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秦彦一拳狠狠的砸在他的胸口。

    巨大的力道将他砸的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口中连连的喷出几口鲜血。

    五大三粗的司机,一米九几的身高,起码有两百多斤。足见秦彦这一拳的力道有多么的强大,根本不是他所能承受的。

    缓步走到司机的面前,秦彦冷冷的瞪了他一眼,说道:“现在,马上,跪下磕头道歉,这件事情就就算了。不然的话,我现在就杀了你。”

    “对不起,对不起!”司机连连的磕头认错,哪里还敢有半点的反抗?根本就是个纸老虎。

    “你给我记住,华夏人不是可以随意任人侮辱的,我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如果再让我知道的话,我保证你不能活着看见第二天的太阳。你不相信的话,大可以试一试。”秦彦冷笑一声,转身走开。

    李然斜靠在车旁,微微的笑着看着他,“想不到你还挺有正义感啊。”

    “这跟正义感没有关系,我是华夏人,华夏是我的祖国,我不允许任何人侮辱它。”秦彦严肃的说道,“你也是华人,难道你不觉得他刚才的话很过分?”

    “虽然我拿的是M国的国籍,可是,我爸从小就教我汉语,告诉我不管在哪里,都不要忘记自己的根是在华夏。只是,这种事情在M国太常见了,已经见怪不怪。所以,没有必要有太多过激的反应。况且,这也仅仅只是一小部分人而已。”李然说道。

    “如果每个人都选择沉默的话,那只会让别人越发的猖狂。华夏近代史上的那些侮辱就是因为很多人都选择沉默,选择忍气吞声。可是,这并不能换来别人的尊重,相反,只会让别人觉得你更好欺负。现在华夏也强大了,咱们走到哪里都应该是昂着头挺着胸,该强硬的时候就要强硬。”秦彦说道。

    “也许你说的对吧。”李然沉思片刻,点了点头。

    也许她还年轻,也许她一直生活在恐惧中而无暇思考这些事。不过,秦彦的一番话让她对秦彦不禁另眼相看。他,似乎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样,是一个只懂得小组织小团体利益而忽略国家大义的人。

    “走吧!”

    秦彦说完,重新拦下一辆车,直奔李然家中而去。

    李家!

    在M国也是响当当的大家族,业务范围非常之广,有自己的码头。几千亿的身家,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不过,李正道为人倒还不错,每年都会给华夏捐赠很多的钱财,也在华夏投资了很多的生意,跟华夏很多高层的领导也是十分的熟悉。只可惜,岁月不饶人,他已经年过七十,就算身体再如何的健康,体力和脑力始终有所不及。这些年,他基本上已经开始逐渐的放手公司的事情。

    对于自己子女的死,李正道不是没有过怀疑,不是没有派人找凶手,可是结果却并不如意。他这些年也结下过不少的仇家,也深知有很多的人想要自己的命。只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会是自己的弟弟。

    虽然他们并非一母同胞,可是,李正道自认自己对他很不错。如果没有自己的话,他能混成现在这样?

    只不过,公司唯一的合法的继承人,还是李然。

    如果不是因为她的年纪太小,对公司的管理一窍不通的话,李正道早就把公司交给她了。而且,这几年,李然东奔西跑,四处躲藏,也是让他伤透了脑筋。

    李家的庄园很大,有自己的牧场,果园,菜地。几栋奢华的别墅群,占地上千亩。除了应有的花匠、牧农和佣人之外,还配有无数的保镖。而且,全部都是荷枪实弹,所有的保镖都是从特种部队退役,一般的人想要闯进来杀人,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可是,就是这个看似固若金汤的家,却充满了血腥的味道。

    “大小姐?你回来了?”看到李然,保镖们纷纷行礼。

    “嗯。”李然微微点了点头,算是回应,态度有些傲慢。

    其实,也并非是因为她傲慢,而是因为她很少在家里,又长期的面临着死亡的威胁,就连身边的亲人都不敢相信,何况是他们?所以,自然而然的,对他们也没有多少的感情可言。

    当走进屋内的时候,闻讯从楼上走下来的李正道慌忙的迎了上去,脸上抑制不住的喜悦之情,激动不已。看得出,他对这个唯一的女儿十分的疼爱,可惜,自己虽然为她创造了很好的物质条件,却没能给她一个安宁的生活。

    “回来了?”

    李正道上前抱住她,左右的仔细打量着,仿佛生怕她少了一块肉似得。

    “爸!”李然叫了一声。表情上可以看得出来,对这个父亲似乎并不是那么的亲切。也许,还是聚少离多的关系吧?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李正道激动的说道。

    “你爸天天在念叨着你。这次回来就别再到处乱跑了,外面再好也没家里好啊。”李正道身旁的女人附和着说道。

    看她的年纪约莫只有三十出头,比李正道足足的小了四十多岁。舒欣,李正道的第五房老婆,也就是李然的后妈。

    看到她的时候,秦彦的眉头微微蹙了一下,眼神中快速的闪过一个疑惑的眼神。虽然年龄并不是衡量爱情的标准,可秦彦不是很相信年纪相差这么多的人之间会有真的爱情。而且,虽然舒欣装的好像很亲热似得,但是,很明显眼神中却隐藏着一股阴霾。

    “这个女人不简单。”秦彦暗暗的想道。

    转头看了看秦彦,李正道上下的打量了一眼,“这位是……?然然,还不赶紧介绍介绍?”

    “爸,这是我男朋友,秦彦。”李然介绍道。

    “男朋友?”李正道愣了一下。

    秦彦也同样被李然的介绍弄得一愣,不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也不好揭穿。李然倒是表现得很随意很亲切,挽住秦彦的胳膊,一副很是甜蜜的模样。

    这丫头,倒是一个很善于伪装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