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哪里?马上给我回来。”李正道厉声说道。

    “哥,什么事啊?我在跟客户谈事呢。”李宁浩愣了愣,说道。

    “别问那么多,现在就给我回来。”李正道语气严厉,不容他一丝的推诿。

    “好吧,我马上回来。”李宁浩无奈的说道。

    挂断电话后,李正道看了看李然,“你叔叔一会就回来,我会把事情弄得清清楚楚,给你一个公道。”

    秦彦偷偷的看着舒欣的表情,试图寻找一点蛛丝马迹。如果她真的跟李宁浩勾结的话,一定会想办法通知李宁浩。然而,舒欣的表情却没有丝毫的变化,仿佛对于李宁浩即将遇到的危险而没有丝毫的关心。

    看来是自己想多了,误会了她,也许她跟这件事情真的没有关系吧。虽说他不相信太大的年龄差距是因为爱情的关系,可也并不代表完全不可能。

    现在的很多女孩,不也都喜欢大叔的类型吗?

    约莫一个小时后,李宁浩回到了庄园。

    进屋后看到李然时,表情微微一怔,接着堆出一抹微笑,“然然,你回来了?可担心死我们了啊。”

    虚情假意的表现,在明眼人的眼里,根本隐藏不住。这刻意伪装出的惊讶和欣喜,根本逃不过秦彦的双眼。

    不过,唯一惊讶的似乎是他并不知晓李然回来的事。这也就是说,在机场外的伏击并非是他指使。可是,以当时的情形来看,那些枪手的目标很明显是李然。

    秦彦不由的眉头微蹙。

    “哼!”李然愤愤的哼了一声,没有搭理他。

    李宁浩讪讪的的笑了笑,目光转向李正道,“哥,你这么急着找我回来有什么事吗?”

    “看到然然好像你很惊讶啊。”李正道冷冷的笑了一声。

    李宁浩微微一愣,“怎么会呢?然然回来我是替大哥开心啊。然然,这次回来可就别再乱跑了,你不知道我们多担心你啊。”

    “我问你,你明明知道然然就在L国,为什么你不告诉我?为什么你跟我说还没有找到她?”李正道叱问道。

    “哥,我本来也想告诉你的。可是……,可是我怕说了你会骂我。你让我找然然,我找到她,可然然不愿意跟我回来。所以,我不敢告诉你。我是想,等我劝然然回来后再跟你说。哥,我知道我错了,我不该瞒着你。不过,我一直都有派人在暗中保护然然。”李宁浩辩解道。

    可是,这番辩解,却分明有些词穷,有些无力。

    “哼,李宁浩,你当我是傻瓜吗?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说的这些?我跟你说过,别跟我玩花样,不然的话,就算你是我弟弟我也不会放过你。”李正道冷哼一声,厉声说道。

    “哥,我说的都是真的,你要相信我。我知道是我做的不对,我不应该瞒着你。可是,现在然然不是安全回来了嘛,求大哥饶了我这一次吧。”李宁浩哀求道。

    在他的心里,对李正道还是充满了一种恐惧的。毕竟,从小到大,李正道都一直十分的强势。之后又白手起家创建如此庞大的商业帝国,他哪里跟惹怒他?

    “然然说是你找人杀她的,是不是?她是你的亲侄女,你怎么能这么做?还有,以前的那些事情是不是也都是你做的?”李正道问道。

    李宁浩浑身一颤,“噗通”一声跪下,说道:“哥,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就算你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这么做啊。然然是我的亲侄女,我怎么可能会杀她呢?这一定是误会,是误会。”

    接着,李宁浩转头看向李然,说道:“然然,叔叔没有什么地方得罪你吧?为什么你要这么说?我知道你不喜欢叔叔,可是,叔叔怎么会想杀你呢?你可不能听别人胡说啊。”

    “是不是你做的,你心中有数。”李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她恨,恨李宁浩让她从小就生活在恐惧中。她恨,恨李宁浩害死了她最爱的叔叔林森。

    “我问你,认识白狐吗?”李正道问道。

    “白狐?谁啊?”李宁浩浑身一怔,假作不知。

    “装,你还跟我装。”李正道愤怒的斥道,“然然说是你找白狐做中间人,帮你联系雇佣军杀她,白狐已经说明都交代了。要不要我把白狐找出来跟你对质?”

    谁说真话,谁说假话,李正道还是能够看出来的。如果连这点都分不清楚的话,李正道真的白活这么大岁数了。

    “我待你不薄,你想要做,想做什么都都尽量的满足你,为什么你还不满足?为什么你还要这么做?你说,我应该怎么做?”李正道愤愤的说道。

    “我错了,我错了,大哥,我知道错了,你原谅我这一次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李宁浩连连的磕头,不停的哀求着。

    听到李宁浩亲口承认,李正道气的浑身颤抖,想不到自己的亲弟弟,却是杀害自己子女的人,这让他有些难以接受。狠狠的瞪着他,李正道愤怒的斥道:“原谅你?你让我怎么原谅你?她可是你的亲侄女啊,你怎么能下得了手?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哥,我也不想的啊,这都是你逼我的。您都七十多了,还有多少年可以活?你死后却要把什么东西都给她,我却什么也得不到,我不甘心。公司我也有份,我也为公司付出了那么多,我只是想拿回属于自己的那一部分。”李宁浩说道。

    “属于你的那部分?哼,你自己想想,这些年你都为公司做了什么?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如果把公司交给你,迟早会给你败光。好了,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说,我也不想再看到你。你是我弟弟,我不能杀你,你自己去跟警察说吧。好好的去里面待着,反省反省自己。”李正道深深的叹了口气,恍然间仿佛苍老了许多。

    无数的风浪都没有打倒他,可这一次,他却真的有点支撑不下去了。他努力的为家里付出,结果却是得到这样的回报。

    亲情,难道在他们的眼里就这么的廉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