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我有点事情要出去,可能没办法陪你们去吃饭。这样吧,一会下班后你领他们去吃,帮我把单买了,回来我给你钱。我也尽量赶回来,实在不行的话,到时候咱们在一起夜宵。学校旁边不是有几家烧烤嘛,到时候咱吃吃烧烤,喝点啤酒。”

    回到保安室,秦彦看了范溢一眼,嘱咐道。

    在所有的保安之中,秦彦跟他的关系最好,这样的事情也只能交给他去办。他也相信范溢不会计较,不会在意。

    “行,到时候我跟他们说,没关系。”范溢点了点头,说道。

    顿了顿,范溢又接着说道:“你跟阮世天也认识?看你们的关系好像不错,晚上是陪他一起出去?秦彦,我是越来越佩服你了啊,刚到学校没有多久,就让两个校花为了你争的你死我活,之后又跟咱们学校出了名的冰山美女勾搭上,现在又是鹏城四少的阮世天。你这样,该羡慕死多少人啊。”

    苦笑一声,秦彦说道:“得了,你就别取笑我了。我跟阮世天很早就认识,因为帮过他一次忙,所以他一直都记挂着。”

    “那倒是,阮世天是鹏城四少中最特殊的一个,也是最好的一个。行吧,晚上你有事情你就去忙,这边我到时候帮你招呼。来得及你就赶回来,来不及也不要紧,大家兄弟也没有必要介意这些事情。”范溢说道。

    他没有继续的追问下去,没有去刨根究底的想要知道秦彦和阮世天究竟是怎么认识的。做朋友的,有时候不需要知道的太多对方的过去,只要清楚他的为人就好。问的太多,到最后可能连朋友也做不成。

    放学后,阮世天接了秦彦,驱车赶往饭店。

    不比鹏城四少的其他三人,开着兰博基尼、法拉利等等炫酷的跑车,阮世天只是开着一辆奥迪A7而已,十分的低调。不是他买不起那些昂贵的跑车,而是觉得没有必要,更何况是在学校,阮世天总觉得那样的炫富也并非是什么好事。

    饭店,自然十分的高档,招呼自己的师父,阮世天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若非是秦彦,那晚在KTV的时候,可能他就已经被陆涛给做了。

    走进包厢后坐下,阮世天看了看时间,说道:“可能还要一会,我们等等吧。师父,要不您先点菜吧。”

    “还是等你爸过来再点吧,不然不合适。”秦彦说道。

    “没关系,我爸没那么讲究。咱们先点菜,等他过来后咱们就直接吃就行。”阮世天说道。

    “也好。”秦彦微微点了点头。

    秦彦对吃的并非很讲究,只要能填饱肚子就行。点菜的事情自然是交给了阮世天,毕竟,他经常来这样的场合,也较为的熟悉。

    约莫半个小时后,阮江走进包厢,手里提着两名酒。

    作为江山集团的创始人,阮江的身上时刻的散发着一股上位者的气息,然而,较之胡彪,阮江的气质显得更加的斯文,也更加的亲和。可是,如果你认为这样就可以随意的欺负他,那可就大错特错。

    能够一手创立江山集团的人物,其实没有魄力的人?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公司有点事情耽搁,来晚了。世天,还不赶紧给我介绍介绍。”阮江微微的笑着。

    “爸,这就是我跟你提过的,我认得师父秦彦。师父,这就是我爸,阮江!”阮世天起身介绍道。

    “秦先生,幸会幸会。”阮江伸出手。

    “你好,阮总!”秦彦跟他握了握手,不卑不亢。

    “坐坐坐。”阮江挥挥手,邀请秦彦坐下,接着说道:“世天,把酒打开,给你师父斟上。”

    阮世天连忙的拿过酒,打开,给秦彦和阮江斟满。

    “这是我朋友带给我的,是一个老宅子搬迁的时候在地窖里发现的,有不少年头了。尝尝!”阮江端起酒杯,说道,“初次见面,我先敬秦先生一杯,先干为尽!”

    话音落去,阮江一口饮下。

    酒逢知己千杯少!秦彦不是好酒之人,一般人他也懒得跟他们喝酒,更不会选择这样的喝法。不过,初次见面,秦彦对阮江的第一印象很不错,当下也没有任何的犹豫,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痛快!”阮江呵呵的笑道。

    顿了顿,阮江接着说道:“那天的事情世天都跟我说了,多余的话我也就不说了,就一句,谢谢。来,我再敬您一杯,我干了,你随意。”

    看得出,阮江是一位很痛快的人,为人也比较的随和。想想,一个堂堂的上市集团总裁,能够如此的对待一个跟他身份有着很大差距的保安,足以说明他不是那种带有世俗眼光的俗人。

    可能也正是因为阮江的这种为人处事的方式,所以才能够把阮世天教的这么好吧?

    “那天的事只是机缘巧合而已,阮总就不要再提了,咱们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秦彦说道。

    阮江微微一愣,连连的点头,“是的是的,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这件事情毕竟也牵扯到阮世天的未来,若是被警察知晓,就算不用枪毙,起码也要坐监。如此,阮世天的身上也就有了污点,身为父亲,在这一点上阮江也免不了有些袒护。

    “听世天说现在秦先生是在鹏城大学当保安,是吗?”阮江问道。

    “是。”秦彦微微点了点头。

    “如此,可真的是屈才了啊。像秦先生这样的人才,不应该屈就在一个小小的鹏城大学。这样吧,如果秦先生不介意的话,来我公司,怎么样?大家彼此以后也可以多见面,时常聊聊。”阮江说道。

    “阮总的好意我心领了。只不过,我对公司的事情一窍不通,去了也做不了什么。而且,我还是喜欢现在的工作,喜欢鹏城大学的那种氛围。所以,只有对不起了。”秦彦委婉的拒绝道。

    “哪里的话,是我没那个福气。高人行事,我这样的俗人也无法了解。总之,一句话,日后秦先生有任何的需要,尽管直言,跟我或者跟世天说都一样。”阮江直爽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