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1144章 得不到的就毁灭
    地点,在一个植物园!

    此时已没有什么游客,显得格外的寂静。

    秦彦有些心急如焚,紧蹙的眉头可以看出他心底的担忧,不知道胡珂那丫头疯起来会不会真的做出伤害杜蕊的事情。像她那样极度自私而又霸道的女人,秦彦的拒绝的确对她来说是一个很大的羞辱。

    “我来了,你可以放人了吧?”秦彦看了看胡珂,冷冷的说道。

    杜蕊被绑缚在一旁,身上没有很明显的伤痕,只是,眼神中有一股恐惧之色。当看到秦彦的时候,这抹恐惧之色顿时消失而去。

    而在胡珂的身旁,祁风傲然而立。为了得到胡珂,这小子倒也算是言听计从,百般讨好。可他不知,像胡珂这样的人,你越是卑微就越是得不到重视。她喜欢秦彦的,不就是那种桀骜不驯,不就是因为得不到吗?

    “你真来了,看来她对你真的很重要。”胡珂的心情很矛盾。

    “说这些废话还有什么用?我已经来了,你该放人了吧?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何必牵扯到无辜的人?”秦彦淡淡的说道。

    “无辜?她是无辜?哼,如果不是她从中作梗,你怎么会对我这样?我一心一意的爱你,可你却跟她在一起,你还说她是无辜?”胡珂愤愤的说道。

    “你这种人也知道什么是爱吗?在你的心里,不是一直都认为男人只不过是你的玩物吗?”秦彦鄙夷的笑了一声。

    胡珂微微一愣,“我知道,我知道我以前不是什么好女孩。可是,在遇到你之后,我是真的爱上了你,我是真的想跟你一起好好的生活。”

    “这就是你的爱?如果是的话,很抱歉,请恕我无法承受。而且,我也无法接受一个千人枕万人骑的女人。”秦彦豪不掩饰的斥责,语气中也毫不犹豫的满是鄙夷和不屑。

    胡珂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不在乎,因为他根本没有想过要跟她发生什么。是以,以前对她还算有三分尊重。可如今,胡珂的做法已经触及到他的底线,因而让他无法容忍。

    “秦彦,你不要给脸不要脸。你又算什么东西?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保安而已,珂珂能够看上你那是你的福气。”祁风斥骂道。

    “祁风,我真替你感到可怜,你既然喜欢她,为什么不敢说?你帮她去追求另一个男人你不觉得心痛吗?你不觉得你越是这么做越是得不到她的喜欢吗?如果你是个男人的话,那就拿出你男人的气魄出来,跟他说清楚你的感受。”秦彦淡淡的说道。

    祁风不禁一愣,偷偷的看了胡珂一眼,哑口无言。他究竟是真的喜欢胡珂,还是为了家族不得不假装喜欢胡珂,他也不得而知。有时候,假装的太久,也会变成真的。

    “秦彦,你不要顾左右而言他。我现做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我问你,你到底愿不愿意跟我在一起?”胡珂质问道。

    “你觉得这样的爱还是爱吗?就算我现在答应你,你觉得这会是真心吗?”秦彦无奈的笑着,想不明白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逼迫自己爱她,岂不是笑话?

    “那我不管,我只要你跟我在一起,我相信以后你会爱上我的。”胡珂固执的说道。

    “对不起,我不会跟你在一起,永远也不可能。”秦彦说道。

    “这可是你说的,好,很好。”胡珂愤愤的说着,眼神里迸射出阵阵的寒意。瞥了一旁的祁风一眼,后者掏出一把匕首架在了杜蕊的脖颈之处。

    “等等!”秦彦慌忙的叫道。

    “怎么?你害怕了?”胡珂得意的笑了一声。

    “你杀了她对你有什么好处?我还是一样不会跟你在一起,而且,只会更恨你。”秦彦说道。

    “我既然得不到,她也别想得到。你不跟我在一起,我也不会让你跟她在一起。”胡珂愤愤的说道。

    “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你也做?我以前觉得你可能只是因为缺爱,所以有些胡闹。如今我才真正的看清楚,你的性格太扭曲。”秦彦眉头微蹙,脚步微微滑动。

    “你不是想救她吗?行,你给我跪下,跪下求我,或许我会放过她呢?”胡珂冷冷的笑着,变态的心理的确让人感到害怕。

    秦彦眉头紧锁,冷冷的瞥了祁风一眼,说道:“你祁家在鹏城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如果你真的动了手会有什么后果你很清楚,我劝你还是考虑清楚。而且,你也知道伏文东找过人杀我,可是没能得逞,他也被我打的重伤住院。如果你动了手,我可以担保,你绝对没有办法活着看见明天的太阳。喜欢一个人没有错,帮你喜欢的人做事也没有错,但是,起码要懂得分清楚轻重。你最好考虑清楚。”

    秦彦一边说,一边慢慢的朝他的方向挪动。

    祁风微微一怔,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的确,伏文东的功夫比他要好上许多,连伏文东都不是秦彦的对手,自己就更加不是。如果真的杀了杜蕊,秦彦没有了顾忌,愤怒之下自己焉能有活路?

    “我再问你一遍,你到底跪不跪?我告诉你,如果你不跪下,我现在就杀了她。”胡珂愤愤的说道,一定要逼迫秦彦示弱。她本就是个好强的女人,以前在秦彦面前示弱只是想追求他,如今,软的不行只有来硬的了。

    “不可能的,我的双膝跪天跪地跪父母,其他人不可能让我跪下。”秦彦不屑的笑了一声。

    “好,既然如此,那就怨不得我了。祁风,动手!”胡珂厉声喝道。

    “珂珂,是不是……”祁风犹豫的说道。

    “没用,你还真的害怕啊?哼,你不动手我来!”胡珂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就欲上前夺过祁风的刀动手。

    秦彦哪里还能犹豫?这丫头是真的疯了,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当即,身形一闪,一把擒住祁风的手腕,一脚狠狠的踹了过去,正中祁风的腹部。强大的力道,顿时将祁风踹的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