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成这样的一个小队,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情。想不到自己辛苦组建的*, 竟然全部葬送在这里。

    在他看来,很显然这是李然设下的一个陷阱,害得自己全军覆没。

    愤愤的哼了一声,路西法说道:“李然,这个仇我一定会报得,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我就在这里,你不是要杀我吗?像乌龟一样把头缩在龟壳里,你怎么报仇?”李然嘲讽的说道。

    路西法不是那种被别人一激就会上当的人。好汉不吃眼前亏,他连对方有多少人都不知道,自己的人也全部都死了,如果冲动的继续跟他们硬拼的话,只会把自己的小命也葬送在这里。如今唯一的期望,就是离开这里,然后重新的组建小队,这样才有报仇的希望。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狼牙的人吧?哼,这件事情跟你们狼牙没有任何的关系,你们却横插一手,坏我的好事,我跟你们狼牙势不两立。”路西法愤愤的说道。

    “想要报仇还不简单吗?我就在这里,只要你出来,就有机会报仇。”秦彦淡淡的说道。

    “我可没有那么傻。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路西法话音落去,快速的移动步伐跑去。

    他,必须尽快的离开这里,万一被包围起来的话,到时候自己就是想走也走不掉了。

    然而,进了陷阱的猎物,想要逃走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李然搭弓上箭,一箭射了过去。

    可惜,因为她手臂受伤的缘故,根本使不出太大的力气,以至于射程太短,根本无法命中目标。

    秦彦却早就防备了路西法逃走,虽说杀了他也无济于事,根本无法解决李然的危机,可是,梁子已经结下,自然不能放他逃去。否则,只会凭添更多地麻烦。

    在刚才说话的时候,秦彦便已悄悄的靠近他。是以,在路西法逃去时,秦彦也在第一时间追了上去。

    路西法的速度,焉能快过秦彦?虽然他是响当当的退役军人,有着很好的枪法和领导能力,可是身手却跟秦彦不可同日而语。他在部队里学的那些搏击术,跟秦彦的武功相比,简直就像是蚍蜉撼树,没有丝毫的可比性。

    不消片刻,秦彦便追上他,一拳狠狠的朝路西法砸了过去。

    听到身后传来的霍霍风声,路西法连忙的回身避开,同时拔出匕首朝秦彦刺了过去。

    然而,在秦彦的攻势之下,他焉能有还手之力?

    只见秦彦快速的探出手,一把擒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拧。吃痛之下,路西法手中的匕首跌落在地。紧接着,秦彦一个反手擒拿,便将路西法制服。手中一道银光闪过,一根银针刺入路西法的身体,封住他的穴位,让他动弹不得。

    路西法极力的想要扭动身体,可却发现根本不听使唤,心中大骇,震惊的看着他,“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淡淡的笑了一下,秦彦说道:“说了你也不懂,又何必知道那么多呢?”

    的确,就连很多华夏人也无法理解如此的神乎其技,更何况是在M国出生成长的路西法?虽然他也长着一张华人的脸,也同样是黄皮肤黑头发,可他,说到底还是M国人。

    “*?名字听起来倒是挺威风,就是感觉有点娘。事实也证明,你的人也都是一些个无能之辈,就凭你们这点点本事,也敢吃这口饭?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做了这么多的坏事,应该也早就料到自己会有这一天吧?”秦彦鄙夷的笑了一声,说道。

    的确,*所做的事情有些太过,如果仅仅只是受人钱财与人消灾倒也罢了,可他们却屠杀了很多无辜的百姓,这就有违人道。这样的人,死不足惜!

    此时,李然也走了过来,冷冷的扫了他一眼,“路西法?哼,名字倒是起的挺夸张,却也不过就这点能耐。你不是想杀我吗?我就在这里,来吧。”

    路西法愤愤的哼了一声,扭头不语。

    “我问你,是谁收买你让你杀我的?”李然问道。

    “你觉得我会说吗?现在落在你的手里,我无话可说,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可是,你休想从我口中知道任何的事情。出来混,讲的就是一个信字,这也是行规。”路西法傲然的说道。

    “还挺有骨气啊,我倒是想看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话音落去,李然猛然间一道刺进他的大腿。手握着刀柄,慢慢的拧动。

    路西法发出阵阵惨叫,额头大颗大颗的汗珠落下,可仍旧是一言不发。

    “说不说?”李然拔出匕首,又是一刀刺了进去。

    她的面容有些狰狞,长期生活在威胁之中,让她的心理十分的疲惫。秦彦可以理解她此时的愤怒,也可以理解她现在的做法。换做任何一个人,在这个时候恐怕都不会轻易的善罢甘休吧?

    痛痛快快的杀了他,未免太便宜了他。

    “我说过,我是不会说的。”路西法仍旧倔强的说道,“我只恨会上了你这个小丫头的当,葬送了我所有的兄弟。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如果我不死的话,我一定会让你尝尽这个世界上最残酷的刑罚。”

    “只可惜,你没有那个机会了。”李然冷冷的哼了一声,再次一道刺进他的腿上。

    然而,路西法依旧倔强的什么也不肯说。

    “让我来吧。”秦彦淡淡的看了李然一眼。

    然后缓缓的蹲了下来,看了看路西法,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

    路西法不由浑身一颤,莫名的一阵紧张,总觉得秦彦那个人畜无害的笑容让人感到狰狞恐怖。

    “你知道吗?人的身体是很奇怪的东西,总是会让人有很多出其不意的发现。譬如说,疼痛。”秦彦微微的笑着,一根银针刺入路西法的身体。他没有丝毫的感觉,茫然的看着秦彦,心里却清楚,这,恐怕只是一个开始吧?

    “怎么样?感觉好吗?”秦彦手指用力的捏了一下他的脸。

    顿时,路西法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