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1166章 小心试探
    不管秦彦的话是真也好,假也好,都不是赵淮山所关注的重点。在他看来,只要秦彦不再继续的追究赵志飞的责任,能够和平的解决这件事情就行。毕竟,他也不想因为赵志飞这个不成器的东西一时的胡闹而跟秦彦兵刃相见。

    “秦先生不必自责,这小子也是应该受点教训,否则的话,不知道天多高地多厚。”赵淮山说道,“秦先生能够既往不咎,赵某在此谢过,这份恩情赵某铭记于心,他日秦先生但又任何需要,只需要知会一声就行,必然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那倒不用,只要赵总不怪我出手太重就好了。”秦彦微微一笑,说道。

    “怎么会呢?这也是这小子应该有的惩罚。”赵淮山说道。

    顿了顿,赵淮山转而说道:“听说秦先生从鹏城大学辞职了?”

    “是的。在那待着也不是长远之计,干脆就辞职,想想以后的路该怎么走。”秦彦回答道。

    “这是阮江的别墅吧?秦先生准备加入江山集团?”赵淮山试探性的问道。

    “没有,只是世天临时借我住一下。阮总也的确邀请过我加入江山集团,不过,我还在考虑。我和阮江也认识不久,本来关系也不是很深,不想进去江山集团后关系变得更加的复杂。所以,我还在考虑之中。”秦彦没有把话说得太死,模棱两可。这也是在某种程度上给赵淮山的一个警告,让他不要对江山集团打什么主意。他相信,像赵淮山那么聪明的人不会听不出自己话语中的意思。

    “如果秦先生真的想出来做点事情的话,可一定要考虑我山河集团。一句话,只要秦先生愿意过来,山河集团副董的位置就是你的。”赵淮山知道秦彦不会答应,这么说不过只是像秦彦示好,表达自己的诚意。

    “赵总的好意我心领了,我对公司的事情一窍不通,去了恐怕也只能帮倒忙。不过,不管怎么样,赵总的这份心意我清楚,如果将来我真有什么需要的话,一定找你。”秦彦委婉的拒绝道。

    “好,秦先生可千万不要把我当外人。只要是我能力范围内的事情,我一定义不容辞。”赵淮山说道。

    “嗯嗯。”秦彦微微点了点头。

    沉默片刻,赵淮山掏出香烟递给秦彦一根,替他点燃,随即又接着说道:“秦先生,还有一件好事不知道你知不知道。”

    “好事?什么好事?”秦彦愣了一下。

    “伏沛死了,在他家里,被人杀了。伏羲集团也被警察查封,立案调查他们的犯罪行为。以后他也不会再找你的麻烦了。”赵淮山试探性的说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试图从他的表情和眼神中去确认这件事情究竟是否是他所为。

    “你说这个啊?我知道。”秦彦淡淡的说道,“其实,从始至终我都没有想过要跟伏沛争个你死我活,当初我打伤他儿子伏文东也只是一时的冲动。如果大家能把话说开了,也就没什么。可是……,伏沛却是要咄咄逼人,现在弄成这样,那也只能说是咎由自取。我还蛮替他感觉到可惜的,以他的才干,如果能走一条正常点的路,也不至于会这样。”

    秦彦的话说的模棱两可,听上去像是承认了伏沛的事情是他所为,仔细去琢磨似乎又不是。

    而像秦彦这个有着丰富的人生经验和阅历的人,又岂能会轻易地被赵淮山读懂自己的表情和眼神?

    “也是。天作孽尤可饶,自作孽不可活。”赵淮山附和着说道,“总之,伏沛死了,以后秦先生也会少很多的麻烦,至少不用担心有人会在暗中使什么手脚。”

    “其实,伏沛死了,伏羲集团倒台,对赵总来说应该也是一件好事吧?”秦彦话锋陡然一转。

    赵淮山微微一愣,讪讪的笑了笑,说道:“秦先生这话怎么说?”

    “鹏城四大家族,赵、伏、阮、祁。你们四家表明上一团和气,可明眼人都清楚,那不过只是一种假象而已。之所以没有发生大规模的冲突,不过只是因为互相的牵制。伏沛的势力应该是仅次于你的,他一死,你的威胁会少很多。而且,也会打破这原有的平衡,如果赵总能够利用的好这次的机会,必将会成为鹏城第一大家族,远远的超过阮家和祁家。”秦彦淡淡的说道。

    呵呵的干笑两声,赵淮山说道:“秦先生把话说得这么直白,我也就没什么可藏着掖着。的确,伏羲集团的倒台对我对阮江和祁紫山来说都是一个机会,但也同样有风险。我呢,也正打算改天约阮江出来一起坐坐,好好的聊一聊合作的事情。这年头,就是讲究合作的年代,与其大家你争我夺,倒不如全面地合作,对彼此都有好处。只可惜……”

    “可惜什么?”秦彦愣了一下,问道。

    “这样说吧,阮江对我的观感一直都不是很好,这个也不是一时半会就可以改变的事情。所以,即使我诚心想跟他一起合作,恐怕他也不会答应。其实,在江湖上这么多年,很多事情我也想开了。这世界这么大,不可能只是我一个人的,与其费心的去争个你死我活,何不一起共享呢?只有这样,彼此都能尝到最大的利益。”赵淮山说道。

    “我想,只要赵总有诚意,阮总会明白的。商业上的事情我是一窍不通,也没什么发言权,说到底,我不过就是懂点拳脚的匹夫而已。”秦彦淡淡的说道,“不过,有句话我想提醒赵总。人这辈子,最怕的就是走错路,有时候一步错,步步错,就再也没有回头的余地。我不希望赵总重蹈伏沛的覆辙。赵总是聪明人,我想很多事情不用我说的太明白。”

    赵淮山微微愣了愣,快速的在脑海中思考了一下秦彦的话,似乎是在暗示什么。连连的点头说道:“明白,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