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不给纳兰凌厉丝毫喘息的机会,赫连彦光再次的栖身而上,一拳狠狠的砸了过去。

    纳兰凌厉根本来不及阻挡,胸口被一拳狠狠的击中,当即一口鲜血喷出,一头栽到在地。

    赫连彦光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看也为看倒在地上昏死过去的纳兰凌厉,转身走到墓旁。取出预先放在一旁的*,直接将纳兰成雄的墓给炸开。

    随即,打开棺材。

    除了纳兰成雄的骨灰之外,莎拉维尔也放置在棺材中。

    赫连彦光取出莎拉维尔,看了一眼,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些日子为了调查纳兰凌厉将莎拉维尔藏在什么地方,赫连彦光也没少用心。当日,封棺之时,赫连彦光也混在人群之中。因为现场人杂且乱,根本没有人注意到他。赫连彦光也清楚的看到纳兰凌厉将莎拉维尔放进了棺材。

    再加上之前纳兰凌厉在墓旁跟纳兰成雄说的那番话,赫连彦光更加确信莎拉维尔就在棺材里。

    没有任何的停留,赫连彦光将莎拉维尔揣进怀中,飞奔而去。

    刚才的巨大声响,势必会很快引来公墓的警卫,赫连彦光可不想被人知晓。只是,他也没有料到,自己所做的一切,被一只隐藏在暗处的皇擎天尽收眼底。

    看到赫连彦光离去之后,皇擎天走了出来。

    快步来到纳兰凌厉的身旁,探了探他的呼吸脉搏,庆幸,纳兰凌厉还活着,只是昏了过去。

    “你干什么?”

    匆匆赶来的赵弑天看到躺在地上的纳兰凌厉,一声叱喝,随即一拳狠狠的砸了过来。

    皇擎天不由的愣了一下,连忙的闪身避开,眉头微蹙,“你听我说……”

    “你敢伤害王爷,我杀了你。”疯狂的赵弑天根本就不听皇擎天的解释,直接将纳兰凌厉的“死”归结到皇擎天的身上,一拳接一拳的攻了过去,出手没有丝毫留情,俨然是要取皇擎天的性命。

    “草!”皇擎天愤愤的啐了一句。

    他可没有心思继续的留在这里跟赵弑天纠缠,还要追赶赫连彦光夺回莎拉维尔。若是让赫连彦光将莎拉维尔带回天谴,到时候再想抢回来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冷哼一声,皇擎天愤而一拳砸了过去。

    赵弑天本就不是皇擎天的对手,加之刚才跟四大金刚纠缠时受伤,就更加敌不过皇擎天了。

    皇擎天一拳重重的砸在赵弑天的肩头,随即转身,飞奔而去。

    赵弑天踉跄着退后几步,体内血气翻滚,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想要追赶皇擎天之时,已然不见他的踪影。

    皇擎天不是秦彦,他有他做事的原则,任何人也不能阻挡他追求的大业。为了消灭天谴,为了夺回莎拉维尔,皇擎天绝对不会允许有人阻拦他的去路。因而,下手也相当的狠辣。好在他急于去追赶赫连彦光没有功夫跟赵弑天纠缠,否则的话,只怕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赵弑天慌忙蹲下,探了探纳兰凌厉的呼吸心跳,心里松了口气。

    还好,只是受伤昏迷,没有死。

    再看看被炸的七零八落的坟墓,赵弑天的心里涌起浓浓的杀意。

    所谓死者为大,无论如何也不应该炸毁纳兰成雄的坟墓吧?对皇擎天这样的做法,赵弑天自然是愤怒不已。

    当下,赵弑天也顾不得许多,连忙的拿起骨灰盒,然后抱起纳兰凌厉,狂奔而去。

    纳兰凌厉重伤,性命垂危,赵弑天哪里顾得其他,赶紧送他去医院才是正事。

    上车后,赵弑天连忙的拨通秦彦的电话,“秦先生,王爷受了重伤,我现在正在送他去医院的路上,你能不能过来看看?”

    “受伤?”秦彦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气,暗暗的想,该不会是皇擎天所为吧?

    “好,哪家医院?我马上过去。”秦彦慌忙的说道。

    如果真是皇擎天所为,那这件事情可就闹大了。纳兰凌厉可是公职的身份,如果他死了,那影响可就大了。届时,恐怕不单单是纳兰家族会找皇擎天的麻烦,华夏高层也不会坐视不理吧?

    “西北军区医院。”赵弑天说完,挂断了电话,踩下油门,加速驶去。

    秦彦也不敢怠慢,急忙出门,驱车直奔医院而去。

    一路上,秦彦不停的暗暗祈祷着,千万不要出事。然后不停的拨打皇擎天的电话,可是,一直都是处于关机的状态。

    避开赵弑天的纠缠之后,皇擎天追赶赫连彦光而去。

    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把莎拉维尔带回天谴。

    追踪术,是皇擎天的拿手绝活,即使是在这繁华的乐虎国际娱乐,赫连彦光也未能避开皇擎天的追踪。约莫半个小时后,皇擎天在郊外偏僻之处,拦下了他。

    看到皇擎天,赫连彦光微微一怔,停下脚步。

    “你是秦彦在乎的朋友,现在回头还来得及。把莎拉维尔交出来,你之前所做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皇擎天说道。

    “哼!”赫连彦光不屑的笑了一声,说道:“这是首领交托给我的任务。只要我把莎拉维尔带回去,以后我在天谴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你说,我为什么要回头?又凭什么回头?我不觉得自己的路有错,何来回头一说?”

    “看来你是铁了心要一条路走到黑了。”皇擎天冷声说道。

    “对你们来说这是条绝路,可对我来说却是阳光大道。大家立场不同,无谓做这些争论。你想夺回莎拉维尔,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赫连彦光说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送你一程,免得你以后祸害别人。你死了,也等于削弱天谴的实力。”皇擎天冷哼一声,踏步上前,一拳狠狠的砸了过去。

    狂暴的天罡正气席卷而去。

    面对皇擎天,这个曾经号称天才的家伙,赫连彦光可不敢掉以轻心。

    年仅十几岁的时候,皇擎天就已经在江湖上声名赫赫。盛名之下无虚士,赫连彦光不敢掉以轻心,全力以赴。

    金刚不坏神功的霸道刚猛,俨然凌驾于天罡正气之上。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