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集团!

    董事长办公室内,赵淮山不停的翻看着手中的文件。作为山河集团最高决策人,赵淮山有时候也感觉到十分的疲惫,这些年明争暗斗,付出了太多的辛苦和努力总算是爬到了今天的地位。可是,高处不甚寒,他一刻也不敢放松,稍微的松懈一下很可能就会被别人有机可乘。

    有时候他也想,放下所有的事情,去享受一下生活。可是,他走了,山河集团交给谁呢?赵志飞?那个败家子肯定不能寄予重望。赵志龙?虽然他一直表现都很优秀,可毕竟他还欠缺很多的经验。

    想想,也只能再等等了。等到什么时候赵志龙真的成熟起来,他也就可以卸下所有的担子,把一切都交给他,自己也可以真正的轻松了。

    “砰砰砰”的敲门声急促!

    “进来!”赵淮山放下手中的笔,抬起头。

    赵志龙推门走了进来,“爸!”

    “有事?”赵淮山问道。

    “我跟黑猫派来的人谈过了,也转达了你的意思,不过,他还是想见你一面,想跟你当面谈谈。”赵志龙说道。

    赵淮山微微愣了一下,“怎么?你说的不够清楚?”

    “我已经很明确的转达过你的意思,可他坚持还是要见你一面,否则的话,他也不知道地缺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可能会伤害到咱们山河集团。”赵志龙说道。

    赵淮山眉头微微一蹙,“他这是在威胁我?哼,在鹏城这一亩三分地上,还没有人敢威胁我。不错,他地缺在国际上的确很有影响力,可到了鹏城,我要弄死他就跟弄死一只蚂蚁这么简单。”

    “我想他是想再做最后一次的努力吧。”赵志龙说道。

    “我看没那么简单,黑猫的人心狠手辣,什么事情做不出来?恐怕这家伙是想给我来一招狠得,用我的性命来威胁我吧。”赵淮山不屑的笑了一声。在江湖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见过那么多的风风雨雨、阴谋诡计,赵淮山也不是泛泛之辈。

    赵志龙微微一怔,慌忙的说道:“他应该不会有那个胆量吧?这可是在鹏城,他这么做就是找死。”

    “你可别小看了地缺的实力,他们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的。”赵淮山说道。

    “对不起,爸,这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联系黑猫,也就不会有现在的这些麻烦。既然他们心存不轨,那你还是不要去了。我去应付他,实在不行的话,我就做了他。”赵志龙说道。

    “不要,他们如果没有动手咱们就动手,就等于是得罪了地缺,我还不想跟他们争个你死我活。这样,你去告诉他,我答应跟他见面。我也想看看他究竟耍些什么花样,如果他真的不知死活要对付我的话,那他们地缺也就怪不得我了。”赵淮山阴冷的语气中透出森冷的杀意。

    “咱们还是要准备一下,万一他们真的玩花样的话,咱们也不至于没有防备。”赵志龙说道。

    “嗯,这是当然。”赵淮山点点头,说道,“见面的地点你选,然后埋伏咱们的人在四周,我带上池宁和池远一同过去,可保万无一失。只要他们不耍花样,我也不愿意得罪他们。就这么安排吧,你去通知他,晚上见面。”

    “是。”赵志龙应了一声,转身离去。

    只怕是赵淮山至死也不会想到,要害死他的不是别人,而是他一直最器重的儿子赵志龙。所以,把事情交给赵志龙去安排,他自然也不会有任何的怀疑。

    待赵志龙离开之后,赵淮山拨通池宁的电话,“你们准备一下,晚上陪我一起去参加一个局。可能会有危险,你们最好要有一个心理准备。”

    交代后,赵淮山挂断了电话。

    随即,按下座机,“老冯,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片刻之后,门外响起敲门声。

    “进来吧!”伴随着赵淮山的话音落去,冯立踱步而入。

    “赵总,你找我?”冯立态度谦卑。

    “来,坐!”赵淮山招了招手,示意他落座。

    “老冯,你跟了我多少年了?”赵淮山一边递过去一根香烟,一边问道。

    “前前后后算起来,二十五年。”冯立点燃香烟,吸了一口,回答道。

    “是啊,二十五年了,一眨眼我们也都老了。”赵淮山感叹的说道,“老冯,你是我最信任的人,也是我最好的兄弟。有一件事,我希望你能答应我。”

    冯立微微愣了一下,说道:“赵总,有什么事情你吩咐一声就好,上刀山下油锅,我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赵淮山微微点了点头,说道,“今晚我要去赴一个约会,是生是死尚且不知。如果我万一……”

    “不会的,你一定不会有事的。”冯立慌忙的说道。

    “你听我把话说完。”赵淮山笑了笑,说道,“如果我万一有什么事情的话,山河集团就要靠你了。志龙虽然有能力,可是,却欠缺很多的经验,你一定要好好的协助他打理好公司。至于志飞……,哎,那混小子不成器,但是毕竟也是我儿子,我希望你能帮我照看着。如果志龙晚上也会陪我一起过去,如果他也出了事,那以后山河集团就由你来做主。”

    冯立不由一震,连忙的说道:“这怎么行?赵总,晚上我陪你一起过去,让志龙留在公司。如果真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就算是豁出这条性命也一定会保护你安全的离开。”

    “我也只是说万一,也不一定会有事。晚上我已经有了安排,你也不必太担心。你呢,留在公司,万一我真有事,公司不能没有主事的人。”赵淮山说道。

    “到底是去见什么人?”冯立问道。

    “黑猫派来的人。”赵淮山回答道。

    冯立眉头微蹙,“我知道了,赵总,您放心,只要有我在一天,山河集团就不会出事。你放心的去做你的事,你一定可以吉人天相的。”

    “嗯。”赵淮山重重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