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1140章 已成定局
    “师父,我知道你功夫好,可是,不得不小心。”阮世天说道。

    “不错,伏沛手下有一个高手,名危文德。此人心狠手辣,是伏沛最得力的助手,听闻他出道以来从未败过。当年伏沛出来打江山的时候,几次遭遇危险都是危文德救了他,是以,伏沛对他很是信任。这些年来,危文德基本上已经很少再出手,一直过着隐居的生活。除非是有什么大事,否则,伏沛一般也很少去惊动他。伏文东一身的功夫就是危文德所授。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明天伏沛应该会派他出战,将你置于死地。”阮江说道。

    “危文德?”秦彦眉头微微一蹙,“他是什么来路?”

    “危文德曾经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黑道巨枭,杀人如麻,恶贯满盈。此人擅长鹰爪功,功力强劲,据说可以以五指之力轻松的捏死大理石。”阮江说道,“只可惜,我也没有见过他出手,对他也并不深知。”

    “那……,就算杀了他也不为过,也算是为民除害了。”秦彦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抹邪邪的笑容。

    “你真的那么有把握?”眼见秦彦淡定自若,信心十足,阮江好奇的问道。

    “这种事情谁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不过,既然没有选择,那也只有尽人事听天命。”秦彦淡淡的说道。

    深深的吸了口气,阮江说道:“事已至此,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总之,明天你一切都要小心,如果到时候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再想想其他的办法。其实,这些年我一直都在搜集关于伏沛的犯罪证据,他没少勾结国外的恐怖组织,也确实掌握了一些。如果到时候真的迫不得已的话,我就用这些证据逼迫伏沛就范,我想,他应该能分得清楚轻重。”

    的确,那些证据一旦交到警方的手里,伏沛面临的必将是牢狱之灾。所以,跟对付秦彦相比,孰轻孰重,伏沛十分的清楚。

    “阮总的好意我领了,如果你这么做的话势必会将你也卷进来,伏沛肯定会对你也下杀手的。放心吧,阮总,这件事情我能搞定。”秦彦说道,“一个小小的伏沛我还没有放在眼里,杀他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阮江微微一愣,对秦彦的身份也越发的好奇。一个身手如此了得的人物,竟然甘心在鹏城大学当一名小小的保安,这根本就不现实。而且,从秦彦的身手、气度,举手投足间似乎都代表着他不凡的身份。

    一个能将伏沛都不放在眼中的人,岂会是一般的人物?

    “既然秦兄弟这么有信心,我也就不再多说什么。总之,明天我也会到,到时候再见机行事。”伏沛说道,“秦兄弟,公司还有点事情我就先回去了,也安排一下明天的事情。”

    接着,转头看向阮世天,说道:“世天,你送秦兄弟回学校,路上开慢一点。”

    “好的,爸,你慢走。”阮世天应道。

    跟秦彦道别之后,阮江起身离去。

    送阮江出门,看着他驱车离开之后,秦彦和阮世天也上了车,直奔学校而去。

    路上,阮世天忍不住担心的问道:“师父,你明天有多少的胜算?”

    “不好说,我也不知道对手是谁,很难确定我是不是能打的过他。如果真的像你爸所说是那个叫危文德的人,我倒是有很大的把握。伏文东的天资不错,如果他的功夫真是危文德所授的话,可见危文德的功夫也并不高。”秦彦说道。

    “师父,我明天陪你一块去吧。”阮世天说道。

    “不用,我自己过去就好。你现在还在读书,这些江湖的事情你暂时不宜牵扯其中。况且,有你爸在,你也不必太过的担心。”秦彦说道。

    “我怕伏沛明天会耍什么花样。”阮世天紧蹙着眉头,说道,“我爸说过,伏沛此人极为的阴线。说不定他也会担心明天的比武会输,所以,背地里设下什么圈套。师父,还是让我陪你一起去吧,这样的话万一有什么事情我也可以帮忙。”

    淡淡的笑了笑,秦彦说道:“你的功夫还差的远,就算过去又能帮什么忙?如果真有事情的话,我还要分心照顾你。你就踏踏实实的给我呆在家里,等我的好消息就行。”

    见秦彦态度坚决,阮世天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好吧,那我听师父的。师父,你一切小心。”

    “嗯。”秦彦微微点了点头。

    没多久,二人到了学校。阮世天因为下午没有课,跟秦彦道了声别之后,驱车离开。

    秦彦也没什么事,在保安室坐下跟范溢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消磨时间。

    离开学校之后,阮世天直接驱车去了江山集团。虽然阮世天还在读书,但是,没什么事情的时候都会到公司来帮忙。一方面可以积累一些工作经验,另一方面的话也可以跟公司的管理层熟悉熟悉,毕竟,毕业之后阮世天肯定会到公司,江山集团未来也会交给他。

    “砰砰砰”的敲响门之后,阮世天推门走进阮江的办公室。

    “把你师父送回去了?”阮江问道。

    “嗯,送回去了。”阮世天一边说一边走到对面坐下。

    “你对你师父了解多少?”阮江问道。

    阮世天微微愣了愣,愕然的问道:“爸,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该不会是怀疑师父吧?”

    “没有没有,你别误会。从你师父的言谈以及他愿意替你扛下杀陆涛的事,就足以说明他是个信得过的人。我只是好奇你师父究竟是什么身份,按理说,像他这样身手的人不可能会屈居在鹏城大学做一名小小的保安。况且,听他今天说话的语气,似乎对伏沛根本就不在意。你想想,伏沛在鹏城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声名赫赫,势力通天。如果你师父没有十足的把握,他能说出这样的话?你觉得你师父是那种信口雌黄的人吗?”阮江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