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1208章 临行之言
    三日后!特情传来消息,说是黑猫已经入境。

    段婉儿暗暗的吃惊,他们早就安排鹏城警方布置了很多的暗哨,可是,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黑猫。看来,地缺能够在江湖上屹立这么久,而没有被警方打掉,的确是有其厉害之处。段婉儿也不敢怠慢,立刻联系鹏城警方和地方部队,准备召开临时紧急会议,筹备抓捕黑猫的方案。

    “刚刚特情传来消息,黑猫已经入境,我一会要去开个紧急会议,商量一下抓捕黑猫的计划。”段婉儿看了看秦彦,说道。

    “阮江那边也刚给我打了电话,说是邹明已经打电话约了他明天见面。”秦彦紧跟着说道。

    “速度挺快啊。看样子黑猫也知道危险,所以想尽快的解决这边的事情离开华夏。”段婉儿眉头微微一蹙,说道,“我初步的计划是这样的,准备在他们见面的地点对他们进行抓捕,到时候将他们一锅端。咱们的特情会配合我们。”

    “以黑猫的谨慎,恐怕不会让阮江安排见面的地点。”秦彦说道。

    “没关系,到时候我们会调集所有的警力,一旦确认他们见面的地点之后便立刻将他们包围。根据特情传来的消息,黑猫这次只携带了五个人入境,加上邹明和他的随从,也就只有七八个人而已。特情会在知道见面地点之后的第一时间告诉我们,随后我们就会采取行动。”段婉儿说道。

    “这样会不会太危险?我怕到时候他们垂死挣扎,会伤害到阮江。”秦彦眉头紧蹙,担忧的说道。

    “嗯,我也有这样的担心。所以,我希望到时候你能陪同阮江一起过去,一方面可以保护他,一方面也可以配合我们的抓捕行动。见面的地点是黑猫他们安排,到时候我们对立面的情形也不是很清楚,所以,必须由你配合我们的特情,这样才能保证万无一失。”段婉儿说道。

    “行,就按你说的办。”秦彦微微点了点头。

    “今晚我可能就不回来了,要安排抓捕的方案,协调警方和地方部队配合。”段婉儿说道。

    “我明白,你也不要太辛苦了。”秦彦嘱咐道。

    在这方面,段婉儿跟沈沉鱼倒是有很大的相似之处,那就是对待工作的态度认真,正义感强烈。这也是秦彦比较担心的地方,怕她们因为太过的重视工作,而忽略了自身的生命安全。毕竟,她们从事的都是一些危险的工作。

    可秦彦却又很无奈,他整天的东奔西跑,忙着应对天谴的事情根本无暇顾及她们。哪怕是精神上的关心,那也是欠缺的,好在她们并非是很在意。秦彦也曾想过,等解决了天谴之后,他就退出,领着她们到一处风景优美的地方过上一些简单的生活。

    至于天门的事情,到时候遥控指挥就行。没有了天谴,天门那么多的堂主足以应付一些小事。

    翌日傍晚,秦彦驱车来到了阮江的家。同行的还有刑天,这也是为了保障阮江的安全。如果因为抓捕黑猫,而导致阮江出事,秦彦心里也会不安。

    “秦兄弟,你来了?”阮江热情的迎了上去。

    “这么重要的事情我怎么能不来。我给你介绍,这是我兄弟,刑天。”秦彦简单的介绍道。

    “刑天?”阮江微微愣了一下,这不是上古神话传说中的人物嘛,怎么会有人起这样的名字?

    不同于天门其他的堂口,唯独只有执法堂的堂主历代的称呼都是刑天,他们的真实姓名几乎没有人知晓。甚至,包括门主在内。

    阮江热情的打了招呼之后,领他们进了屋。

    牧容和阮世天也在屋内,分明问好之后,众人坐定。

    “刚刚邹明那边来了电话,让我在家里等候,一会他们会派人过来接我们去见面的地点。看来,黑猫的确很小心谨慎。”阮江说道。

    “纵然他狡猾似狐狸,那也难逃猎人布下的天罗地网。这一次,他休想能够逃走。”秦彦眼神坚定的说道。

    “爸,我也跟你们一起去吧。”阮世天说道。

    “不行,你不能去。”阮江拒绝道,“这次的事情太危险,万一我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江山集团还要靠你撑着。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哪里也不能去。再说,有秦兄弟和刑天兄弟陪我一起去,你也没什么可担心的,你跟着去反而只会是累赘。”

    顿了顿,阮江又转头看向牧容,说道:“牧老,你也留下吧。万一我真的有什么事情,还需要你好好的提携教导世天这小子。有你在,我也可以放心。”

    “也好。”牧容倒是没有一丝矫情,微微点了点头,说道,“有秦彦陪你一起去,我也放心,相信不会有什么事情。秦彦,我可是把小江交给你了,你把他好好的带过去,可要给我囫囵个的给我带回来。”

    “牧老,您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阮总。”秦彦说道,“其实,我们已经有特情在黑猫的身边,警方已经布置警力将今晚见面的地点全部包围,任凭他黑猫狡猾似鬼,也休想可以逃掉。我会保护好阮总的安危,绝对不会让地缺的人伤害到阮总一根头发。”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牧容满意的笑了笑,说道,“你小子的功夫我相信可以应付,等这件事情结束之后,找个机会我们切磋切磋,我倒是想好好的看看,能不能从你的功夫试出你的师门。”

    秦彦一愣,呵呵的笑了笑,说道:“好,到时候还望牧老多多指教。”

    阮江看了看阮世天,深深的吸了口气,嘱托道:“虽说这次不会有什么危险,但是,如果万一我有什么事情的话,江山集团可就交给你了,你可要好好的听牧老得话,别给我整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明白吗?我阮江就你这么一个儿子,你可不要让我失望。”

    重重的点了点头,阮世天说道:“爸,您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