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1215章 难得的时光
    一直睡到傍晚,段婉儿方才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

    接通之后,听完对面人的话,段婉儿顿时睡意全部。

    “好,我知道了,你们先处理,明天一早我再过去。”段婉儿交代了一声,挂断电话。

    起床洗漱之后,段婉儿下楼。

    “醒了?怎么不多睡一会?”秦彦转头看了她一眼。

    “被电话吵醒了。”段婉儿边说,边走到秦彦的身旁坐下。

    瞥了一眼在厨房里忙碌的沈沉鱼,段婉儿微微愣了一下,“沉鱼也学会做饭了?”

    “这是最基本的。要做我秦彦的女人,那就要出的厅堂,入得厨房。”秦彦撇了撇嘴,看上去心情似乎好了很多。

    “刚刚接到警方打来的电话,说是发现了黑猫的尸体。”段婉儿说道。

    “什么?”秦彦一愣,“黑猫死了?”

    “消息千真万确。我想,应该是赫连彦光做的。”段婉儿说道。

    “黑猫是天谴的人,赫连彦光为什么要杀他呢?”秦彦诧异的问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可能是他们内部有什么矛盾吧。虽然没能活捉黑猫有些可惜,可是,现在黑猫死了,至少可以确保阮江不会有什么事情,你也就不用那么担心了。”段婉儿说道。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端木文皓好不容易培养出一个地缺,如今就要毁了他,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秦彦紧蹙着眉头。

    “事情已经发生,你想也没有用。不管怎么说,黑猫死了,地缺也被消灭,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好事。”段婉儿说道。

    “嗯。”秦彦微微点了点头。

    不管赫连彦光是出于什么原因杀了黑猫,究竟是因为怕黑猫的事情牵连到天谴,还是他跟黑猫之间的夺权,对秦彦来说这都是一件好事。

    “我去帮沉鱼。”说完,段婉儿起身朝厨房走去。

    “多做点饭菜,一会刑天也会过来。”秦彦叮嘱道。

    沈沉鱼和段婉儿都不是那种善于在厨房里做出一桌子好菜的女人,这还是之后她们稍微的学了一点,勉强凑合着过得去。好在秦彦对吃的也不是太讲究,只要不是那种太难入口的,倒也勉强能下咽。

    忙活了整整一个多小时,她们总算是做好了饭菜。

    刑天也在十几分钟前赶来了,看到在厨房忙碌的她们时,微微愣了一下,“门主,你*的很好嘛。”

    “那是,也不看是谁*的。”秦彦吹嘘的自夸。

    饭菜上桌,众人也都到餐桌前坐下。

    “厨艺不是很好,你将就着吃点。”沈沉鱼看了一眼刑天,讪讪一笑。

    “嫂子谦虚了。”刑天笑了笑。

    “这边的事情也都差不多了,你什么时候回东海?”秦彦看着沈沉鱼,问道。

    “你呢?”沈沉鱼问道。

    “我还有事情没有办完,村正妖刀还没有到手,我必须要抢在天谴之前拿到它。”秦彦坚定的说道。

    “有村正妖刀的消息了吗?”沈沉鱼问道。

    “嗯。”秦彦微微点了点头,“这边的事情都已经完了,就这两天我就要赶过去。”

    深深的吸了口气,沈沉鱼说道:“既然你有事情要办,那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我应该这两天就回去,跟上级领导汇报一下这次的工作。你也不要太冒险,不要总是什么事情都冲在第一个,你要记住你的身份,你是天门的门主,不能总是什么事情都亲历亲为。刑天会陪你一起去吧?”

    一边说,沈沉鱼一边看了看刑天。

    “刑天会跟我一起去,你放心吧。”秦彦点点头,撒了个谎,也是为了让沈沉鱼安心。

    “那就好。”沈沉鱼松了口气,“不管怎么样,你要照顾好自己保护好自己,就算你不为了我们着想,也要为了天门着想。这是你师父留下来给你的,可不能毁在你的手里。”

    “我知道。”秦彦应了一声。

    语重心长的话,沈沉鱼也不想说太多,她很清楚秦彦的性格,有很强的冒险精神。即使她再如何的劝说,秦彦该做的还是会去做,她唯一能期望的就是秦彦能够考虑到后果的前提下,好好的保护自己,不去做一些无谓的牺牲。

    “你呢?是不是还要在这边多待一段时间?”沈沉鱼转头看了看段婉儿。

    “还有一些扫尾的工作需要处理。刚刚警方也打来电话,找到了黑猫的尸体,还要对邹明提审,争取掌握更多关于地缺和他们合作伙伴的资料,便于接下来的行动。所以,我还要在这边多停留一段时间。”段婉儿说道。

    “黑猫死了?”沈沉鱼愣了一下。

    “是的,应该是被赫连彦光杀了。”段婉儿点了点头,“所以,你应该也很安全,地缺的人也不会再对你进行报复。赫连彦光既然杀了黑猫,显然也不会在这个时候选择对你动手。”

    “我也要再跟你说一遍,以后这样危险的工作你不要再去了。你对工作的人真和热忱我很欣赏,可是,这些工作太危险。如果你真的喜欢做警察,那就你好好的留在刑警支队,做你的刑警就行,起码比这安全的多。如果再让我知道你参与这样的行动,我就要考虑是不是还要让你继续的做警察了。”秦彦严肃的说道。

    “好,我知道了。”沈沉鱼幸福的笑了一下。

    陷入爱情中的女人,就会觉得这番话时对自己的关爱。可如果没有爱的话,那么,这番话就会让对方感觉到是一种强迫和压力。

    女人,有时候是很难伺候的,但是,也不要一味的示好。

    若即若离,欲擒故纵,这才是最高的手段。

    “还有你,以后不许再找沉鱼做这样的事情。”秦彦瞥了一眼段婉儿,厉声道。

    “好。”段婉儿委屈的垂下头去。

    难得的一次相见,秦彦还是很珍惜这样的时光。

    毕竟,下一次什么时候还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够活着回来也不确定。

    说不定,这一次就会是一次回不来的行动。

    谁也不知道天谴会什么时候对他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