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事吗?”

    书房里,李然看了看她的父亲,语气冰冷的没有一丝感情。

    “我怎么说也是你爸,能不能不要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李正道无奈的叹了口气,面对这唯一的掌上明珠,他也有些无可奈何。

    亏钱她太多,李正道自然而然的觉得心中有愧,难免会有些宠溺。

    “哼!”李然冷冷的哼了一声,“从小到大你有管过我吗?整天都是为了公司的事情,你有理会过我吗?把我丢给林叔叔照顾,你有没有想过我想要什么?你自己算算,这么长时间你跟我吃过多少饭,说过多少话?如果没有林叔叔的话,我恐怕也早就像哥哥姐姐们那样出意外死了。”

    “我知道我欠你的太多,是我没有照顾好你。可是你要明白,在爸爸的心里是一直都疼爱你的。现在你叔叔也已经死了,你也不用再害怕了,以后好好的留在家里陪陪我,不要再到处乱跑了。爸爸老了,也没多少日子了,以后家里的生意也都要交给你。”李正道默默的叹了口气。

    “我对生意没有兴趣,你还是找其他的人管吧。还有,小的时候你都没有管过我,长大了你也不要管我。我和秦彦的事情是我们俩的事,不需要你插手。”李然的脾气很像她的父亲,倔强,固执,霸道。

    “我正要问你呢,你和他认识多久了?”李正道问道。

    “没多久,就是我在L国的时候认识他的,不到一个月。”李然回答道。

    “不到一个月?”李正道愣了一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你能了解他多少?你就这样跟他在一起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是不是有些太急躁了?”

    “时间是问题吗?你和叔叔认识那么长时间,你还不是不了解他?而且,你跟那个女人年龄相差那么多,你们不也是在一起了吗?既然年龄不是问题,那么时间是问题吗?”李然反驳道。

    李正道不禁一愣,被驳的哑口无言。

    无奈的叹了口气,李正道问道:“那你知道他的身份背景吗?他好像很傲气,以我这么多年的人生经验,这小子好像不是一般人吧?”

    “知道一点,但不是很多。在L国的时候我秦彦见识过他的能耐,那些杀手根本近不了他的身,而且,他还有很强大的势力。林叔叔似乎认识他,也是林叔叔让我找他的。”李然说道。

    “林森?”李正道微微一愣,“林森怎么会认识他?他的年纪也不过就二十出头而已,林森跟着我就已经超过了二十年,他不可能会认识他啊。”

    “那我就不知道了。”李然耸了耸肩,“你到底想说什么?想问我他的身份?你想知道的话你干嘛不自己问他?听说你刚才还想用几十万收买他,是吗?”

    “我也是为你好。”李正道讪讪的笑了笑。

    “你知不知道在L国的时候有人出三千万美金的暗花要买他的命,你觉得你那几十万能收买他吗?”李然鄙夷的笑了一声,对于自己父亲总是用金钱去收买别人的方式感觉到特别的厌恶。

    “三千万美金?”李正道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气。

    既然有人愿意出三千万美金的暗花买他的性命,毫无疑问,秦彦的身份肯定不简单。这也让李正道越发的好奇。想想秦彦刚才说的话,看来,这小子的确有那个实力。

    是哪个大家族的少爷?还是那个商业帝国的继承人?

    可是,似乎在他的印象里,并没有哪个庞大的家族姓秦啊。可惜林森已经死了,不然还可以问问他。

    默默的叹了口气,李正道说道:“你如果坚持要跟他在一起的话,爸爸也不反对你,只要你开心什么都好。爸爸这辈子唯一的心愿,就是希望你能够活得开心活得自在活得无忧无虑。爸爸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留在家里。现在你叔叔也已经死了,你也不用再担心有人害你,你年纪好小,应该好好的去读书。稍后我就找人给安排学校,好不好?”

    “可我觉得事情好像还没有完。”李然眉头微微一蹙。

    “什么意思?”李正道愣了愣,诧异的问道。

    “今天在机场的时候就有枪手袭击我,想要杀我。可是,叔叔却好像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情,很明显,除了叔叔之外还有人想杀我。”李然说道。

    沉吟片刻,李正道淡淡的说道:“你想的太多了,可能是当时你叔叔根本没想到这些事。他是请的杀手,他可能也不知道那些杀手会什么时候动手。我知道这些年你整天都活在危险之中,活得小心翼翼,所以未免想得有些多。放心吧,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没事了,以后没有人会伤害你。”

    “嗯。”李然淡淡的应了一声,可她脸上的担忧之情却是一点也没有减少。很明显,她并没有真正的放下心。

    ……

    花园内!

    皇擎天的电话挂断没有多久,秦彦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是薛冰打来的电话。

    “怎么样?有消息了吗?”刚一接通,秦彦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已经查到许海峰的下落了,他现在就住在……”薛冰把许海峰的地址报了一遍。

    秦彦重复了一遍,“对不对?”

    “对,就这个地方,我有人在附近监视。除了许海峰之外,还有大约四十多人。”薛冰说道,“而且,我收到消息,好像许海峰约了饕餮堂的几个重要的人明天开会,相信应该是鼓动他们跟他一起叛乱。”

    “他的动作倒是挺快啊。”秦彦冷冷的笑了一声,“行,我知道了,你让你的人继续监视,一有消息就立刻通知我。不过,记住,一定不要被许海峰发现。我一会就联系皇擎天,明天我们就动手。”

    “要不要我派人帮忙?”薛冰问道。

    “不用,有刑天的人足够了,你放心吧。这件事情你就不用管了,看好天谴那边,防止他们有什么动作。”秦彦叮嘱道。

    “好。”薛冰应了一声,“那你要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