挫折才能有进步嘛,我还是想看看你能走多远。至于你的修为……”

    顿了顿,阎郗玮说道:“有没有兴趣学我的功夫?”

    秦彦一愣,慌忙的说道:“如果阎老愿意教授,晚辈自是欣喜若狂。”

    “那我要先看看你有没有那个资格了。”阎郗玮说道,“这样,明天早上四点,来香格里拉酒店找我。”

    话音落去,阎郗玮大步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