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辣手神医 > 第1285章 痴情男子
    走到书架前,李然将其中一本书往里推了一下,顿时,机关启动,露出一个暗格。

    打开暗格,李然从里面将村正妖刀拿了出来。

    “你拿去吧!”李然将刀递给了秦彦。

    伸手接过,秦彦翻来覆去的仔细看了看。

    在岛国的江户时代,村正妖刀是作为平家天皇的佩刀,又名鄂钢刀。平家武士集团战败之后,天皇用此刀自杀身亡。这把刀也就落入了胜方源家武士集团一位大将军村正的手中,但是,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他却是寝食难安,天天晚上看到小天皇的鬼魂来找他借刀,最后一把火烧了自己的战船后切腹自杀。

    也因此,给这把刀蒙上了一层很神秘的色彩。

    相比较而言,村正妖刀在十大魔刀之中并不是十分的出彩,而秦彦翻来覆去的也看不出它有什么奇特的力量,只不过比一般的刀更加的锋利一些而已。不过,既然端木文浩费尽心机想要得到这些,那便足以证明这些魔刀隐藏着什么重要的秘密,只是他们不知道而已。

    “谢谢!”秦彦看了看李然,说道。

    “不用,这是我们约定好的,不然你又该说我言而无信了。”李然说道。

    秦彦无奈的笑了一声,说道:“我是怕你留着村正妖刀会更加的危险。好了,咱们回去吧。”

    “嗯。”李然微微点了点头。

    确确实实的将村正妖刀拿到了手,秦彦的心里却十分的迷惑,似乎,赫连彦光对这件事情并不是很用心啊。他到了M国,目的肯定是为了村正妖刀,他只需要监视自己就好,为什么至今却没有任何的行动呢?

    秦彦不相信赫连彦光到现在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和什么人在一起。难道赫连彦光又在酝酿着什么阴谋吗?

    就在他们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间,一道黑影从门口窜了进来。一道寒光闪过,刺向李然的胸口,动作快如闪电一般。

    几乎是本能得,秦彦以为是赫连彦光。“唰”的一声拔出了村正妖刀,迎面劈了下去,森冷的寒气袭去,对方连忙的回身后退。

    当看清楚来人并非是赫连彦光时,秦彦微微愣了一下,“你是什么人?”

    “送你们去见阎王的人。”对方冷哼一声,再次的袭来,目标则是秦彦。

    显然,他很清楚,不解决秦彦,他很难有机会杀掉李然。

    而李然,则是一脸的淡然,似乎对这个男人的出现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奇怪。

    “嗖”的一声,秦彦将村正妖刀掷了出去,深深的插在了墙上。右手成爪,猛然间的擒向对方的手腕。

    他可不想杀了对方,至少,还没有弄清楚他的身份之前不想杀了他。如果使用村正妖刀,出手很难有控制。

    空手入白刃,虽然有点冒险,可秦彦自恃可以应付。

    后发先至,一把擒住对方的手腕,用力一拧。对方发出一声惨叫,手中的匕首跌落在地。旋即,秦彦一拳狠狠的砸了过去。

    对方也不甘示弱,挥拳迎上。

    “砰”的一声,对方一个踉跄,跌跌撞撞的后退几步。

    他的修为实在不怎么样。如果是赫连彦光派来的人,绝对不会是这样的水准,因为赫连彦光很清楚自己的修为,怎么会选择这样一个人来夺刀呢?那无疑等于是送死。

    秦彦冷笑一声,栖身而上,接连几拳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胸口。

    顿时,对方犹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去,重重的撞在了墙上,跌倒在地。

    “唰!”

    秦彦拔出插在墙上的村正妖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森冷的问道:“你是什么人?谁派你来的?”

    男子吐出几口鲜血,然后擦拭一下嘴角的血渍,冷冷的哼了一声,一言不发。

    “你是那个女人派来的吧?”李然愤愤的说道。

    秦彦微微一愣,眉头微蹙,看了看男子。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男子的话无形中似乎承认了李然的推测。

    “你不说,只有死路一条。她给了你多少钱?连命都没了,要钱还有什么用?只要你一五一十的说出来,我担保你可以安然无恙。”秦彦说道。

    “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用钱买的,这是我心甘情愿的。”男子傲然的说道,“就算是死,我也一样不会后悔。”

    “这么说你真的是她派来的了?看来你跟她的关系很不一般啊。我听说她怀孕了,那个肚子里的孩子应该是你的吧?”秦彦脑海中灵光一闪,诈道。

    男子微微一震,没有说话。

    “我知道你不怕死,可是,如果我杀了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呢?我想,你也不希望她们出事吧?”秦彦威胁道。

    相信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自己的爱人和孩子都是十分重要的,都是他愿意用自己生命去保护的。

    “这件事情跟她没有关系,是我自己要这么做的。你要杀就杀我,欺负一个怀孕的妇人算什么男人?”男子愤愤的说道。

    “她想尽办法的想杀我,就算我杀了她那也是理所应当的。你以为你不说就万事大吉了吗?”李然冷冷的说道。

    “我劝你还是乖乖的配合,至少,我可以担保你的孩子不会有事。就算舒欣要死,我也会等她的孩子出生后再杀她,毕竟,孩子是无辜的。可如果你执迷不悟的话,不但是你,你的孩子也一样会死。”秦彦缓缓的收回刀,威胁道。

    男子微微一震,神情有些纠结。

    “我想,作为一个父亲,你也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还没有出生就死了吧?”秦彦接着说道。

    男子犹豫了片刻,猛然间,往前一冲,伸手就想去抓地上的匕首。显然,他并非是想要反抗,而是想要自杀。只要自己死了,就没有证据证明这件事情跟舒欣有关,李正道也就不会伤害她。

    如果自己的死,能够保住舒欣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他觉得值得。

    “想死?没那么容易。”秦彦冷笑一声,猛然间一指点出。

    顿时,男子浑身僵硬,动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