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秦彦松口,胡珂脸上顿时堆起了笑容。不管秦彦出于什么想法都好,至少,是有了一个好的开始。

    “谢谢!”胡珂“啵”的一声在秦彦的脸上亲了一口,淬不及防。

    “那明天见!”冲秦彦摆了摆手,胡珂转身飞奔而去。

    刚好躲在楼梯口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的杜蕊心里有股说不出的滋味,悄悄的躲开一旁,生怕被走来的胡珂看到自己。

    杜蕊没有走出来,默默的转身走了下去。

    夜色下,狂风呼啸,杜蕊的心里却犹如坠进了冰窖一般,从脚底凉到了头顶,丝丝的寒气升起。

    自从来到鹏城,杜蕊越发的感觉到世态炎凉,所有人对自己的好都是别有目的。唯有秦彦不同,在素不相识的情况之下,不顾一切的帮自己,关心自己。爱情,本身就是源自于好感,她以为这次,自己终于找到可以托付的人,哪怕他只是一个小小的保安,无权无势。可这些跟爱情相比,又算的了什么?

    然而,她没有想到,原来近在咫尺的美好,竟然瞬间就可以破灭。是不是因为这几天太过忙碌,而忽略了他的感受,给他们制造的机会?

    “杜蕊!”

    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可她却像是丢掉了灵魂的躯壳,茫然着走着,不知道目标是哪里。

    伏文东快步的追上她,看着她一脸落寞的神情,微微愣了愣,“我刚去你宿舍找你你不在,你在这干什么?怎么了?”

    “我没事。”杜蕊淡淡的说道。

    “是不是谁欺负你了?告诉我,谁欺负你我帮你出气。”伏文东一副愤愤的语气说道。

    杜蕊一愣,内心的深处不禁被触动,忽然间觉得好像很温暖。“没有人欺负我。”杜蕊声音变得有些哽咽。

    “是秦彦?”伏文东眼神中迸射出阵阵的寒意。看到杜蕊的表情,伏文东越发的愤怒,究竟那个小保安有什么好?竟然可以让杜蕊为他这样。

    “是不是他欺负你?我这就去给你出气。”伏文东说完,转身就欲离开。

    杜蕊慌忙的拉住他,“不是,跟他没有关系,是我自己心情不好。”

    伏文东愣了愣,转过身,“你说你,何必把自己弄得那么辛苦呢?你知道的,我喜欢你,只要你愿意,让我养着你,我肯定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

    杜蕊微微一怔,讪讪的笑了笑,说道:“伏文东,你对我好我明白,可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我们之间也不会有以后。你家世背景那么优秀,你爸妈也不会允许我们在一起的。况且,我的心里也有了人,根本就容不下任何人。”

    就是那一夜,就是那一瞬间,那个身影被牢牢的刻在她的脑海,再也无法抹去。

    有时候爱情就是那么简单,没有想象的那么复杂。

    以后?伏文东根本就没有想过以后,就算将来要结婚,对象也肯定不会是杜蕊。然而,此刻,伏文东却不能这么说。

    “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跟其他人有什么关系?只要你愿意我愿意,何必管其他人是怎么想的?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也知道你现在没有办法接受我,没有关系,我可以等。一天不行一个月,一个月不行一年,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接受我的。”伏文东一副神情的模样。配上他本就英俊的面孔,曾经不知道让多少的女孩子拜倒。

    杜蕊错愕的看了他一眼,似乎有些不相信这个花花公子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语。

    人,往往会特别的自大,总以为自己是可以改变别人的那唯一一个,可结果却发现,不过是自己给自己营造的假象。

    杜蕊虽说心里有微微的感动,可也始终只是局限在感动。她很清楚,自己需要的是什么,自己追求的是什么,而伏文东根本就给不了自己这些。

    “我……?”

    “你不用说,我明白。”伏文东打断了杜蕊的话。

    作为一个在情场厮混了这么多年的老手,伏文东很清楚杜蕊不同于一般的女孩,不是几个包包几套名牌衣服就可以搞定的。她需要的是爱情,所以,伏文东愿意花一些时间,花一些手段。

    “明天是胡珂的生日,她请了我们一帮朋友一起聚会。上一次聚会的时候,他们就问我为什么没有带女朋友一起过去。所以……,所以这次我想你陪我一起过去,好吗?”伏文东说道。

    “胡珂的生日?”杜蕊微微愣了一下,猛然间明白,刚才胡珂去找秦彦应该也是邀请他去自己的生日宴会吧?那自己如果也去,是不是就可以看到他,是不是还有挽回的余地?

    “好。”杜蕊点点头。

    “真的?”伏文东欣喜不已,兴奋的说道,“那我明天接你。”

    无论是作为跟杜蕊之间的突破口也好,还是通过杜蕊而刺激到胡珂也好,这对伏文东来说都是一件好事。他就是想要向胡珂证明自己的魅力,证明追求自己的女人很多,证明离开自己是她的损失。

    这,虽然有些幼稚。

    爱情,本就是一件幼稚的事情嘛。

    “我送你回去吧,早点回去休息,你应该也累了。”伏文东柔声的说道。

    “嗯。”杜蕊微微点了点头。

    阳台上,秦彦清楚的将楼下的一幕看得清楚,不禁微微一愣。

    这个时候伏文东还有心情泡妞?不知道等他知道陆涛被杀的消息后,他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伏文东,秦彦焉能轻饶了他?

    只不过,时机尚未成熟罢了。

    转身回到宿舍,范溢迎了上来,“怎么好几天没看见你那个单纯小校花找你?你们不是吵架了吧?”

    秦彦愣了愣,“哪有,她要军训还要工作,忙。”

    “秦彦,杜蕊是个好姑娘,比胡珂好,你可别辜负了人家。”范溢说道。

    “我明白。”秦彦微微点了点头,很多事情跟他也没有办法说的清楚。

    他跟杜蕊之间,也本就没有什么。

    “你明白就好,我也不多说了。赶紧洗洗睡吧!”范溢微微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