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1248章 坐实证据(一)
    秦彦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冷冷的扫了他一眼,说道:“你说是许海峰让你做的假账?也就是说,是许海峰亏空公款了?哼,许海峰可是天门的堂主,对天门忠心耿耿,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休想随便的捏造就想让自己脱罪。”

    “门主,我怎么敢啊?虽然我在天衡集团担任财务总监,可天衡集团所有的事情都还是由许总说了算,如果没有他的吩咐,我哪里敢这么做?而且,公司每个月的帐目许总都会亲自过目,如果是我亏空公款,贪污的话,许总怎么会发现不了呢?真的不是我亏空公款,这一切都是许总的吩咐,我一分钱都没有拿。”皮瑞慌忙的说道。

    “是吗?我凭什么相信你?你和许海峰之间,我自然更愿意相信他。”秦彦淡淡的说道。

    “真的,门主,我说的都是真的,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可以让许总对质。如果我有一句假话的话,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皮瑞发誓道。

    “我从来都不相信这些所谓的誓言,如果这些誓言能当真,那每天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会因为自己胡乱的发誓而死。你说是许海峰指使你做的,他为什么要这么做?”秦彦问道。

    “我只是按照许总的吩咐去做,至于许总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也不知道,我也不敢问。我就是个小喽啰,领导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皮瑞紧张的说道。

    的确,如果是在一般的地方,能够在像天衡集团这样的大公司担任财务总监,那权利不可谓不大。可是,在天门,皮瑞不过只是个小喽啰而已。虽然他担任着天衡集团的财务总监,可在天门里的地位却并不高。

    秦彦眉头微微蹙了蹙,许海峰大量的亏空公款,究竟是为什么?只是因为钱吗?还是有另外的原因?

    作为天门的堂主,天衡集团的董事长,许海峰的收入可不低,他没有理由为了钱而背叛天门。可是,除此之外,会是其他什么原因呢?是因为许海峰想要独立?不想再受天门的约束?似乎也不太可能。

    许海峰在天门这么多年,他应该很清楚自己的行为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他的背叛势必会招致天门所有堂口的声讨,到时候,他有那个能力应付吗?就算他堂口的所有人都站在他那一边,他也没有那个能力应对吧?

    一旁的刑天看了看秦彦,眼神中带着些许询问的意思。

    秦彦微微点了点头,后者会意的点了点头,狠狠的瞪了皮瑞一眼,斥道:“起来!”

    皮瑞颤颤巍巍的起身,惊恐的问道:“门……,门主,你让我说的我都说了,饶了我吧。”

    “走!”刑天狠狠的一脚踹在他的身上,然后眼神示意手下将他押出去。

    当然,不可能会放他离开。

    天门,就是一个牢笼,进来难,出去更难。

    秦彦也相信皮瑞没有那个胆量贪污受贿亏空公款,可他,既然走上了这条路,就算他没有直接犯罪也等同于帮凶。他既然已经加入天门,那他就不可能活着离开。

    的确,在很多时候秦彦可以很宽宏大量,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在有些事情上,他不能有一丝的徇私,也不能有一丝的容忍。如今天门正值生死存亡之际,稍有不慎,很可能千年的基业就毁于一旦。他,不能,也不敢懈怠。

    看着手下押着皮瑞离开之后,刑天说道:“皮瑞的话应该说的不假。其实,这些年我也一直都在调查许海峰,只可惜,一直都没有掌握确实的证据。”

    秦彦愣了愣,挥了挥手,示意他到自己的身旁坐下。

    随后,递了一根香烟过去,自己也点燃一根。

    深深地吸了一口,吐出一抹烟雾,秦彦缓缓的问道:“你说你一直都在调查许海峰?”

    “是的。大概是三年前吧。”刑天微微点了点头,“当时,我安排在许海峰身边的人就告诉了我天衡集团的一些不堪的事情,许海峰每年起码亏空公司几百亿的资金。后来,我安排的那个人就死的不明不白,我相信应该是许海峰察觉之后杀了他。所以,就一直在暗中调查。只可惜,许海峰做事十分的谨慎,收效甚微。如果仅仅只是亏空公款也就罢了,但是,我觉得许海峰的目的应该不止如此。”

    “我也觉得应该是这样。想要钱嘛,许海峰也已经多的是,我和师父对他管束也并不是很严,他已经可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完全没有必要为了钱做这些事。所以,他肯定是另有目的。”秦彦赞同的点了点头,“你发现这些事情为什么不跟我说?”

    “因为没有掌握到确实的证据,我也不敢胡乱的说,免得引起不必要的误会。万一是我的消息出错,岂不是冤枉了一个好人?一旦惹怒许海峰真的造反,对天门的打击势必很大。”刑天说道。

    “你做的很对。”秦彦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问道:“那你觉得许海峰应该是为了什么目的?”

    “不知道,对没有根据的事情我不会妄加猜测。”刑天摇了摇头,说道。

    “你才刚刚过来,可能很多事情你还不知道。就在前几天,有人出了三千万美金的暗花要买我的命,我怀疑这件事情就是许海峰指使的。”秦彦说道。

    刑天一怔,惊愕道:“他竟然有这个胆子?”

    “我想很可能是有什么事情刺激到他,又或者,他也察觉出你对他的调查或者是我对他的怀疑,所以想要先下手为强。我让人查过,出暗花的是一个叫薛礼的人,你知不知道这个人?”秦彦问道。

    “薛礼?”刑天愣了一下,说道,“我当然知道。这个薛礼是许海峰的心腹,也是他的得力助手。不过,许海峰把他隐藏的很深,很少有人知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看来许海峰是真的想要谋反了。门主,我们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