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来的声响,猛地惊醒熟睡中的胡彪。

    在道上混,等于一只脚迈进了棺材,一只脚迈进了监狱,胡彪从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即使是睡着了,也睡得很轻,稍微一点点的声响都有可能惊醒。

    睁开眼,黑暗中看见一点火光忽明忽暗,胡彪猛地一震,慌忙的打开床头灯。待看到自己的床边坐着两个人的时候,吓得一声惊叫。“你……,你……?”

    “胡总,咱们又见面了。”秦彦微微一笑,怡然自得的吸了口烟。

    “秦彦?”胡彪眉头紧蹙,冷声说道:“你半夜三更来我家做什么?”

    淡淡一笑,秦彦说道:“胡总又何必明知故问呢?我不来找你,难道要等着你去找我吗?先下手为强,这个简单的道理你不会不明白吧?”

    胡彪愣了愣,“你什么意思?我们无怨无仇,你到底想干什么?”

    “胡总,你倒是挺会演戏啊。我杀了你的女儿你会不知道?你今天去寰宇集团不就是找祁紫山商量一起联手对付我吗?我实话告诉你吧,你们做的事情我都知道,你们想干什么我也清楚。所以,我决定先下手为强。在来这里之前,我已经杀了甄艺和他的两个徒弟,现在也该轮到你了。”秦彦淡淡的说道。

    “秦彦,我们无怨无仇,你为什么要杀我女儿?而且,她还那么喜欢你,你怎么能下得了手?”胡彪怒斥道。

    的确,秦彦根本没有想过要杀胡珂,杀胡珂的人也不是他而是段婉儿。不过,段婉儿是他的女人,段婉儿所做的事情那自然也都应该由他扛起来。

    从始至终,秦彦也都没有想过要跟胡彪乃至祁紫山大动干戈,他根本的目的只是找寻魔刀。走到今天这一步,可以说都是被胡珂所逼。段婉儿也正是考虑到胡珂的狠毒,这才杀了她,否则,以后肯定麻烦不断。

    “她是喜欢我不错,可她的爱太过的狭隘。我拒绝了她,她就找人想要杀我,一而再再而三,我也实在是忍无可忍。这条路是她选的,怪不得我。如果一定要怪的话,那也应该怪你。”秦彦说道。

    “怪我?”胡彪哼了一声,说道,“秦彦,你还真的很会强词夺理。”

    “你自己想想,如果不是你走上这样的一条路,如果不是你在外面花天酒地害死了她的母亲,疏于对她的照顾,她的性格能变得如此偏激吗?追根究底,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你。”秦彦说道。

    深深的吸了口气,胡彪说道:“你怎么说都好。你今晚过来,就是为了杀我?”

    “不然你以为呢?”秦彦淡然一笑。

    “我胡彪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也不是贪生怕死的人。可你也应该清楚,这么多年,我也积攒了不少资金忠实的手下。如果我死了,他们也一定不会放过你。”胡彪威胁道。

    不屑的笑了笑,秦彦说道:“连甄艺都不是我的对手,你觉得你其他的手下能杀得了我?而且,你在道上混应该很清楚的知道树倒猢狲散的道理,也应该清楚你们这些人之间究竟有多少的真情实意。说穿了,你们不过只是一个利益的结合体而已,你死了,他们会真的不顾自己的安危去替你报仇?你不觉得这根本就是个笑话吗?”

    胡彪愣了愣,不得不承认秦彦的话说的对。的确,如果他死了,根本不会有人替他报仇。深深的吸了口气,胡彪平复自己的情绪,说道:“你杀了我也没有用,对你根本没有任何的好处。只要你放了我,我可以把晨风集团给你。”

    “我对晨风集团没什么兴趣,我又不会打理公司。再说,那里面都是你的人,我也管不了他们。”秦彦耸了耸肩,心中暗暗地冷笑,想不到胡彪口中说的豪迈,却也不过是贪生怕死的家伙。

    “那钱呢?我可以把我所有的银行存款全部给你。这笔钱,可不是一笔小数目。”胡彪说道。

    “哦?是吗?那我倒是很想知道有多少。”秦彦微微一笑。

    “五亿。”胡彪张开手掌晃了晃。

    “胡总,你不是跟我开玩笑吧?你晨风集团市值起码上百亿,你会只有五亿?你也太抠了吧,你的命就这么不值钱?”秦彦微微笑着说道。

    “你也知道,公司市值的确有那么多,可一时半会也根本抽不出来那么多。”胡彪说道。

    “可你其他的生意呢?据我所知,你在道上混,做得那些个买卖利润可是很大的。那些钱,相信你都已经洗得干干净净存进了你的户口,怎么可能放到公司里呢?”秦彦其实并不知晓,不过,以他对这些江湖人物的了解,多半都是如此。

    “好,一口价,二十亿。我银行户口也只有这么多。只要你放了我,我马上转给你。”胡彪说道。

    “老大,不行,不能放了他。”刑天慌忙的说道,“放了他就等于是放虎归山,咱们杀了他女儿,他能轻易善罢甘休?如果今天不杀了他,他明天一定会带人杀我们。”

    “是,我是恨你。可你说的对,珂珂走到这一步都怨我,都是我的错。”胡彪叹了口气,说道,“甄艺也死了,我手底下根本没有人有这个能力杀你。就算我想报仇,那也没有能力报仇。我现在只想活着,你放了我,咱们的恩怨就一笔勾销吧。”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胡彪也不得不低头。只要能够保得住命,其他都不重要。

    “不行,老大,咱们不能就这么放了他。”刑天说道。

    秦彦挥了挥手,阻止刑天继续的说下去。顿了顿,说道:“他说的对,冤家宜解不宜结。我们杀了他也捞不到什么好处,况且,他也没那个能力报仇。二十亿不是个小数目,我觉得这笔买卖可以做。不过……,胡总,我怎么才能相信你呢?万一今天我放了你,你日后找我报仇怎么办?”

    “连甄艺都死了,我还拿什么报仇?”胡彪苦笑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