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962章 给足面子
    当夜,七点!

    福兴酒楼!

    当萧薇和靳静赶到的时候,独孤白辰和滕家添已经坐在包厢内。除他们二人之外,秦彦也坐在一旁。

    “不好意思,临时有点事情耽搁了,让各位久等了。”萧薇微笑着表达歉意,随即进屋坐下。

    转头看了看秦彦,附耳小声问道:“你怎么也在这?”

    “白辰跟我说有点事,所以我就过来看看。”秦彦微微一笑。

    萧薇尴尬的嘴角微微抽动一下,本不想惊动秦彦,没想到还是惊扰了他。心中禁不住暗暗的想,这独孤白辰,办事还真不靠谱。

    滕家添有些措手不及,诧异的看了看独孤白辰,说道:“独孤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没事,没事,就是一起坐下吃顿便饭而已。来来来,人既然已经到齐,咱们就开始吧。”独孤白辰边说,边起身给滕家添斟酒。

    随即,端起酒杯,说道:“咱们共饮此杯?”

    看到独孤白辰似乎渐入佳境,对现在的工作越发的如鱼得水,秦彦暗暗的点头不已。相较于以往,独孤白辰的性格有了很大的改变,这应该也是因为他如今工作的关系吧?

    “独孤先生,咱们还是先把话说清楚吧,不然这酒可喝不下去。”滕家添说道,“不是说好今晚是咱们吃饭嘛,请她来是什么意思?”边说,滕家添的目光边瞥了萧薇一眼。

    独孤白辰微微笑了笑,放下酒杯,说道:“腾先生,萧总也是我的朋友,你们的事情呢我也听说了。是这样,我呢,今天做个和事佬,把你们二位都叫上,咱们把事情说清楚。萧总刚到镐京,对这边的情况可能不是很熟悉,如果是有什么得罪了你的地方,还请多多见谅。我在这里代萧总给你赔个不是。”

    话音落去,独孤白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独孤先生,这不用,怎么能让你道歉呢。”滕家添说道。

    “你看啊,萧总的公司刚刚装修好,合同咱们签的也是五年,人家也很爽快的交了一年的租金。如果你现在赶人家走,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滕先生在镐京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事要是传出去的话,对你的名声也不好,你说呢?要不这样,租金呢,再加一点,写字楼还继续的租给萧总。你看怎么样?”独孤白辰说道。

    接着,转头看了看萧薇,说道:“萧总,你也表个态。”

    滕家添是土生土长的镐京人,也算是地头蛇,在这里倒也颇有些面子和关系。不到迫不得已,独孤白辰也不想跟他撕破脸,因而,该给足的面子也都给足了他。

    萧薇起身端起酒杯,“滕先生,若是小女子有什么得罪之处还请多多见谅,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这杯酒我干了,你随意。”话音落去,萧薇仰头,一口饮下。

    滕家添缓缓地抿了一口,放下酒杯,默默的叹了口气,说道:“既然独孤先生找到我,那我也就实话实说吧。我跟萧总没什么过节,房子租给谁不是租啊?我也并没有要去闹事的意思。是有位朋友让我这么做,应该是跟萧总有些矛盾吧?独孤先生也知道,我这人讲义气,朋友既然找到我,这个忙我不能不帮。即使是得罪人,我也只好认了。”

    “是东建集团的总裁易皓吧?”萧薇问道。

    滕家添讪讪的笑了笑,没有回答。

    “滕先生的仗义那是出了名的,江湖上谁不知道?不过,萧总也是我很好的朋友,希望滕先生能看在我的面子上就这么算了。你说呢?”直到现在,独孤白辰的语气依旧十分的平和,态度也很谦逊。

    都是在江湖上混的人,滕家添当然也清楚独孤白辰的实力,因而,接到独孤白辰的邀请后也不敢推辞,直接赶了过来。

    深深的吸了口气,滕家添说道:“独孤先生,不是我不给你面子。只是,我已经答应了别人,如果我现在反悔的话,跟他也不好交代。你说是吧?独孤先生既然找到我,那这个面子我也不能不给。你看这样行吗?装修的钱我赔。”

    “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而是,这么短的时间内让我们到哪里去找另一个合适的办公室?而且,还要重新的装修,这会耽误很长的时间。况且,这对我们公司的影响也会很大。”萧薇说道。

    “如果这样也不行的话,那我实在是爱莫能助了。”滕家添耸了耸肩。

    眉头微微一蹙,独孤白辰的声音冷了下来,“你的意思是怎么着也不行,房子你是一定要收回去了,是吧?”

    “不好意思,独孤先生,不是我不给你面子,实在是没有办法啊。”滕家添摆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

    冷哼一声,独孤白辰说道:“看样子是我的面子不好使啊。我既然已经出面,如果事情却摆不平的话,你让我的面子往哪里放?话,我也不想多说,房子是肯定不会退的,你也别想可以收回去。如果你敢找人去闹事的话,那也就别怪我独孤白辰不讲情面。我一直都好声好气的跟你说话,可你却一点面子也不给我。既然这样,那咱们也就没什么好谈的了。”

    滕家添的眉头微蹙,冷冷的笑了一声,说道:“你这是在威胁我?”

    “如果你一定要这么说的话,也无不可。不相信的话,你去收房试试。”独孤白辰的态度强硬起来。

    “哼,我滕家添在镐京这么久,还就从来没怕过什么人。我知道你在这边有点关系,可是,我滕家添也不怵你。房子我明天就去收,有种你动我一下试试。跟我耍横的?老子还没怕过。”滕家添愤愤的哼了一声,起身就欲离去。

    “站住!”

    一直没有出声的秦彦冷冷的冒出一句,声音冰冷,仿佛没有一丝情感。

    “你他妈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怎么滴?还想在这里动我?”滕家添不屑的哼了一声,说道,“有本事你们动我一下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