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丝毫的停顿,秦彦紧接着一个转身,一把掐住另一人的咽喉,用力一拧!

    “咔嚓”一声,那人如同烂泥似得倒在了地上。

    接二连三的袭击,让秦彦也开始迷糊,不知到对方的目的到底是自己还是李然。

    此时,朱梓骁和狼牙的人也都赶了过来。

    看到现场的情形,朱梓骁连忙的掏出车钥匙递了过去,“秦先生,你们先走,车在外面,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处理就好。”

    “好。”秦彦没有多说什么,接过车钥匙,拉起李然的手快步离开。

    这里毕竟不是华夏,他留下来会有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交由狼牙的人处理是再合适不过的事情。

    上了车,秦彦直奔庄园而去。

    一路上,秦彦阴沉着脸,一言不发。

    “你干嘛不说话?你想骂我就骂吧。”李然委屈的说道。

    “说什么?我说你肯听吗?我说过,让你不要随意的离开庄园你就是不听,你也不想想,你这么做有多危险?难道你不知道追杀你的人还没有停止吗?”秦彦愤怒的斥责道。

    “我知道,可我不想坐以待毙。昨晚的事情你也看到了,他们也损失了那么多人,谁能保证呆在那里是安全的?既然已经知道谁是主使者,我为什么不主动地进攻,把事情解决?只要我父亲知道事情的真相,他一定会帮我。”李然说道。

    “是,你父亲知道了一定会帮你,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可能根本就回不到M国?就算你想要回去,起码也要跟我说一声吧,这是对我最起码的尊重。”秦彦怒斥道。

    “我说了又能怎么样?你能跟我一起回去?你能帮我解决这件事?”李然质问道。

    秦彦眉头微微一蹙,“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不相信我?”

    “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昨晚的人目标根本不是我,而是你。你自身难保,还怎么保护我?我只能自己保护自己,我不能把希望寄托在你的身上。我要生存,那就要靠自己。”李然的话咄咄逼人。

    “嗤……!”

    秦彦猛地踩下刹车,一阵刺耳的声音响起。

    “下车!”秦彦的声音冰冷。

    李然愣了愣,愕然的看了他一眼,“什么意思?”

    “你不是想走吗?你走吧,我不拦着你。我希望你知道,我不是一定要拿到村正妖刀,也不是一定要从那里拿到。既然你不相信我,我也没有必要非要你留在我身边,好像显得我求着你似得。你现在就下车,以后你是死是活跟我没有关系。”秦彦愤怒的说道。

    “你真的赶我走?”李然的语气柔了下来,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不是我要赶你走,是你自己要走。”秦彦冷冷的说道。

    “对不起,我错了。我答应你,不会再有下一次了,你不要赶我走好不好?如果连你也赶我走的话,那我就真的没有地方可以去了。”李然摇晃着秦彦的手臂,撒娇的说道。

    “我不想再说什么,你的行为让我很失望,害得很多人为了你的事情担心,你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得到别人的关心。因为,你连给人最起码的尊重都不懂。”秦彦的语气依旧冰冷,没有因为李然三言两语的撒娇而动摇。

    “你舍得就这样抛下我吗?我跟你说对不起,你原谅我吧,好不好?”李然撒娇的说道。

    秦彦愣了一下,愕然的看了她一眼,说道:“你根本就没有想过要离开,对不对?”

    李然一愣,“哪有?我不懂你说什么。”

    “你那么聪明,怎么会猜不出我们在知道你失踪后会调查航班信息?所以,你故意订机票根本就是让我们找到你,对吗?你根本就没有想要离开,而是想以这样的方式来逼迫我陪你一起回M国,然后帮你解决你叔叔李宁浩的事情,对不对?”秦彦恍然大悟,从头到尾,这丫头根本就是在跟自己耍心计,利用自己的同情心,利用自己想要找到村正妖刀的心理。

    “没有,怎么会呢?我是真的准备离开。”李然坚持道。

    秦彦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算了,你不愿意承认就算了,没有关系。不过,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冒险。还是那句话,我答应过你的事情我一定会做到。现在只是白狐的一面之词,究竟是不是你叔叔所为也不能完全的肯定,而且,就算你告诉你父亲,他也未必会相信。等我弄清楚所有的事情,我会陪你回去,会帮你把这件事情解决。”

    “我就知道你是对我最好的,就知道你舍不得抛下我不管。”李然嘻嘻一笑,开心不已。

    “别跟我来这一套,我不吃这一套。我告诉你,我帮你把事情解决,你把村正妖刀交给我,咱们是公平的交易。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关系。”秦彦冷冷的说道。

    “我知道了,哼,你还怕我把你吃了啊?一点情趣都没有,我都怀疑你是不是男人。”李然愤愤的瞪了他一眼。

    秦彦懒得再搭理她,这丫头太古灵精怪,虽然有时候很讨人喜欢,可是她太有心机。跟这样的女孩子相处,太累,稍有不慎,很可能被她卖了都不知道。所以,秦彦决定还是保持一点距离的好,不要太过的亲近。

    重新的发动车子,秦彦驱车直奔庄园而去。

    回到家,白天槐连忙的迎了上来,看到李然之后,微微的点头问好。“没什么事吧?”白天槐看了看秦彦。

    “还好。”秦彦微微点了点头。然后转头看了李然一眼,“你先进去吧。”

    李然也没多说,转身进屋。

    “秦先生,刚刚收到一个消息……”白天槐欲言又止。

    “怎么了?看你的样子好像不是什么好消息。”秦彦愣了愣。

    “有风声,说有人出了三千万的暗花要买你的命。”白天槐说道。

    “三千万?”秦彦眉头微微一蹙,这似乎不像是天谴的行事作风。如果不是天谴,那会是谁呢?李宁浩?似乎也不太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