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国!

    赌城,拉斯维加斯!

    一个位于沙漠地区的豪华城市,灯光璀璨,纸醉金迷!

    这里,充斥着无数幻想着一夜暴富的人,也充斥着无数一夜倾家荡产的人。

    不同于电视电影里的夸张,现在的赌场基本上不会有出千的现象出现,基本上都是以数学理论去计算概率。因而,大多数的客人基本上都是输。想要不输的唯一办法,就是不赌。可是,又有多少的赌客能够真正的明白这个道理?他们总以为这一切靠的是运气。

    凯撒宫,希腊罗马风格的建筑,是拉斯维加斯第一个主题赌场度假酒店。凯撒宫造景豪华,雄伟的喷泉,各种娱乐设施一应俱全。

    在这里,只要你有钱,便可以享受帝王般的待遇。可谓是夜夜笙歌,纸醉金迷!

    而墨离,便是这里的VIP用户,长期住在凯撒宫的总统套房内。在这里,墨离也是一掷千金。

    身为天门的上任门主,墨离退下后,自然有天门供养,每年给他的消费额度都是无限期的。在他的身上,就有一张瑞士银行的黑卡,可以无限量的透支。

    不过,墨离很鬼,这老混蛋在赌场内从不玩其他的东西,只玩骰子。每当他下重注的时候,就会用无名真气去控制骰盅内的骰子点数。不过,他也会偶尔的输那么几天,否则,肯定会被赌场视为不受欢迎的人物。

    赌场内有供氧,加上灯光的效果,使得赌客在这里长时间的待下去也不会感觉到疲惫。

    赌场内,墨离拥着两个身着性感的美女,在赌场前一掷千金。别看他已过百岁之龄,但是,因为长期修炼无名真气的原因,墨离的年龄看上去也不过五十多岁而已。而且,至今犹然可以一箭双雕。

    忽然,一阵凌厉的杀气涌来,墨离不由的浑身一震,连忙的转头。目光从人群中快速的扫过,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

    墨离眉头紧蹙,连忙的起身站了起来。

    “你们玩,我出去一下。”墨离丢下筹码给身旁的两个性感女郎,转身走了出去。

    对方显然也注意到墨离,嘴角划过一丝冷笑,快速的跟了上去。

    “好久不见!”墨离淡淡的说道。

    “是啊,好久不见。”端木文皓冷冷的笑了一声。

    “老古的事情是你做的?”墨离开门见山。虽然他人在国外,但是,对国内的事情却依旧是了如指掌。

    “我也不想,是他逼我的。”端木文皓神情有些黯然,脸上浮现出一抹哀伤。

    “哼,逼你?若你行的正坐的端,他会逼你?”墨离冷哼一声,“从小到大,老古一直对你像亲生兄弟一般,照顾有加。不管你有什么阴谋也好,都不该对他下手。”

    端木文皓沉默不语,在这件事情上,他的确是心有所愧。

    “想想,我们师兄弟小的时候多么的开心,没想到最后却变成这样。论资质,论修为,我和老古都比不上你,可师父却仍旧没有选择你做门主,你知道为什么吗?”墨离说道。

    “因为师父偏袒你,就因为你是师兄,比我早入门,所以,师父把位置传给了你。”端木文皓愤愤的说道,“如果当初师父让我继承门主之位,现在的天门绝对不会如此。你自己好好的想想,这些年你在天门门主之位上,到底做了什么贡献?”

    “是,你说的没错,我的确没有做出什么大的成绩出来。可是,师父当初选择我而非你,不是因为师父偏袒我,也并非因为我是师兄,而是师父知道你沉迷武学,知道你性格孤傲,野心勃勃。如果把天门交给你,很有可能天门会被你带偏。他是想让你好好的沉淀沉淀,磨一下你的性格。师父临死前跟我说过,有一天如果你的性格变得稳重,变得不再那么偏激,我便把门主之位传给你。可是……,你是怎么做的呢?你叛出天门,创立天谴对抗天门,你真的是浪费了师父的一番苦心。”墨离有些痛心的说道。

    端木文皓微微的愣了愣,冷笑一声,说道:“死无对证,这不过是你的一面之词而已。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会相信你。”

    “我知道你迟早有一天会找上门,也一直在等着这一天。我知道,以我的修为已经不是你的对手。你恨我,要杀我,我无话可说。可你不应该杀了老古,从小到大,他一直都护着你,无论你犯什么错,他都袒护你。甚至,在你背叛天门之后,他一直以为这是我逼迫你,不惜动用长老会的权利想罢免我的门主之位。你怎么能忍心对他下手?”墨离无奈的摇着头,看着眼前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孔,心中百感交集。

    “任何人都不能阻挡我的脚步,哪怕是我最亲的人。杀了他,这个世界上我就再没有任何的羁绊。从此,我也不再欠任何人,不再欠世界任何东西。我,可以做我自己想做的一切。”端木文皓冷峻的说道。

    “我不知道你有什么计划,也不知道你到底想做些什么。你恨得是我,恨得是师父,我希望在我死后,你不要伤害秦彦和皇擎天这两个孩子,他们跟我们的仇恨没有任何的关系。也希望你能看在曾经也是天门一份子的情份上,放过天门,不要毁了天门千年的基业。”墨离的语气有些柔软,透出一丝的哀求之情。

    “我承认你的确收了两个好徒弟,只可惜,他们终究还是太嫩。我利用他们杀了长孙无忧,清除了天谴内所有长孙无忧的嫡系,让我重新执掌天谴的大权,拿回长孙无忧所有的魔刀,他们却一无所知。甚至,对我言听计从,天真的以为我真的在帮他们。”端木文皓得意的笑了一声,说道。

    “那是因为他们重情重义,因为他们懂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的东西比情义更加的重要。金钱、权力,在情义的面前一文不值。若非如此,我又怎么会收他们为徒呢?又怎么会赋予他们重任呢?”墨离欣慰的说道,言语之中无时无刻不透露出对他们的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