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易皓不屑的笑了笑。

    “萧总,你在商场应该也有一段时间了吧?很多潜规则你应该很清楚。有些事情,也不是法律所能监管到的。哪个地方没一些地痞流氓啥的,也不乏一些个亡命之徒,万一这些人整天去你的工地闹事,岂不是耽误你工程的进度?每耽误一天,这都是钱啊。”易皓语重心长的语气中带有些许威胁的味道。

    “萧总这是在威胁我吗?”萧薇冷冷的笑着。

    “没有没有,萧总不要误会。”易皓呵呵一笑,说道,“我是想说,如果咱们合作的话,这些事情我都可以替你摆平。不管怎么说,我在镐京这么长时间,人脉关系也有那么一点,黑白两道的人多少都要卖我几分薄面。”

    “再说,那块地皮本来就是属于我的。萧总用了什么手段也应该清楚,杨志安和李冰已经得到他们应得的报应。我呢,也不是那种霸道的人,地皮既然萧总拿下,那咱们就合作一起开发,有我帮萧总挡掉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不是更好吗?”易皓接着说道。

    淡淡的笑了笑,萧薇说道:“我看易总如今是自身难保了吧?你东建集团的股价因为大马的工程而导致大幅度的下跌,所以,想借助跟我的合作来稳住股价,对吗?再说,那些个小事情也不必麻烦易总,我有办法可以摆平。至于你说的我是用手段拿下那块地皮,这个我可不敢苟同。商业竞争,本就是胜者为王,况且,是你易总使手段在先,我也只好应招了。”

    易皓眉头微微一蹙,冷哼一声,说道:“萧总,我易皓说过,我想得到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我看萧总也是识大体明事理的人,应该懂得如何的取舍。否则,闹得大家都不愉快岂不是有点不好?”

    “草,给你脸了是吧?”

    秦彦愤怒的起身,一杯滚烫的热水唰的一下全部泼在易皓的脸上。

    易皓不禁一愣,有些措手不及,显然是没有料到这位爷脾气这么暴躁。

    “老子告诉你,那块地皮你想也别想,否则,老子弄死你。还有,告诉你背后的人,我秦彦就没有怕过谁,有本事你让他试试。他走他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大家相安无事最好。别他妈没事找事,不然的话,老子连他一块给埋了。”秦彦冷声喝道。

    易皓惊愕的看了他一眼,似乎是没料到秦彦竟然知道他背后的人。这个秘密在整个镐京知道的人也寥寥无几,秦彦竟然知道这些,是不是意味着他对自己的事情已经了如指掌?易皓眉头微蹙,自己似乎有些太低估了萧薇了。

    擦了擦脸上的茶水,易皓冷冷的笑了一声,说道:“秦彦是吧?我已经给足你们颜面,也给够你们台阶下。既然你们不识趣,那也就怪不得我了。今天,你们是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否则,你们休想走出这个门。”

    话音落去,易皓拍了拍手,顿时,从外面涌进十几个人。

    秦彦不屑的笑了一声,说道:“这个世界还没有我秦彦走不出去的门。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话音落去,秦彦宛如猛虎下山,冲入人群之中。

    拳到之处,惨叫连连。

    这个世界上,不乏一些练武之人为了钱卑躬屈膝,甘心做有钱人的走狗,为虎作伥。但是,多数这样的人都非什么一等一的高手。真正的高手,骨子里都有那么一丝的傲气,不是金钱所可以收买的。

    这些人的功夫虽然不错,可是,哪里是秦彦的对手?

    看着自己豢养的这批鹰犬,一个个的倒在秦彦手下,易皓震惊不已。

    这些人可都是他花大价钱聘请的,平时根本舍不得拿出来用。可是,这些所谓的高手,如今在秦彦的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击,这不得不让易皓惊骇。

    萧薇淡然自若的坐在那里,稳如泰山。

    有秦彦在,她完全可以安心,这种稳稳的安全感让她可以完全不必有任何的顾忌。

    不消片刻,易皓的人全部倒在了地上。

    秦彦出手还算是留情,未取他们的性命。不过,只怕从此之后,他们也只能像平常人一样,再也施展不了任何功夫。

    转身看向易皓,秦彦的嘴角微微扬起,笑容人畜无害。

    易皓却感觉浑身冰冷,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颤,“你……,你想干什么?”

    “你说呢?”秦彦冷冷一笑,“你不是说我们今天出不了这个门吗?现在还这么认为吗?”

    “算你狠,今天我栽了,我认输。”易皓深深的吸了口气。

    “认输?一句认输就想把事情了了?”秦彦冷冷的笑着。

    “那你想怎样?杀了我?”易皓哼了一声,“我易皓也算镐京有名有姓的人物,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被你唬住的。有本事你现在弄死我,我若是皱一下眉头的话,我就不算好汉。可是,我告诉你,就算你杀了我,你们也一样不会有好日子。”

    “别在我面前充什么好汉。放心,我现在还不想杀你。”秦彦淡淡一笑,说道,“不过,我警告你,以后别打天擎集团的主意,否则,你不会见到第二天的太阳。还有,转告你背后的人一声,如果是好汉的话,那就光明正大的站出来,我倒是想看看他有几斤几两。”

    “好,我一定转达。你可不要后悔。”易皓愤愤的说道。

    “别他妈废话,赶紧滚蛋,不然老子可后悔了。”秦彦斥道。

    “山不转水转,咱们后会有期。”易皓哼了一声,起身离去。

    “期你妹。”秦彦一脚踹在易皓的屁股上,“再不走老子弄死你。”

    易皓踉跄着窜了出去,也顾不得那些没用的手下。

    “你们还他妈躺着装死?赶紧滚蛋。”秦彦斥道,“老子好不容易有点好心情,全他妈给你们破坏了。”

    一群人哪里还敢言语?互相搀扶着跌跌撞撞的离开。

    “就这么放他走?”萧薇愣了一下。

    “他不过只是个小角色而已。”秦彦淡淡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