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929章 一老一少
    五十分钟,一下一上!

    如果不是经历这一次,秦彦都不相信自己可以做到。果然,人,都是逼出来的。

    阎郗玮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很好,你比我预想的好很多。怎么样?其实,真的走下来也就那样,并不觉得有什么吧?”

    “是啊,我也没想到自己能做到。”秦彦硬着头皮说道。

    “走吧,咱们下去吧。”阎郗玮说道。

    秦彦一愣,靠,这老家伙分明就是在耍自己嘛。下山要比上山难,本就已经疲惫不堪,在绑缚这么重的东西,稍有不慎,从山上滚下去都有可能。不过,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秦彦也不能认怂吧?

    “回去后我会劝劝蓉儿,希望她可以打消报仇的念头。至于她会不会听我的,我就不知道了。那丫头的脾气拗,你多担待着点。就算不冲我的面子,冲她哥哥的面子你也尽量别伤着她。”阎郗玮说道。

    “我会的。这件事情多少我都有承担一些责任,她要找我报仇也无可厚非。”秦彦说道。

    满意的点了点头,阎郗玮说道:“做大事的人,要有肚量,要能容人所不能容。真正的高手,不是他的修为有多高,不是他能消灭多少的敌人,而是他能够将敌人化为朋友。”

    虽然跟阎郗玮相识的时间并不长,但是,秦彦却感觉十分的亲切,有种忘年之交的感觉。亦师亦友!

    而且,阎郗玮不仅不追究他打伤独孤蓉的事情,反而传授他巫门的功夫,这份肚量着实让人佩服。能成为一代宗师,那也绝非仅仅是凭借自身的修为吧?就好像天谴的首领蒙面男,即使他的功夫卓绝,恐怕也永远不会像阎郗玮一样得人尊重。

    到了山下,阎郗玮就在路伢子上坐下,丝毫没有形象。他的穿着也很普通,如果是不知道的人,根本不会想到他会是堂堂的巫门门主,一个身家过亿的土豪。只会当他是流浪汉吧?

    “东西卸下来吧。”阎郗玮看了看他,说道。

    秦彦应了一声,依言将铅戴卸下,装进阎郗玮随身的登山包内。

    “坐吧!”阎郗玮拍了拍身边的位置,“休息休息!”

    秦彦走了过去,蹲下。

    “有烟没?”阎郗玮问道。

    秦彦掏出一包大叶,取出一根,点燃,随即将剩下的递给阎郗玮。

    阎郗玮呵呵的笑了笑,抽出一根点燃,将其他的又递回给秦彦。

    秦彦愣了愣,伸手接过,塞进怀里。

    只见,这一老一少,一个坐在路边,一个像是蹲坑似得蹲在一边,画面极为的怪异,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一个老不正经,一个小流氓。

    当路边经过一个身着性感、曲线玲珑的美艳少女时,两人的目光纷纷看了过去,目不转睛。直到女孩消失在他们视线内,两人相视一笑。有种相逢恨晚的感觉。

    “听说你们天门的历代门主都很风流,你师父就是,过百的人了,身边的女人还是一堆。你也不差吧?这样的货色你也能看上?”阎郗玮说道。

    “看看而已,也没啥。这女人啊,只要你仔细观察,总有可取之处的。”秦彦说道。

    阎郗玮愣了愣,“精辟。我活了这么一大把的岁数,真他娘的白活了。”

    “要不,改天给你组织个聚会?拉上一帮小姑娘?”秦彦试探性的问道。

    哈哈一笑,阎郗玮说道:“我感觉你现在的样子像是拉皮条的。说说而已,我家那母老虎可厉害的狠,这要是被她知道的话,估计我得脱一层皮。”

    秦彦一愣,忍俊不禁。

    “师父!”

    一个突兀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阎郗玮一个激灵,慌忙的转头。看到是独孤蓉,嘿嘿的笑了笑,“那个……,你没听到啥吧?”

    “你说呢?”独孤蓉嗔了他一眼。很显然,刚才他们的对话独孤蓉一字不落的全部听在耳里,包括他们刚才的一举一动。

    “咳咳!”阎郗玮干咳两声,说道:“这可不能怪我,都是这小子,是他想拉我下水。好在师父的定力够好,没上他的当。”

    “你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独孤蓉嗔了他一眼,顺便也狠狠的瞪了秦彦一眼。

    此时,秦彦能说什么?只能干笑着,心甘情愿的把所有的罪名全部扛下。

    “好徒弟,这事可不能跟你师娘说,这要是让她知道的话,回去还不扒了我的皮啊。”阎郗玮哀求道。

    此时的他,哪里还有一代宗师的风范?哪里还像昨晚那样的有气势?俨然就是一个居家的小老头,怕老婆的老实男人。

    “那就要看师父怎么做了。”独孤蓉扬起头,一副吃定了他的模样。

    咬了咬牙,阎郗玮说道:“说吧,要什么条件?”

    “现在想不起来,等想起来后再告诉你。”独孤蓉说道。

    “好吧好吧,只要你不跟你师娘说,怎么都行。”阎郗玮苦笑一声。转头狠狠的瞪了秦彦一眼,说道:“都是你小子,胡说八道什么,害得我被人抓住把柄了。”

    阎郗玮在巫门向来没什么架子,很受徒弟们的喜爱,就是因为他的亲切。根本不拜师父的架子,完全就把他们当成自己的朋友一样对待。反倒是他媳妇,在巫门内声望很高。

    “你们怎么在一起?”独孤蓉瞥了他们一眼,问道。

    她的眼神中,似乎没有了当初初次见到秦彦时的那股敌意,变得柔和了许多。不知道是因为阎郗玮在的缘故,还是因为她已经放下仇恨。

    “当然是找这小子替我可爱的徒弟报仇了。这小子简直混蛋,连我的宝贝蓉儿也敢欺负,不揍他一顿那还了得?放心,这口气师父已经帮你出了。”阎郗玮义正言辞,堂而皇之的说道。

    “是吗?”独孤蓉嗔了他一眼,很显然并不相信他。

    “走吧,师娘打电话过来了,说是有事,让我们尽快赶回去。”独孤蓉接着说道。

    “好咧,好咧,这就走,这就走。”阎郗玮慌忙的站了起来。

    临走之时,独孤蓉回头看了秦彦一眼,眼神中的含义,有些耐人寻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