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白天槐便将秦彦等人转移到了狼牙的另一处庄园,包括李然和萧薇,也都跟随着一起前去。这里相对来说知道的人不多,因此,也更加的安全一些。

    为了隐秘性,白天槐并没有在表面上布置多少的警卫,而是将所有人都安排成暗哨,在暗中监视守卫着这里的安全。

    三千万美金的暗花,足以让很多人不顾一切。狼牙虽然在这边势大,却也双拳难敌四手,万一那些人疯狂的进攻,势必会造成很多不必要的伤亡。甚至,威胁到秦彦等人的安危,这是白天槐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而李宁浩那边,最近似乎没有了动作,也不知是他畏惧于狼牙的威慑力不敢轻举妄动,还是在暗中谋划着什么。不过,秦彦相信,李宁浩的人肯定一直在暗中监视着。只要李然还没有离开L国,他们就还有希望除掉他。

    风平浪静的两天过去,可秦彦的心里却一点也不宁静,这暗流涌动的情形之下,必然隐藏着无数的刀光剑影。

    刑天,也如期的来到了L国。联系秦彦之后,便直奔庄园而来。

    跟随他一起的,除了执法堂的一些成员之外,还有天衡集团的财务总监皮瑞,也同样的天门的成员。

    凡是天门的成员,对刑天多少都有点畏惧,有点不待见。皮瑞自然也是如此,在他见到刑天的时候,明显的有一丝的害怕。可他,也根本没有那个能力反抗,也不敢反抗。

    “跪下!”刑天一声叱喝。

    皮瑞浑身一颤,双腿不自觉的就跪了下去。

    他并不认识秦彦,看着眼前这陌生的男人,心里十分的疑惑,偷偷的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着,发现对方的嘴角始终带着一抹风轻云淡的笑容。可他不但没有感觉到轻松,相反却更加有一种无形的压力。

    “认识我吗?”秦彦微微一笑。

    “不……,不认识!”皮瑞紧张的说道。

    “这位是门主!”刑天冷声喝道。

    皮瑞浑身一颤,惊愕的看了秦彦一眼,更是恐惧莫名。

    在天门,很多人可能一辈子也没有见过门主,可他们对门主都有一种很深的敬畏。皮瑞也一样,曾经他也无数次的想过要见一见门主,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可此刻见到的时候,那种天然的威慑力让他不自觉的聪心底升起一股恐惧。

    “别那么严厉,吓着他了。”秦彦微微的笑着,“起来说话吧!”

    “不……,不敢。”皮瑞惊颤的说道。

    “让你起来就起来,没事,就是想找你随便的聊几句。”秦彦脸上始终挂着一抹笑容,却更加的让皮瑞感觉到恐惧,可能这就是所谓的做贼心虚吧。

    皮瑞道了声谢,起身在一旁坐下,显得很拘谨。

    “知道我找你什么事情吗?”秦彦问道。

    “不……,不知道。”皮瑞颤颤巍巍。

    “你不用那么紧张,放轻松一点。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跟你了解一点事情而已,只要你如实的回答就没事。”秦彦淡淡的说道。

    “门主有什么事情尽管问,属下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皮瑞慌忙的说道。

    “那就好。”满意的点了点头,秦彦说道,“你在天衡集团做了多久?”

    “前前后后加起来有二十年了。”皮瑞回答道。

    “想必许海峰一直都对你很提携,很照顾吧?”秦彦问道。

    “是……,是的,是许总提拔我加入天门,提拔我坐上天衡集团财务总监的位置。许总对我恩同再造。”皮瑞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这么说你心里应该很感激他啊。我想知道,如果有一天许海峰要背叛我的话,你会怎么做?是不是也跟他站在一条战线上啊?”秦彦淡淡的问道。

    皮瑞一震,慌忙的说道:“不……,不会。许总虽然对我有恩,可我是天门的人,任何的私情都无法凌驾于大义之上,我会誓死效忠天门,效忠门主。”

    “胡说!”秦彦一声叱喝。

    皮瑞吓得“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垂着头,浑身不住的发颤。

    “你以为你做的事情我不知道?我既然让刑天带你过来,你就应该清楚你做错了什么,还需要我跟你说吗?”秦彦冷声的说道。

    忽然板起的面孔,无疑在更大程度上的造成皮瑞心里的压力。

    秦彦眉头微微蹙了蹙,心中暗暗的诧异,许海峰那么精明的一个人,怎么会提拔这么一个胆小的人做财务总监的位置呢?或许,也正是因为看中他的胆小,知道他不敢违背他的决定,知道他不敢胡乱的捅他出去吧?

    天门管辖的漏洞就在于此,各个堂口的独立,让那些下层的人员只知有堂主而不知有门主,在很大的程度上削弱了门主的权利。一旦有堂主谋反,很可能他下面的人都会选择支持他,从而造成无法估量的后果。

    “我……,我不知道,还望门主明示。”皮瑞颤颤巍巍的说道。

    “好,好,你不知道是吧,那我就跟你明说。”秦彦冷冷的说道,“你是天衡集团的财务总监,应该对公司的帐务十分的清楚。公司那么多的资金无故的流失,你敢说你不清楚?说,是不是你私吞了?”

    “冤枉啊,门主,冤枉啊,就算给我天大的胆子我也不敢啊。”皮瑞惊慌失措,“我只负责公司的财务,其他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我哪里敢亏空公款啊。门主如果不相信的话,可以查我的银行户头,便可以一清二楚了。”

    “世界那么多的银行,很多国家甚至都不愿意透露客户的资料,你让我怎么查?你不敢,你不敢那你还敢亏空公款?别以为你做的事情没有人知道,我告诉你,今天如果你不把事情交代清楚的话,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你说,如果许海峰知道你见过我的话,你会怎么样?”秦彦冷声的说道。

    皮瑞浑身一颤,慌忙的说道:“门主,门主,这真的不关我的事情,真的不关我的事,这都是许总吩咐的,是他让我做的假账。那些钱,我一分也没有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