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谁?”萧晨瞥了秦彦一眼,眼神中满是不屑的神情。

    他的童年相比较萧薇而言,无疑幸福很多。因为重男轻女的关系,在家里有什么好吃的好喝的,肯定首先就是他。再加上萧薇对他百般照顾,自小就是家里的小霸王。之后,萧薇事业有成,给予家庭很多经济上的帮助,这小子的生活就更加的优越了。

    一个本是穷苦出身的孩子,应该更加的懂事才对,可萧晨俨然变成了一个纨绔子弟。

    “他是你姐男朋友,还不赶紧叫人。”老妇斥道。

    “男朋友?就他这怂样也能配上我姐?”萧晨撇了撇嘴。很显然,即使面对父母,他也丝毫不惧。

    “我看你小子是欠揍。”秦彦眉头一蹙,冷冷的哼了一声。

    “靠,你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我不信你敢动我。”萧晨不屑的说道。

    “是吗?那我今天就教教你该怎么做人。”秦彦冷笑一声,站了起来。

    萧薇一愣,慌忙的拉了拉秦彦的胳膊。萧晨哪里会是秦彦的对手?狠狠地瞪了萧晨一眼,怒斥道:“还不赶紧道歉。”

    “道歉?没门。姐,这件事情你不用管,他想娶你,那也得咱家认同才行。就让我帮你看看,你男朋友是不是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萧晨说道。

    若是一般的父母,面对这样的情形时,早就出言斥责。可是,面对萧晨这般嚣张跋扈,不讲礼数,萧建军却是一眼不吭。看得出,这个看似在家里很有权威的男人面对自己的儿子时,也很无奈。实在是太过的溺爱。

    慈母多败儿!

    家庭的教育对于一个孩子的成长至关重要。如果任由萧晨这样继续下去的话,将来还指望他能有什么出息?估计不是作奸犯科在号子里去待几年,那也是横死街头的下场。

    “没事,放心吧,我有分寸。”秦彦冲萧薇微微笑了笑。

    萧薇没有再言语,也清楚,是应该有个人好好的管管他,否则,还不反了天?真不知道自己给予家庭这么多的经济帮助到底是好还是坏。她犹记得,小的时候萧晨还是很懂事的,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你不是要看看我是不是绣花枕头吗?是男人的话,来吧!”秦彦招了招手,径直的走出屋外。

    是男人的话来吧。这句话带有很强的挑衅味道,男人一般都不会认怂。再说,萧晨这乳臭为干的小子,更加经不住秦彦的激将了,跟着冲了出去。“告诉你,在这几个村,我打架还从来没输过。别说我不给你机会,你现在给我道歉,我还可以不让你丢人,否则的话,可别怪我不客气。”

    淡淡的笑了笑,秦彦说道:“哪那么多废话?赶紧来吧,墨迹啥呢?”

    萧晨愤愤的哼了一声,挥拳就朝秦彦砸了过去。

    在秦彦的面前,萧晨的这点身手简直就像是三岁的孩童,想要去撼动一棵大树,无疑是以卵击石,自取其辱。

    也不见秦彦有任何的动作,萧晨便被甩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

    “啊!”老妇惊叫出声,紧张的抓住萧薇的手,担忧不已。

    萧薇也同样担心,不过,知道秦彦会有分寸,安慰道:“没事的,没事的。”

    秦彦轻蔑的笑了两声,说道:“这就是你说的打架从来没输过?也不过就这样啊。就这么点能耐也想教训我?”

    萧晨挣扎着爬了起来,倔强的说道:“老子刚才是没注意,脚下滑了一下。再来!”

    话音落去,萧晨再次的挥拳冲了上去。

    “砰!”

    还是一样,萧晨连秦彦的衣角都没有沾到,就又一次被甩在了地上。

    “别说我不给你机会,你现在给我道歉的话,我还可以饶了你。否则,可别怪我不客气哦。”秦彦原封不动的将萧晨的话还了回去。

    “道歉?不可能。”萧晨倔强的爬了起来,说道,“你知不知道我还有很多兄弟?就算你现在道歉也没用了,我告诉你,你甭想活着离开这里了。你给我等着!”说完,萧晨转身就准备出去,看样子是去叫自己的那帮狐朋狗友了。

    “是不是男人?自己的事情搞不定就找人帮忙,我真瞧不起你。有能耐,自己来啊?叫人算什么本事。当然,如果你害怕了,非要叫人的话,那也不是不行。去吧!”秦彦风轻云淡的表情里充满了一股子不屑和嘲讽的味道。

    这话,让萧晨感觉到火辣辣的,仿佛脸上被人狠狠的扇了一个耳光。

    “谁他妈叫人?我是准备上厕所。”萧晨倔强的说道,“我还就不信今天摆不平你。”说完,萧晨再次的挥拳冲了上去,气势汹汹。

    也是秦彦手下留情,否则,这小子哪里还能爬的起来?

    再说,秦彦也不是真的想揍他,就是希望他自己明白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不要仗着家里有两个钱就在外面嚣张跋扈,不可一世。

    毫无疑问,没有任何的悬念,萧晨再次的被抛了出去,狠狠的摔在地上。这一次,摔得有点重,萧晨挣扎了半天才爬起来。脸上的表情因为疼痛而变得有些扭曲,可这小子的眼神里却依旧充满了战意,丝毫没有认输的意思。

    “一个男人真正的能耐不是依靠自己的家里,有本事的话,你凭自己的本事去欺负人。你以为村里的那些人怕的是你?他们怕的是你家有钱。那是因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你姐?要不是你姐挣这么多钱,你能住这么好的房子?你能在村里耀武扬威?”秦彦斥道,“你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你姐给你的,作为一个男人,你不但不觉得羞耻,反而觉得理所应当,甚至狐假虎威。我要是你,还不如买块豆腐撞死算了。你要真是个男人,有能耐的话,哪天你靠自己的本事让别人尊重你。”

    “好,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我不靠我姐也一样能得到别人的尊重。还有,现在我是打不过你,可是,迟早有一天我一定能打赢你。”萧晨咬牙愤愤的丢下一句话,冲上楼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