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944章 有钱你有命花吗?
    随即,电话里传来一条短信,是一个地址。

    “怎么办?怎么办?我早说那个胡德昭是流氓不能得罪,这下好了,晨晨被他给绑了。这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叫我该怎么活?”老妇慌乱的哭了出来。

    “哭哭哭,哭有什么用?”萧建军斥道,“这都是他活该,不是他在外面惹是生非的话,能有这事?”

    萧建军虽然也很着急,但是,作为一家之主,这个时候他不得不冷静。

    “叔叔阿姨,你们不用担心,他们无非就是要钱而已,我这就过去。把钱给了他们就没事了,放心吧。”秦彦安慰道。

    “秦彦,那就拜托你了。无论如何,一定不能让晨晨有事。他虽然没出息,可终究是咱萧家唯一的根苗啊。”萧建军哽咽的说道。

    “放心吧,我一定把他安全的带回来。”秦彦说完,起身走了出去。

    “小心!”萧薇紧跟而上,嘱咐道。

    微微笑了笑,秦彦说道:“你觉得那两个混混能伤到我?在家安心等我的消息吧,我会安全的把人带回来。”

    说完,秦彦驱车离去。

    按照短信里的地址,设定好导航,直奔而去。

    对方是什么人,秦彦心知肚明,除了胡德昭和常山还能是谁?秦彦也没想到他们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绑架萧晨勒索钱财。这分明就是在孤注一掷,估摸着他们指明要自己过去,也不是真的想拿钱放人这么简单吧?

    绑架勒索不是小事,被抓住的话起码进去做个十几年。很明显,他们是没有打算留活口,是想连自己也一并除掉。

    然而,秦彦又岂会惧怕这两个不入流的小角色?

    这是一片荒山,杳无人烟。朦胧的月色下,可以看见停着两辆面包车,胡德昭和常山并肩而立,有些着急的四处张望。身后,站着二十多人。月光下,他们手中的西瓜刀散发着森冷的寒光。有些人的手中竟然还有猎枪和火铳。

    秦彦停下车,径直的走了过去。

    “你还真敢来啊。”常山愤愤的哼了一声。

    秦彦扫了一眼,淡淡一笑,说道:“我为什么不敢来?不就是要钱嘛。没问题,人呢?”

    常山挥了挥手,立刻有手下将萧晨从车上押了下来。

    “姐夫!”萧晨叫道。

    “放心,没事。”秦彦微微一笑。

    看了看常山,秦彦淡淡的笑了笑,说道:“本来是一件很小的事情而已,却硬生生的被你们弄成这么大。你也当过协警,应该清楚绑架勒索是多大的罪吧?这又何必呢?”

    “还不都是拜你所赐?如果不是你的话,我的饭碗怎么会砸?现在我没饭吃,只好问你讨点饭吃了。”常山阴冷的笑了一声,“赶紧把钱转过来。”

    “五百万而已,也不多,我可以给你。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就算你们拿了这些钱,有命去花吗?现在你们收手还来得及。只要你们把人放了,我可以既往不咎,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秦彦说道。

    “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咱们敢做,就不怕什么后果。让你把钱转过来听到没有?再多话,我现在就做了他。”常山愤怒的哼了一声,拿起刀架在了萧晨的脖子上。

    “不就是钱嘛,我给你。先放开他行不行?别吓着孩子。”秦彦神色从容淡定。

    常山松开萧晨,喝道:“快点!”

    “把账号给我,我这就给你转过去。希望你们也能信守承诺,拿了钱以后放人。”秦彦掏出手机,按照常山给的账号把钱转了过去。

    “你查一下。”秦彦说道。

    常山掏出手机看了一眼,转头看了看胡德昭,微微点头。

    五百万,对于秦彦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可对于他们而言,却是一笔庞大的数字。要知道,在这里,一般的农户家,一年辛辛苦苦的收入也不到一万。五百万,那是他们一辈子也赚不到的钱。

    “钱你们拿到了,可以放人了吧?”秦彦淡淡的说道。

    “放人?”常山冷笑一声,说道,“放了你们,万一你们去报警怎么办?既然来了,你以为你还能走得了吗?”

    “盗亦有道。咱出来混的人,最起码也应该讲个诚信吧?钱我已经给你了,人你们却不放,还想杀人灭口,也未免有些太不厚道了吧?”秦彦说道。

    “别那么多废话。那天你打我的时候不是很嚣张吗?现在你的气焰呢?哪里去了?说吧,你是想自己解决,还是我们动手?”胡德昭冷笑一声,说道。

    嘴角微微上扬,秦彦不屑的笑了笑,说道:“人在做,天在看。这是你们自己的选择,可就怨不得我了。”

    话音落去,秦彦忽然间纵身而上。一拳狠狠的砸在胡德昭的胸口,霎时,胡德昭一声惨叫倒飞出去。紧接着,秦彦身形一转,一把掐住常山的咽喉。

    动作一气呵成,快如闪电,他身后的那些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常山便已被秦彦制服。他们手里的猎枪和火铳根本派不上任何的用场,一旦开枪,首当其冲的估计就是常山吧?

    “都给我把枪放下,谁他妈敢动,老子现在就拧断他的脖子。”秦彦喝道。接着,手指一紧,“还不让他们把枪放下。”

    “放下,都他妈的放下。”常山连忙的喝道。

    那些手下哪里敢反抗,纷纷把枪和刀丢下。

    “这是我跟他们之间的私人恩怨,跟你们没有关系,都给我滚。”秦彦喝道。

    凌厉的杀气弥漫开来,宛如来自地狱的死亡之气,那些手下浑身一阵哆嗦,吓得连忙的逃窜而去。瞬间,只剩下了常山和胡德昭两个人。

    其实,让他们平常打架闹事,欺负欺负弱小可以。可是,这绑架勒索的事情不是小事,他们也不是傻瓜。加上他们都亲眼见识过秦彦的功夫,也知道他的背景不简单,可不愿意卷进这个漩涡里。顿时作鸟兽散,免得殃及池鱼。

    “我说过,有钱你们有命花吗?”秦彦冷冷的哼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