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1105章 摆平严昌
    “叮铃铃!”

    保安室的电话响起!

    范溢接通电话,对面传来严昌的声音,“秦彦呢?让他马上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声音冰冷而又严肃!

    “好!”范溢应了一声,挂断电话。

    看了看秦彦,范溢说道:“严昌找你,语气有些不对,是不是你哪里得罪他了啊?”

    “没有啊。”秦彦愣了愣。

    “严昌这个人很小气,你可要小心点,能让就让一步,可别得罪他,不然你以后在学校的日子会很难过。”范溢提醒道。

    “我知道,我知道该怎么应付他。”秦彦淡淡一笑。

    对付这种人,他有的是手段。

    “那你赶紧过去吧,小心点。”范溢再三的提醒。跟严昌打过多次的交道,范溢当然很清楚的为人。而秦彦也是他做保安这么久,唯一一个最为投趣最谈得来的人,他可不希望秦彦因为得罪了严昌而被他刁难。

    “放心吧。”秦彦呵呵的笑了笑,起身离去。

    来到严昌的办公室,敲了敲门,秦彦推门而入。

    严昌还是那副翘着二郎腿叼着香烟的吊儿郎当的模样,以他的品行和才德,若非是因为他的那点关系,恐怕早就被轰出了学校,也不配坐上这样的位置。

    “严主任,你找我?”秦彦大马金刀的在他对面坐下,递过一根香烟。

    严昌伸手接过,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说道:“知道我找你过来是什么事情吗?”

    “不知道。”秦彦摇了摇头。

    “你刚来学校的第一天我就跟你说过,在鹏城大学做保安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有些人你是不能得罪的。听说你前些日子在学校的门口跟社会上的人打架,是不是?”严昌问道。

    秦彦微微愣了愣,这件事情过去有几天了,严昌到现在才来追问自己,似乎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啊。微微笑了笑,秦彦淡淡的说道:“的确有这件事。那些小流氓到学校闹事,身为学校的保安我不得不阻止他们,这也是我的职责。”

    “真的是这样吗?”严昌白了他一眼,“到底是什么原因我想你心里应该很清楚吧?我问你,你最近是不是跟学校的几个女生走的很近?听说你们在谈恋爱,是不是?”

    “这是我私人的事情,我想应该没有必要说吧?而且,这跟我的工作也没有什么关系。”秦彦说道。

    “啪!”严昌一巴掌重重的拍在桌上,斥道:“你这是什么态度?什么叫这是你私人的事情?你身为鹏城大学的保安,却借助职务之便勾搭学校的女学生,这对学校的影响很不好,你知道吗?”

    “就算我是个保安,难道我就没有恋爱的权利吗?”秦彦嘴角微微扬起,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严主任,明人面前不说暗话,你今天找我不单单是因为这些事情吧?是不是伏文东的意思?”

    严昌一愣,讪讪的笑了笑,尴尬的说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其实,无非就是因为伏文东觉得我抢了他喜欢的女人,所以想要打击我。外面的混混不行,那就只有找严主任你了。你这么做我也能理解,毕竟,伏文东的家世背景很深,你也不敢得罪他。可是……”秦彦微微一笑。

    “可是什么?”严昌诧异的问道。

    “可是严主任有没有想过,如果要在我和伏文东之间做出一个选择的时候,你会选择谁呢?”秦彦说道。

    严昌愣了一下,怔怔的看着他。

    “严主任你觉得为什么我一个小小的保安,也许有校长亲自给你打电话交代?”秦彦说道。

    “你是说你跟校长的关系很深?”严昌愣了愣。

    淡淡的笑了笑,秦彦说道:“其实,很多事情就算我不说,严主任也应该能够明白的。严主任这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会看不清楚这些事呢?再说,你觉得一个保安一个月拿着那么点的工资能够每天抽九十多一包的天叶?”

    严昌细细一想,的确如此。

    “那你为什么要到鹏城大学做保安啊?”严昌问道。

    “哎!”深深的叹了口气,秦彦说道:“实不相瞒,我的家世背景可比那个伏文东强太多,如果我想要打垮他家的伏羲集团那也只是分分秒秒的事情而已。我之所以到鹏城大学做保安,还不是因为爱情嘛。一次在无意中看到一个女孩,从此就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了她,百般打听,知道她要到鹏城大学读书;所以,我就过来了呗,还不是为了想近水楼台先得月嘛。而且,我也担心她选择跟我在一起会是因为我的钱,所以,只好跟校长招呼让我在鹏城大学做保安。这样,将来我真的追求到她,那我也不会担心她是冲着我的钱而来。我想,严主任应该能明白我的心情吧?”

    “明白,明白。”严昌连连得点头,脸上顿时的换上了一副面孔,当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

    姑且不说秦彦的家世背景如何,就单单是凭着他跟校长之间的关系,严昌也不敢贸然的得罪他。

    “严主任明白就最好,所以,只要你不为难我,好处我一定不会少了你。”秦彦说道。

    “怎么可能呢?伏文东那小子在学校的所作所为我也有些看不惯,如果不是因为他父亲在当地有权有势,我岂会这么容忍他。这小子竟然敢得罪秦先生,简直是不知所谓。”严昌在不知不觉中,对秦彦的称呼也发生了改变,脸上的那抹讨好之色看上去让人恶心。

    不过,秦彦并未在意,这样的人也有这样人的价值。

    搞定他,至少秦彦以后在学校会省去很多的麻烦事,也可以通过严昌了解更多学生们的事情。

    “秦先生,抽烟,抽烟!”严昌连忙的起身给秦彦点火。

    “严主任,今天我跟你说的这些事情我不希望别人知道,我不想太过的出位。”秦彦说道。

    “明白,明白,秦先生放心,这件事情保证不会有其他人知道。”严昌连连的点头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