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先生的一番好意我明白,只是,家父再三的叮嘱,我也实在很为难。我可以答应你,即使我纳兰家族因此而遭受灭顶之灾,我也绝对不会将莎拉维尔交给其他人。”纳兰凌厉说道,“我未能遵守我的承诺,是我纳兰家族亏欠秦先生,请秦先生见谅。”

    眉头微微一蹙,秦彦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悦,“你知道当初我为什么愿意替你父亲治疗吗?那是因为我看在纳兰王爷的孝和诚。纳兰王爷愿意为你父亲当年所做的事情承担,让我觉得纳兰王爷是一个可以交的朋友。可如今,纳兰王爷出尔反尔,很让我失望。”

    “也罢,既然纳兰王爷不愿意,我也不勉强。咱们之间的协议也可就此作废,以后纳兰王爷好自为之,希望不要再有用得着我的地方。”

    话音落去,秦彦愤然起身。

    说起来,秦彦索取莎拉维尔也并非是为了自己,不过是害怕落入天谴之手,也因此避免纳兰家族因为藏有莎拉维尔而招致灭顶之灾。

    可纳兰凌厉却如此坚决,拒不肯交出莎拉维尔,不免让秦彦恼火。让他越发觉得他们父子乃是一丘之貉,都是忘恩负义之辈。

    纳兰凌厉慌忙的起身追了上去,“秦先生,我是真的很为难。除此之外,其余的任何事情我都可以答应你。只是,家父再三的嘱托,我实在是不能违背家父之意。”

    “你可以坚守自己的原则,可我想告诉你,他日你纳兰家族有灭门之祸可别怪我没有提前告知。就这样吧。”说完,秦彦头也不回,毅然决然的离去。

    纳兰凌厉怔在那里,显得有些不知所措,本想开口叫住他,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得无奈的叹了口气。

    想想,的确是自己言而无信,也怪不得秦彦生气。只是,这莎拉维尔乃是纳兰家的家传之宝,纳兰成雄又三番五次的交代不能交托他人,他也很为难。

    “怎么了?”抓药归来的无名看了看纳兰凌厉,诧异的问道。

    “哎,是我言而无信,怪不得人家。”纳兰凌厉叹了口气。

    无名愣了愣,似有所悟。

    “无名叔,我还有事就先回去了,家父就交给你照顾了。家父若是有什么情况的话,第一时间告诉我。”纳兰凌厉嘱托道。

    “好。”无名应了一声。

    纳兰凌厉对无名一直信赖有加,毕竟他是纳兰成雄的朋友,辈分上也算是他的长辈。将纳兰成雄交给他照顾,纳兰凌厉自然也可放心。

    更主要的是,想起秦彦的话语,纳兰凌厉也不得不担心天谴的人会趁机利用他父亲威胁他;因此,留下无名保护左右,以防万一。

    待到纳兰凌厉离去之后,无名转身上楼。

    看到他,纳兰成雄的眼神里露出一丝惊恐的神色,身子微微的颤抖。

    这是从心底升起的畏惧,身体的反应也是不由自主。

    “纳兰成雄,好久不见。”无名面无表情,言语之中却透出浓浓的寒意。

    “你……,你答应过我的,只要我按照你说的去做,你不会伤害我纳兰家的人。”纳兰成雄惊恐的说道。

    “是啊,所以直到现在你纳兰家的人都安好无恙。”无名说道,“不过,此一时,彼一时也。”

    “你……,你什么意思?”纳兰成雄惊恐的问道。

    “我布这个局布了这么多年,无非就是为了你纳兰家的那把莎拉维尔,可惜还是功亏一篑。我已经没有耐心继续的等下去了。”无名说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莎拉维尔本就不是你纳兰家族之物,应该物归原主。只要你交出莎拉维尔,我担保你纳兰家族安然无恙。否则,你清楚我的手段。”

    “我知道你的手段,也清楚你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可是,莎拉维尔如果落入你手,势必会有更多地人死。你伪装成无名的样子,看来无名也早就死在你手里了吧?”纳兰成雄说道。

    “你倒是生了一个好儿子,保密工作做得滴水不漏,我在他身边这么多年,也不知他究竟将莎拉维尔藏在什么地方。不过,现在我已经没有耐心了。你是希望你纳兰家族安然无恙,还是为了一个对你们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用处的东西呢?”无名说道。

    “知道莎拉维尔藏身之处的只有我和凌厉。我已经嘱咐过他,不要藏莎拉维尔的地方告诉任何人,我相信他可以做到。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即使我纳兰家族尽皆死在你的手里,你也休想可以拿走莎拉维尔。”纳兰成雄态度坚决。

    眉头微微一蹙,无名撕下脸上的人皮面具,眼神中迸射出阵阵寒意,“既然如此,留你也无用。”

    “我知道我活不了多久,来吧,动手吧。”纳兰成雄倒是完全的释然,引颈就戮。

    好歹他也曾经是赫赫有名的西北王,是江湖上有名有姓的人物。当年若非为了保全纳兰家族,也不会选择那般做。如今,他心知对方不会留他性命,反倒释然。

    “你杀了我,只会让凌厉更加的记恨于你,更加不会将莎拉维尔交出来。你机关算尽一生,最后也终将是一场空。他日,你也必将没有好的下场。”纳兰成雄说道。

    “哈哈!”放肆的大笑,“无名”冷声说道:“那我们就打个赌。我不但能拿到莎拉维尔,还能完成我的大业,你信吗?普天之下,还有何人是我对手?”

    “江山代有人才出,你终将会是日暮西山。”纳兰成雄说道。

    “代有人才出?我还没有看到。”无名呵呵一笑,缓缓的举步上前,“我告诉你,一切尽在我的掌握之中,谁也休想破坏我的计划。”

    深深的吸了口气,无名说道:“纳兰成雄,你还是安心受死吧。”

    话音落去,无名一掌狠狠的拍了下去。

    “砰!”

    一掌正中纳兰成雄的脑袋,后者当场毙命。

    昏迷了十几年安然无恙,醒来的一天却是死期,有点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