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对于这些丧尽天良的吸血鬼,以这样那样的名义去赚取学生的钱,秦彦总觉得有失光明正大。虽说也是因为很多女生贪慕虚荣所致。

    滕家添愣了一下,默默的叹了口气,说道:“回去后我马上解散公司,以后再也不碰这个。”

    满意的点了点头,秦彦说道:“这话可是你说的,别说是我逼你。如果再让我知道你干这些丧尽天良的事情,到时候我可就不会跟你这么客气了。”

    “明白,明白。”滕家添连连的点头。

    “好了,滚吧。”秦彦挥了挥手。

    滕家添如释重负,慌忙的领着手下离去。

    “老大,那小子是什么人啊?咱们干嘛怕他?”纹身男小声的问道。

    “总之是咱们得罪不起的。都他妈是你干的好事,回去后我再跟你好好的算账。”滕家添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纹身男哪里敢回嘴,垂着头。

    看着他们离去之后,秦彦抽出一根香烟点燃,吸了一口,缓缓的吐出一抹烟雾。

    “出来吧,看了这么久,也该累了吧?”秦彦淡淡的说道。

    话音落去,阎辉从角落走了出来。

    “你是谁?”秦彦愣了一下。

    “阎辉!”

    “阎辉?”秦彦愣了愣,“你是巫门的人?阎郗玮是你什么人?”

    “他是我干爹。”阎辉骄傲的说道。

    “跟了我这么久,有事?”秦彦眉头微蹙,感觉到阎辉身上的杀意,知道来者不善。

    “你跟我师妹是什么关系?”阎辉冷声问道。

    “师妹?你是说阎芷语?”秦彦愣了一下,说道,“我们没什么关系啊,就是正常的老师和学生之间的关系。”

    “老师跟学生的关系?哼,我看没有那么简单吧?”阎辉冷哼一声,斥道。

    无奈的叹了口气,秦彦说道:“就是老师和学生的关系,如果你非要说不是,那我也没有办法。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跟这些巫门的人,秦彦有些不太愿意接触,总感觉巫门里除了门主阎郗玮比较的善解人意之外,其余的人似乎都有点梗,有点个小骄傲小狂妄。都说名师出高徒,阎郗玮这样的大家怎么就收了这些个徒弟。

    “站住!”阎辉喝道。

    “还有事?”秦彦停下脚步,淡淡的瞥了他一眼。

    “我不愿千里来这里就是为了找你,岂容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阎辉冷哼道,“我师妹独孤蓉的事情你打算怎么解决?”

    秦彦愣了愣,原来是为独孤蓉的事情而来。无奈的摇了摇头,秦彦说道:“这是我跟她之间的事情,你是想替她出头?”

    “不错。我师妹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咱们巫门的人向来团结。你杀我师妹全家,如果我不替她报仇的话,我还怎么配做他的师兄?”阎辉说道。

    “你问过你干爹的意思吗?我想,这应该是你自作主张吧?”秦彦说道。

    “不用什么事情都让我干爹操心,这件事情我做主就好。听说你的功夫很好,废话我也不想多说,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阎辉的语气霸道,根本不容秦彦丝毫的反对。

    “好吧,来吧。”秦彦默默的叹了口气。

    事已至此,根本容不得秦彦推诿。只是,碍于阎郗玮的面子,秦彦又不好下狠手,这还真是有些难为。

    阎辉冷哼一声,一拳狠狠的朝秦彦砸了过去。出手霸道,没有丝毫的留情,显示铁了心要置秦彦于死地。

    对付他,秦彦没有像面对阎芷语那般的客气。毕竟,阎芷语虽然强势,但是抱有的心思只是切磋较量,并没有要取他性命的打算。而阎辉不同,却是以杀死他为目标。秦彦可不敢掉以轻心,虽然考虑到阎郗玮的关系不太愿意伤害阎辉,但是,也不能束手待毙吧?

    体内的混元之气流动,秦彦挥拳迎了上去。

    “砰!”

    双拳对接,阎辉踉跄着后退几步,神情震惊。似乎没有料到秦彦的功夫竟然如此了得。也不说话,阎辉大喝一声,再次挥拳冲了上来。

    乍一交手,秦彦便知,阎辉的修为根本不及阎芷语。

    这也正常,以阎芷语好强的性格肯定不会允许巫门内有人的修为超过她。

    “来的好!”秦彦大笑一声,再次挥拳迎上。

    阎辉被紧紧的压制在下风,几乎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阎辉震惊非常,清楚的感觉到秦彦的招式之中夹杂着巫门的功夫,不禁好奇的问道:“你也懂我巫门的功夫?是我师妹芷语教你的?哼,还说你们没有关系,我杀了你。”

    阎辉红了眼,心中的杀意更盛。他是认定了秦彦跟阎芷语之间有不清不楚的暧昧关系,这让他如何受的了?从小到大,他一直对阎芷语视若珍宝,可是,却总是被阎芷语冷眼以对。可如今,阎芷语不但跟秦彦关系亲密,甚至还传授他巫门的功夫,这简直就是对他的一种羞辱。

    秦彦眉头紧蹙,眼神中也迸射出一股寒意。虽然因为阎郗玮的关系他无心伤害阎辉,可对方却始终不依不饶,这种玩命的打法,让他根本没有其他的选择。冷哼一声,秦彦浑身气势陡增,一拳狠狠的砸在阎辉的胸口。

    顿时,阎辉一口鲜血喷出,倒飞出去。

    饶是他巫门强悍的**承受力,也无法抵抗秦彦混元之气的强劲。若非秦彦手下留情,这一拳,足以震碎他五脏六腑,纵有神丹妙药,也难起死回生。

    阎辉支撑着站了起来,连连的吐出几口鲜血,眼神里充满了恨意。

    “看在阎老得份上,我饶你一次。滚吧,我不希望再看到你。”秦彦冷冷的说道。

    “秦彦,我不会放过你的,迟早有一天我会杀了你。”阎辉冷声道。

    不屑的笑了一声,秦彦说道:“就凭你?再练二十年你也不是我的对手。”

    阎辉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懊恼的离去。

    看着他的背影,秦彦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事,是越闹越大了。饶是阎郗玮好说话,万一哪天自己真的不小心杀了巫门的人,他也不好坐视不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