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1010章 如梗在咽
    “他走了?”萧薇从楼上走了下来。

    “嗯。”秦彦揉了揉胸口,掀开衣服看了一眼,已经满是淤青。

    “我拿点药给你擦一下。”

    说完,萧薇起身取了药,过来轻轻的替他揉着胸口。

    “重一点,否则没有效果。”秦彦说道。

    萧薇点点头,加重手上的力气,“皇擎天不是投靠了天谴吗?你们怎么会在一起?”

    “他加入天谴根本就是我师父的命令,是去天谴卧底的。”秦彦说道。

    萧薇不禁一怔,“卧底?”

    “这件事情知道的人不多,暂时你不要对外说出去。任何人都不能透露,知道吗?”秦彦嘱咐道。

    “我知道了。”萧薇重重的点了点头。

    顿了顿,萧薇问道:“你的伤是怎么回事?谁打伤你的?”

    秦彦愣了愣,想起赫连彦光,不禁默默的叹了口气,“这件事情你就不要问了。”

    既然秦彦不愿意说,萧薇也就没有继续的追问。

    “谢谢你。”秦彦穿上衣服,微微一笑,“今晚我得好好的疗伤,所以……。”

    “我明白。”萧薇应了一声,“就怕婉儿妹妹没那么容易打发哦,人家可是这么远过来看你。”

    秦彦一愣,讪讪的笑了笑,没有言语。

    适当的沉默,往往是最好的回答方式。这个时候,有些话反而会显得多余。

    回到房间,洗漱之后,秦彦盘膝闭目调息。

    赫连彦光的金刚不坏神功罡力威猛,硬抗之下,五脏六腑受损严重。

    “砰砰砰”的敲门声响起,段婉儿推门走了进来。

    “你来了?我受了伤,所以……”秦彦尴尬的笑了笑。

    “我明白。”段婉儿嗔了他一眼,“你想什么呢?我就是想过来看看你的伤势。”

    “问题不是太大,休息几天好好的调息就没多大问题了。”秦彦说道。

    “以你的功夫,能伤到你的人不多。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对方应该是你认识的人,对吗?而且,是你心甘情愿的受这一拳。”段婉儿瞥见秦彦胸口的伤痕,说道。

    秦彦不禁一愣,苦笑一声,“看来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啊。”

    “我也不问究竟对方是谁了,我想你这么做肯定有你的理由。不过,我希望你明白,有时候不要太看重兄弟情义,这可能会让你身陷危险之境。”段婉儿说道,“你要清楚,你现在是天门的门主,身上肩负着天门的重担。而且,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情的话,你让我跟沉鱼妹妹他们怎么办?”

    “我知道,以后不会了,我会保护好自己,也会保护好你们的。”秦彦感激的看了她一眼。

    这个看似没心没肺的丫头,有时候却是心思缜密。

    若非如此,段正阳又怎么会将段家的前途全部寄托在她的身上呢?

    深深的吸了口气,段婉儿说道:“你清楚就好,我就不多说什么了。你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你了。”

    “好,你也早点休息。”秦彦微微一笑。

    “嗯。明早我还要去见纳兰凌厉,得提前准备准备。”段婉儿说道。

    秦彦愣了愣,“要我陪你一起去吗?”

    “不用,我一个人去就好。”段婉儿笑了笑,在秦彦脸上亲了一口,转身离去。

    纳兰凌厉为人不错,加上他又是军中的人,相信应该不会伤害段婉儿,所以,秦彦也没有必要担心什么。

    看到段婉儿离去之后,秦彦继续闭目调息。体内的混元之气,顺着经脉游走,不停的修复着自己受伤的五脏六腑。

    秦彦心中也暗暗的庆幸,若非修炼了巫门的法决,加上糅合了三种真气,恐怕这一拳足以要了自己的性命吧?赫连彦光当时的表现并不像是在做戏,似乎真的是想要杀了自己。可是,秦彦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为什么短短的几十天,事情就变成这般?

    翌日!

    秦彦如期的到西北医科大学授课。

    因为受伤的缘故,秦彦不能施展以气运针的手法,只是在课堂上讲述一些理论的东西。饶是如此,依旧是让现场的气氛高涨。毕竟,对于秦彦这样熟读古医书的人来说,随便的弄出一些理论知识,也足够这些学生受用无穷。

    进门的时候,秦彦的目光扫过全场,阎芷语依旧坐在前排。

    秦彦微笑着跟她示意,可是,阎芷语却仿佛没有看见一般,冷面以对。

    暗暗的苦笑一声,秦彦心知这丫头还在生自己的气,也没有多说什么。况且,这么多人,他也不能表现得太热情。

    下课后,秦彦避开学生的包围,快速的离开学校。

    现在他受了伤,需要的是多休息,如果被那些学生围上,问长问短,的确也有些够他烦的。

    刚到门口,却看见阎芷语站在那里。

    秦彦不由的愣了一下,“好久不见。”

    “几天而已。”阎芷语淡淡的说道,“你受了伤?”

    “没事,一点小伤而已。”秦彦微微笑了笑,“你呢?伤势怎么样?”

    “伤筋动骨一百天,只能慢慢养,没那么快。”阎芷语说道。

    “教你的功夫你要坚持,这对你身体的恢复会非常有利。记住,凡事过犹不及。我知道你想提升自己的修为,但是,绝不能以损害自己的身体为代价;否则,就算迟早有一天还是会出事。”秦彦语重心长的说道。

    “谢谢。”阎芷语淡淡的说了一句。

    顿了顿,阎芷语接着说道:“我爸跟你说的话你不要当真,他喜欢胡闹,你不要理他。”

    秦彦愣了愣,显然,阎郗玮跟自己说的那些话阎芷语也都知道。讪讪的笑了笑,说道:“我知道。像你这么优秀的女孩子,我怎么配得上呢?”

    阎芷语嘴角微微抽动,牵强的笑了一声,终究还是未能说出口。

    其实,她很想说,我喜欢你。可是,这句话,如梗在咽。

    “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如果你伤势有什么变化,记得告诉我。”秦彦说道。

    “嗯。”阎芷语点了点头,“你也要照顾好自己。”

    秦彦愣了一下,点点头,举步离去。

    看着他的背影,阎芷语两抹清泪悄然滑下。

    性格,让她不允许自己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