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莎拉维尔收入怀中,皇擎天接着说道:“打伤纳兰凌厉的人是赫连彦光,他为了夺取莎拉维尔,重伤纳兰凌厉,随即用*炸开坟墓。”

    “纳兰凌厉将莎拉维尔藏在纳兰成雄的棺材里?”秦彦愣了一下。

    “嗯。”皇擎天微微点了点头,说道:“赫连彦光跟他交手的时候我就在一旁,不过,我并没有出手帮忙。等赫连彦光夺走了莎拉维尔之后,我过去查探了一下纳兰凌厉的伤势,刚好在这个时候赵弑天出现。不问青红皂白,直接就对我动手。当时我急于追赶赫连彦光,也就没有跟他纠缠。”

    “那赫连彦光……?”秦彦有些担心的问道。

    纳兰凌厉的事情,秦彦倒不是太过的担心,等他醒来,事情自然就真相大白。虽说皇擎天是见死不救,却也没办法将事情怪罪到他身上。只是,赫连彦光似乎越走越远,真的投靠了天谴。

    “可惜,被他给逃走了。”皇擎天惋惜的说道,“赫连彦光的功夫进步神速,跟上次交手时相比似乎又提高了不少。这样的人,如果不尽快的除掉的话,将来必将是终生大患。我劝你也不要再对他抱有任何的希望,他是铁了心一条路走到黑。你是天门的门主,必须要分得清是非轻重,做大事的人,不能优柔寡断。”

    秦彦默默的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赫连彦光走到今天这一步,的确是出乎秦彦的预料。

    想想,如果自己当初对他更加的关心一些,是不是就可以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是不是赫连彦光就可以不用加入天谴,也不会发生今天这般情形?

    “如果你还是顾念旧情,对赫连彦光下不了手的话,就把他交给我。我已经找到他金刚不坏神功的破绽,下次再遇到他,定让他有死无生。”皇擎天冷声的说道。

    “为什么会这样?他为什么会忽然加入天谴,而且,还这般的死心塌地?我真的不敢相信他会这么做。”秦彦叹息道。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每个人的路也都是自己走出来的,他既然这么做,那也怨不得谁。”皇擎天说道,“对他最好的办法,就是阻止他继续的为虎作伥,杀了他,就是对他最好的帮助。”

    秦彦无奈的叹了口气,显得有些无能为力。

    “稍后我会去找师叔,把莎拉维尔交给他,顺便问一下对付天谴的事。这些天师叔一直在打听长孙无忧的下落,趁着他伤势尚未痊愈,此时解决他是最好的时刻。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只要解决了长孙无忧,天谴没有了他也就不攻自破。”皇擎天说道。

    重重的点了点头,秦彦说道:“也是时候了。解决了天谴,我也就可以真正的放心了。到时,咱们兄弟二人一起管理天门,将天门发扬光大,也算是不辜负师父对我们的一番用心。”

    “天门的事情还是交给你吧。这些年我也累了,等解决了天谴,我就找个安静的地方过些简单的日子,也算是好好的休息休息。况且,这两年天门的各个堂主对你都很敬佩,我的忽然加入只会让你更加的难做。”皇擎天说道。

    “怎么会呢?你为天门付出那么多,理应回到天门恢复你的身份。”秦彦说道。

    “就是因为如此,我的加入很可能会分散你的威信。而且,天门中一些人很可能会因为我的忽然加入,而变得不知所措。甚至,会利用我试图去分化你的权利。天门绝对不能乱,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我离的越远越好。没有了天谴这个威胁,你也会轻松许多。”皇擎天说道。

    眼见皇擎天似乎态度坚决,秦彦也只能默默的叹了口气,“只可惜,至今我们也不知道天谴的人收集魔刀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无所谓。只要除掉了长孙无忧,他的阴谋也就不攻自破。”皇擎天说道,“一会你把灵翼给我,我一并带去给师叔。或许,以师叔对长孙无忧的了解,最后能弄清楚长孙无忧的目的也不一定。”

    “好。”秦彦点了点头,从怀中掏出灵翼递了过去。

    “你回去后也联系一下天门的人,让他们做好准备。一旦师叔那边确认长孙无忧的位置所在,咱们立刻就行动,务必争取能一鼓作气将天谴的人彻底解决。你呢,也好好的养伤,到时候对付长孙无忧恐怕还少不了你我。”皇擎天说道。

    “好,我知道,稍后我会吩咐下去。”秦彦应了一声。

    只是,想起很可能会碰到赫连彦光,跟他做生死决斗,心中不免有些不是滋味。

    虽然皇擎天说了到时候可以将赫连彦光交给他,但是,看到自己曾经一起共患难的兄弟最后死在另一个兄弟的手里,秦彦还是有些无法适应。不过,事已至此,秦彦也没办法控制。

    “那就这样,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你等我消息。”皇擎天说完,起身站了起来。

    秦彦跟着起身,将他送出门外。

    虽然如今知道纳兰凌厉并非是皇擎天所伤,但是,秦彦的心里却是没有任何的开心。赫连彦光的路越走越偏,越走越远,似乎要一条路走到黑,这让他暗暗觉得惋惜。也许,正如皇擎天所说,既已是敌人,那就不必再有任何的仁慈,或许这反而是对他最好的。

    看到皇擎天离去之后,秦彦拨通薛冰的电话,“帮我通知所有的负责人到镐京来开会,越快越好,我有重要的事情吩咐。”

    薛冰一怔,连忙的应道:“好,我这就传达下去。”

    没有多余的话语,秦彦直接挂断了电话。

    薛冰张了张嘴,本还想继续的跟秦彦说两句,可是电话已经挂断。

    想想,他们也有许久未见,女儿家的总有点情愫想要表达,却是还没能说出口。

    默默的叹了口气,薛冰连忙的掏出手机,将秦彦的命令通过微信群直接传达下去。随后,买好直飞镐京的机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