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卓……”舒欣叫道。

    虽然她不喜欢何卓,可是,何卓这些年对她却是一心一意。就算没有爱,舒欣的心里对他也是充满了愧疚。

    “快坐下,我给你包扎伤口。”李正道紧张的说道。

    虽说何卓那一刀未必就能杀了李正道,可舒欣却愿意在那个时候站出来替他挡住那把刀,便足以证明舒欣的心里对李正道是有爱的。而且,李正道的心里也确确实实的对她充满了愧疚。

    “不用你管我。”舒欣用力的推开李正道,“虽然我不杀你,可我也不会原谅你。”

    “舒欣,你现在已经怀了孩子,就留下来吧。以往的恩恩怨怨,我们就一笔勾销,好吗?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的对你,绝对不会委屈你的。”李正道劝说道。

    毕竟,有这样一个女人,李正道还求什么呢?而且,她的肚子里还有自己的孩子。本来就是自己对不起她,就算她这些年也做了很多的错事,那也都是因为自己而起,还有什么不能放弃的呢?

    “不,我不会留下。要不你杀了我,要不你就让我走。我无法让自己日日夜夜面对自己的仇人,我做不到。”舒欣固执的说道。

    秦彦默默的站在一旁,一言不发,这个时候,也没有他说话的份。这种事情,他完全插不上手。

    而李然,也同样默默无语。原本,她恨透了这个女人,可现在,所有的恨都没了,有的只是同情。要说恨,她也是恨自己的父亲。如果不是他,怎么会有今天的局面?

    “你现在怀了孩子,你能去哪里?我知道以前我做了很多的错事,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可是现在你有了我们的孩子,难道你想让孩子一出生就没有爸爸吗?我知道你恨我,你要我怎么做你才能原谅我?只要你说的出,我就做的到。”李正道坚定的说道。

    “你什么也不用说了,我说过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孩子,我会自己抚养长大,我也不会告诉他他的父亲是谁。就这样吧!”舒欣倔强的说道。

    李正道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看着舒欣转身上楼的背影,李正道的脸上满是悲痛之色。这一切,都是自己种下的因,自己就要接受这样的果。况且,舒欣已经放弃了杀他,这已经是他最大的幸运了,他还有何面目央求她留下?

    “爸,原来你是这样的人。今天所有发生的一切一切都是因为你,都是你造的孽。如果不是你,哥哥姐姐们怎么会死?如果不是你,林叔叔又怎么会死?如果不是你,我又怎么会从小就生活在恐惧中?权利、地位、金钱,对你就真的那么重要吗?为了这些,你竟然能够恩将仇报杀了人家一家人?你不是我心目中的那个父亲,你太让我失望了。”李然丢下一句话,转身进了屋。

    李正道颓然的坐倒在沙发上,脸色憔悴而又懊恼。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一步,他能怪得了谁?只能怪自己。所有一切的罪孽都是由他而起,也都应该由他承受。

    秦彦走到他身旁坐下,掏出一根香烟递了过去。

    李正道微微愣了愣,伸手接过,“你说,我是不是做的很过分?”

    “这不是过分不过分的问题,事情既然已经发生,现在想的就是该如何的解决。看得出,舒欣还是很在乎你,否则,她也不会替你挡那把刀。况且,她现在又怀了你的孩子。她们现在都在气头上,你跟他们说什么都没有用,让她们冷静冷静吧。我想,只要你好好的表现,她最后会原谅你的,只是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而已。”秦彦劝说道。

    “哎……!都是我的错,当初如果不是我做下这样事,也不会有这样的结果。现在钱我有了,地位我也有了,可心里却没有一天踏实过。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做过的事情也没有办法再回头了。”李正道深深的叹了口气。

    “既然是这样,那就往前看吧。恕我说句你可能不爱听的话,你还有多少日子可以活?为什么不趁着为数不多的日子好好的把这个家经营好呢?我相信人都是有感情的,只要你踏踏实实的去做了,最后也许不能跟你预期的那样,但是,至少你会活得踏实一些。”秦彦说道。

    李正道苦笑一声,“想不到我活了这么一大把的年纪,竟然还要你一个后辈说教,想想还真可笑。不过,还是谢谢你,也许很多事情都是当局者迷吧。现在我也没什么可追求的了,只希望家里和和睦睦,开开心心,那就一切都好。”

    “我也希望这件事情能有一个很好的解决,至少,以后然然就可以不必再担心会有人害她,也会活的开心一点,能够像她同龄的人一样,做她应该做喜欢做的事情。”秦彦说道。

    说话间,舒欣提着行李走了下来。

    李正道慌忙的迎了上去,“不要走,好不好?”

    这一刻,李正道像极了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也放下了一个上位者的尊严。

    “你松手!”舒欣的表情很冷。

    “咱们有什么事都可以商量嘛。你怀孕了,一个人在外面没有人照顾也不好。留下来吧,让我照顾你,好不好?”李正道哀求道。

    “你如果再不放手,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我已经说的很清楚,我无法日日夜夜面对我的仇人,我希望你也尊重我的选择。”舒欣的态度依旧冰冷,语气坚硬,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

    李正道害怕的缩回手,不敢再碰她。他很清楚舒欣的性格,说得出,做得到。

    舒欣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提起行李走了出去。

    到门口时,舒欣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看家,眼神中闪过一丝的不舍。“离婚协议我会让律师找你,希望你能签字。以后我们再没有任何的瓜葛,你也不要再来找我。就这样!”

    说完,舒欣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