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秦彦也不想萧薇冒险,可是,天衡集团的事情他不交给萧薇又能交给谁呢?

    萧薇是他信任的人,又对天衡集团的业务很熟悉,加上跟随许海峰多年对堂口里的那些人也都了解,唯有她才能保障堂口不出大的波澜。她是天衡集团的执行总裁,对公司的资金有监管调动的权利,秦彦唯有指望她暂时的冻结公司的资金,防止许海峰狗急跳墙将公司资金转移,对天门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

    一切,都必须等到解决许海峰的事情之后再说。

    好在,接下来的两天并没有出什么事情。不知道是因为罗森罗林的保护,让那些想要谋害萧薇的人不敢轻举妄动,还是在酝酿着更大的阴谋,总之一切都是风平浪静。

    而李然,这几天似乎也都很老实。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之外,就是在院子里练武,偶尔秦彦也会指点她几招。不得不说,这丫头的天资很好,往往秦彦只是随意的提点几句,她便能够心领神会。

    她也没有再吵吵嚷嚷着要赶回去报仇,显得很平静,有点不像秦彦认识的她。可秦彦知道,这样的平静之下,可能蕴藏着更大的爆发。

    在某个酒店的房间内,许海峰斜靠在沙发上,叼着雪茄,眉头深锁。他并没有离开L国,而是一直都待在这里。他说的要去S国谈业务,不过只是个借口而已。

    这几天,他也一直在联系皮瑞,可却始终联系不到,这让他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不过,心里多少还保着一份侥幸。

    而在他的面前,端坐着一位年轻男子,神情严峻,不是赫连彦光还能是谁?

    “你又找我做什么?我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许海峰冷冷的瞥了赫连彦光一眼,满脸不屑的神情。

    “上次我已经警告过你,让你不要乱来,为什么你不听?你要明白,端木先生安排你在天门卧底,不是让你做这些事。你竟然出暗花要杀秦彦,你真的以为能这么容易吗?你知不知道如果被秦彦知道的话,会有什么后果?”赫连彦光厉声斥道。

    “你这是在责骂我吗?你有什么资格?我告诉你,我跟随端木先生的时候,你还没加入天谴呢。这些年来,如果不是我给天谴提供资金上的援助,天谴能发展的这么快?凭什么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才刚进入天门就能骑在我的头上?”许海峰愤愤的说道。

    “这是端木先生的意思,我没有想过要跟你争功劳。该怎么决定,端木先生自有主意。”赫连彦光说道。

    “我不知道你在端木先生的面前拍了什么马屁,让端木先生那么的相信你。可我要告诉你,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来管。如果你有什么意见的话,可以让端木先生跟我说。”许海峰冷冷的哼了一声。

    “你明知端木先生在养伤,这不是故意的刁难吗?端木先生在闭关之前,将天谴的所有事情都交给了我,所以,你也必须要听从我的命令。这是规矩,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可以去跟端木先生说。”赫连彦光反呛道。

    不屑的笑了一声,许海峰说道:“赫连彦光,你别以为你拿着鸡毛就可以当令箭,我的事轮不到你管。你做你的,我做我的,咱们互不相干。等我杀了秦彦,拿到村正妖刀的话,端木先生一定会更加的器重我,到时候,我在天谴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所以,你最好别阻拦我,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秦彦不能死。”赫连彦光一怔,“血琥珀还在他的手里,如果他死了,那世上就没有人知道血琥珀藏在哪里,端木先生的计划也就会泡汤,这个后果是你无法承担的。”

    “没有拿到血琥珀,那是你的无能。我不会像你那么没用,我自有方法拿到血琥珀。所以,你只需要做好自己份内的事情,不该你管的事少管,还可以安然无恙。不然的话,我可不管端木先生有多么器重你,我一样不会放过你。”许海峰冷声的威胁道。

    “你当真以为秦彦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就凭你出暗花以为就可以让人杀了他?你也太小看他了吧?”赫连彦光不屑的哼了一声。

    “我自有我的主意,用不着你替我操心。能不能杀了他,那也是我的事情。”许海峰说道。

    “你知道你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吗?端木先生将你摆在这个位置这么多年,就是想要借助你的手可以把天门大量的资金提供给咱们。一旦事情败露,端木先生多年的计划也就彻底的毁了。而且,我收到消息,前些日子,你天衡集团的财务总监被刑天抓走。这说明秦彦已经在开始怀疑你。”赫连彦光提醒道。

    许海峰微微愣了愣,“就算他怀疑我又怎么样?如果没有确实的证据,他也不敢动我。单单就凭一个皮瑞的话就想定我的罪?简直是痴心妄想。我可是天门的堂主,如果他没有确实的证据就动我的话,后果不是他可以承受的。”

    “行,你不听我的劝,我也拦不住你。你想做,那你就去做,不过,所有的后果必须要由你承担。”赫连彦光无奈的叹了口气,“我跟秦彦很熟悉,对他的能力也最为清楚,你根本不会是他的对手。”

    “是吗?那是因为你根本不了解我。”许海峰轻蔑的笑了一声。

    “好,那我就拭目以待。”赫连彦光冷冷的笑了一声。

    “行,你等着,我会让你看一处好戏,让你知道你做不到的事情我能做到。也让端木先生看清楚,谁才是最有能力帮他的人。”许海峰得意的说道,“还有事吗?没有的话,那就恕不远送。”

    赫连彦光淡淡一笑,起身离去。

    在他看来,他根本不相信许海峰有能力对付秦彦。许海峰这么做,只能是自讨苦吃,自取灭亡。既然许海峰执意如此,他也没有必要阻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