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大哥,不要让我坐牢。如果我坐牢的话,我就什么也没有了。你让我坐牢,那就是让我去死啊。大哥,我错了,原谅我这一次吧,以后我再也不敢了。”李宁浩连连的哀求着。

    然而,李正道根本不为所动。

    他也想原谅李宁浩,可是,这让他怎么去原谅?

    “我不杀你已经是仁至义尽,别得寸进尺。乖乖的在里面反省反省自己所做的事情吧。”李正道扭过头,看也不想看他。

    李宁浩眉头微微一蹙,眼神中迸射出一阵寒意,冷冷的哼了一声,缓缓的起身站了起来。“李正道,你是不是一定要赶尽杀绝?”那森冷暴戾的语气,根本就像是在宣战。

    李正道微微愣了一下,冷笑一声,说道:“怎么?你是不是连我也想杀?”

    “是。这都是你逼我的,既然你不仁,那也就别怪我无义。”李宁浩冷声的说道。

    “好啊,翅膀硬了,连我也想杀。很好,很好。”李正道失望透顶,冷冷的笑了一声,“来吧,还等什么?动手吧。”

    “李正道,这可是你逼我的,怨不得我。”李宁浩愤怒的吼道。

    接着,拍了拍手,顿时,几名男子从外冲了进来。

    这些,都是李宁浩的亲随。手中全部拿着枪,对准了李正道等人。很显然,李宁浩是早有准备。

    李家的那些保镖也根本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是以,都没任何的防备。而且,李宁浩并不怕他们,只要李正道一死,那些保镖还不都乖乖的认命?哪里还会有人反抗?

    “二弟,你这是做什么?还不赶紧让他们把枪放下。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舒欣愣了一下,连声的斥道。

    “大嫂,不是我想这么做,这都是大哥逼我的。我为公司做了这么多的事情,我为李家付出了这么多,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大哥既然要杀我,那我也不能坐以待毙。”李宁浩冷笑一声。

    接着,转头看向李然,“都是你这丫头害的,如果不是你,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你说,你的那些哥哥都已经死了,你还活着做什么?你乖乖的去死,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还有你。”李宁浩狠狠的瞪了秦彦一眼,“如果不是你碍手碍脚的话,在L国我就已经杀了她了,也不会发生现在的事情。那就让我陪他们父女一起上路吧。”

    李正道却是神色坦然,似乎根本就不为眼前的这点事情而担忧。冷冷的笑了一声,看了看那些枪手,说道:“他给你们多少钱?你们知不知道杀了我,会有什么后果?我保证,从此以后这世界上再没有你们的立足之地。有钱却没命去花,值得吗?你们还是仔细的考虑清楚,只要你们现在把枪放下,我可以当着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他给你们多少钱,我给你们双倍。而且,我担保你们以后可以活的很滋润,我说的。”

    枪手微微一愣,互相对视了一眼,似乎都有些犹豫。

    的确,以李正道的身家、财力和关系,就算他们杀了他,恐怕也没有安宁的日子可以过。更重要的是,到时候李宁浩会不会杀人灭口呢?

    有钱,那也要有命去花啊。

    “你们别听他的,如果你们现在放下枪,你们都会死。他做人太狠,你们不能相信他。帮我杀了他,杀了他之后整个公司都是我的,到时候我一定不会亏待你们。”李宁浩连忙的鼓动道。

    “我李正道向来说一不二,你们可以去打听打听我的为人。而且,这里有我那么多的保镖,你们认为杀了我可以安然无恙的离开吗?只要枪声一响,所有的保镖都会冲进来,到时候你们就会被打成蜂窝。这些人都是我的亲信,不是谁都能收买的。机会,我只给你们一次,如果你们不要的话,那就怪不得我了。”李正道淡淡的说道。

    枪手们依旧在犹豫着不知道该如何的选择,左右为难。

    李正道眉头微微一蹙,大声斥道:“还不把枪放下!”

    “啪啪啪!”枪手们纷纷把枪丢在了地上。面对李正道的威严,他们终究还是选择了屈服。

    “你……,你们……?废物!”李宁浩怒不可竭。

    冷冷的哼了一声,李正道说道:“机会我已经给了你,可是,你却一点也不知道珍惜。现在你的人都已经投降了,你还有什么手段?”

    李宁浩微微一怔,双腿一软,“噗通”一声跪了下去。

    在李正道的面前,他终究还是太弱。无论是气势上,还是心理上,他都无法跟李正道相比,输得一塌糊涂。

    转头看了看舒欣,李正道淡淡的说道:“给警察打电话,让他们过来把人带走,我不想再看到他。”

    “不要,大哥,不要送我坐牢,我不想坐牢。”李宁浩哀求着说道。

    “这都是你自己选的,怪不得我,我已经仁至义尽。”李正道冷冷的说道。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也不是李正道所愿意看到的。然而,事已至此,他也不想再多说什么。他的脸上尽显疲态,仿佛瞬间变得苍老了许多。

    李宁浩微微愣了愣,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让我去坐牢,还不如让我去死。李正道,你太狠,我就算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我会看着,我会看着你将来会有什么结果。”

    话音落去,李宁浩歇斯底里的笑了起来。

    忽然,捡起手枪对准自己的脑袋,“砰”的一声,扣下了扳机,当场倒地毙命。

    死,对他来说也许是最好的结果。

    李正道看了看他的尸体,默默的叹了口气,“让人把他的尸体抬出去,好好的安葬。不管怎么说,他始终都是我弟弟。让人把这里打扫一下,我有点累了,先回房休息。”

    舒欣愣了愣,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让我一个人安静的待一会。”李正道语气也很有气无力。

    说完,起身缓缓的朝楼上走去。

    “爸……!”李然叫了一声。

    然而,李正道却是头也不回。

    也许,此刻他的心里也是心乱如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