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薇自然不会相信赵河图只有这点能耐,如果是这样,赵河图有什么资格可以纵横西北这么多年?

    这些人估摸着不过只是赵河图手底下一些不入流的小角色,是为了试探一下自己的反应,之后必然会有更加厉害的动作。毕竟,自己抢了他的风头,触犯了他的利益。

    片刻之后,靳静转身走了回来,面色有些为难,“萧总,他们说不想干了。”

    “嗯?”萧薇一愣,“是被吓到了?”

    “他们都是正经人,哪里敢跟这些人对着干?所以,不想再继续做下去,这两天的钱也都不要了。”靳静说道。

    “行吧。既然他们害怕那就算了,你把这两天的钱结给他们,好好跟他们说说。买卖不成仁义在嘛。”萧薇微微点了点头。

    “是。”靳静应了一声。

    顿了顿,靳静又接着问道:“可是,他们忽然不干,咱们临时去哪里找人做?而且,就算再找人,只怕也一样会因为害怕而不敢接这个工程。”

    “我自有主意。你按我说的去办就行。”萧薇淡淡的说道。

    靳静没有再多说什么,按照萧薇的吩咐把事情交代下去。

    虽然是小打小闹的一个小插曲,倒是也给工程的进度带来了一些麻烦。

    其实,任何一个地方都一样,都有这样的地头蛇。基本上,一些公司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也都会将手底下的一些工程交给那些地头蛇去做。这,也算是行业的一种潜规则。

    视察工地结束之后,萧薇和靳静回到公司。

    傍晚时分,靳静走进办公室,说道:“萧总,饭局已经安排好,咱们什么时候过去?”

    “饭局?什么饭局?”萧薇愣了一下。

    “萧总,您不是说约工地附近那三个有势力的江湖人一起吃顿饭吗?”靳静说道。

    “哦哦,我差点忘了。行,你把车子开到门口,我一会下去。”萧薇想了起来,连忙的收拾桌上的文档。

    公司刚刚成立,又接下这么大的一个工程,作为公司的总裁,萧薇自然也是忙的不可开交。

    有得必有失!

    秦彦同样将无名真气的修炼方法传授给她和阎芷语,但是,毫无疑问,阎芷语将来的成就必然会在她之上。萧薇是将更多的心思和精力放在了商业经营之上,自然也无暇花费太多的时间去修炼。

    不过,尺有所短,寸有所长,谁也无法做到十全十美。

    就算是秦彦,若非有天门那么多人齐心协力的帮他打理天门的业务,恐怕秦彦也同样不可能修为进步如此的神速吧?就单单是天门那些繁琐的事情,也足够让他焦头烂额。

    饭局的地点,就设在距离工地不远处的一家农家乐,环境倒也算十分的清雅。

    这附近三位赫赫有名的江湖人物,罗昱、计成功、裘元鹏早早的到场。

    在镐京,他们三个的实力自然不敢跟赵河图相提并论,但是,却也跟赵河图攀不上任何关系。一来,是赵河图对他们做的那些个事情没什么兴趣;二来,也是赵河图不想跟他们这些人牵扯太深,怕牵连自己。

    罗昱,是三人之中最年前的一位,也就二十五六的年纪。凭借着自己的一双拳头,硬生生的打出一片天下,为人脾气火爆,在这附近有不少隐蔽的赌场。每年的扫赌行动,都会有很大一批人被送进去,可是,在巨大的利益驱使下,依旧有不少的人迎风而上。

    计成功,是资格最老的一位。当年也是靠赌发家,手底下养了一帮小流氓。因为资格较老,江湖上倒是也给他几分薄面。此人也倚老卖老,从未把罗昱和裘元鹏放在眼里。三人明里暗里也发生过不少的冲突,可如今的社会不是过去,谁也不敢真的张狂到聚众斗殴。一旦被定性为黑社会性质,后果严重。

    至于裘元鹏,因为是刑满释放人员,为人嚣张跋扈,手底下有不少的亡命之徒。因而,也很快的建立起自己的势力,在当地也算是呼风唤雨。

    这三人平时也没什么来往,互相也都看不顺眼,彼此之间虽不至于大动干戈,却也恨不得对方死,没少使过阴招陷害对方。

    当彼此看到对方也在的时候,神情都有些诧异,脸上皆是一副不屑的神情。倒是计成功,面不改色,眼角的余光淡淡的瞥了他们一眼。

    “罗昱,听说你那几个场子最近很红火啊,什么时候带哥哥一起玩?有钱大家一起赚嘛。”裘元鹏呵呵的笑着,跟罗昱套起了近乎。

    “鹏哥,我那点小买卖哪里入得你的法眼?最近扫赌扫的厉害,很多场子都关了,兄弟们都快没饭吃了。倒是鹏哥你,那些个桑拿按摩的生意火爆,什么时候也让我入股一起玩玩啊。”罗昱说道。

    “没问题。咱们斗了这么多年,最后谁也没落个好,有啥意思。依我之见,倒不如咱们一起合作,反正钱是赚不完的。这年头,谁还打打杀杀?那都是落了下乘,赚钱才是王道。”裘元鹏倒是显得很爽快。

    “那咱可就这么说定了哦。”罗昱笑了笑,说道,“说起来,我最近也琢磨着想弄个KTV,需要一大批小姑娘,到时候还得鹏哥多多帮忙。”

    “小事,包在我身上。”裘元鹏说道。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似乎完全将计成功当成了透明人。

    “哼!”计成功阴冷的哼了一声,面色不悦。

    “计老这是什么表情?”裘云鹏冷冷的笑了一声。

    “这区的KTV、娱乐会所向来都是由我来做,你们要在这里开一家,那不是明摆着跟我抢生意吗?问都不问我一声,就在这里谈的热火朝天,当我是死人吗?”计成功愤愤的说道。

    “大家做生意,公平竞争嘛。这年头,计老还想玩垄断?大家各做各的,有什么相干?”罗昱不屑的笑了一声。

    “砰!”计成功一巴掌重重的拍在桌上,愤怒的说道:“你算什么东西?我出来混的时候你还穿开裆裤呢?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

    “草泥马的,给你面子叫你一声计老,不给你面子老子现在就他妈砍了你。在我面前装什么大哥?”罗昱“呼”的一下站了起来,愤怒的吼道。

    现场的气氛顿时剑拔弩张,充满了*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