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事情也算是有了很完美的解决,相信舒欣以后也不会再想着谋害李然。她既然选择替李正道挡下何卓刺过去的一刀,便已经说明她心底原谅了李正道。虽然她还不能接受和李正道在一起,可说明她已经放下了仇恨。

    其实,仇恨这东西很沉重,背负的太久会很累,压得自己也喘不过气。最后,虐待的反而是自己。

    走进李然的卧室,看了看坐在床上一言不发的她,秦彦苦笑一声,“怎么?还在生气呢?你后妈都已经原谅了你爸,你还生什么气啊。”

    “我不是生气,我是没有想到我爸会是这么卑鄙的一个人。”李然愤愤的说道。

    “年轻时,谁会不犯点错呢?况且,那都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相信你爸这些年也因为这件事情活的很累,也后悔过。过去的都已经发生,再去纠缠这些又有什么用呢?好了,别再想这些了,现在事情能这样解决,也算是最好的结果,以后你也不必再担心有人会害你了。”秦彦说道,“你可以转换一下心情,换一种生活方式,去做一些你这个年纪应该做和喜欢做的事情。”

    “你要走了吗?”李然忽然问道。

    秦彦微微愣了愣,点了点头,“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做,不走不行。我身上背负着太多人的期望和责任,背负着太多人的生命和未来,我必须要为他们去拼,去搏,去努力。”

    “那我什么时候还能再看到你?”李然问道。

    “不知道,有缘自然就会相见。”秦彦说道。

    “我知道我没有办法也没有资格劝你留下,你有你要做的事情,我支持你。跟你在一起的这段时间,是我生命中最开心的时刻,我会永远的记住这一天的。我只想……,只想……,只想在你走之前能不能给我留下一点美好的回忆?”李然支吾着说道。

    秦彦愣了一下,诧异的问道:“什么意思?”

    “有人说,人这一辈子,应该要有一次轰轰烈烈为爱付出。今晚,要了我吧。”李然一边说,一边缓缓的褪去自己的衣衫。

    秦彦一愣,慌忙的上前拦住她,“你还年轻,很多的事情你还不明白。”

    “我都明白,我已经十六岁了,我知道爱情是什么,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不后悔。”李然倔强的说道。

    “可我不能这么做。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也许就是明天,我不能害了你。有些东西的美好,就在于它的模糊,如果真的什么都发生了,也许就不再那么美好。我答应你,如果在这场战争中我没有死,我来找你,好吗?”秦彦柔声的说道。

    “真的?你不许骗我。”李然说道。

    “不会。”秦彦微微一笑。

    “你一定要活下来,我等你。”李然坚定的说道。

    “嗯。”秦彦点了点头。

    晚上,李然还是像那天一样,搂着他睡。搂的很紧,好像还害怕失去了他一样。

    秦彦没有挣扎,他能明白李然此时心里的想法。有时候,人相处的久了,就会有感情,这是没有办法控制的事情。秦彦可以清楚地感觉到李然对自己的那种感觉,他不确定那究竟是不是爱情,但是,毫无疑问,李然对自己是有依赖的。

    就当是临别前的一个回忆吧。

    翌日!

    当秦彦醒来的时候,李然还在睡梦中。她依旧紧紧的搂着他,生怕他会马上离开似得。秦彦悄悄的挪开她的手,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反应,暗暗地苦笑一声,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丫头的手竟然放在了那里。

    起床穿好衣服,秦彦走出卧室。

    他没有跟她道别,就这样悄悄的走,也许更好。

    他不是很喜欢那种分离时的依依不舍,那种感觉很不好。

    走出李家的庄园,秦彦的手机响起。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接通!

    “恭喜你啊,拿到村正妖刀了吧?”

    是赫连彦光的声音。

    秦彦不禁一怔,“还记得我们的赌约吗?你输了。”

    “是吗?事情没有到最后一步,谁输谁赢还不知道呢。”赫连彦光淡淡的说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怎么?想要说话不算话吗?”秦彦冷哼一声。

    “你还没有回到华夏,我们的赌约就还没有结束。来,我让你听一个人的声音。”赫连彦光冷冷的笑了一声。

    接着,手机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秦彦,救我!”

    秦彦浑身一震,眉头紧蹙,眼神中迸射出阵阵的寒意。

    “怎么样?你应该知道是谁了吧?”赫连彦光说道。

    “赫连彦光,我没想到你竟然变成这样,这是我们的事情,跟她没有关系,你用她来威胁我,你不觉得很可耻吗?”秦彦愤愤的说道。

    “这个世界上有谁是无辜的?她是你的女人,她又怎么可能是无辜的呢?”赫连彦光淡淡的说道。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彦压制住自己心中的愤怒。他真的没有想到,赫连彦光竟然会变成现在这样,竟然会变得如此的不可理喻,变得如此的无耻。这种下作的手段,他根本没有想到赫连彦光会用。

    “说吧,你想怎么样?”秦彦愤愤的问道。

    “你知道的。马上带上村正妖刀,然后来找我,地址我一会发给你。记住,你一个人过来,不要想着找其他人。我知道你师兄皇擎天也在M国,如果我看到除了你之外还有其他人的话,那我可不保证她的安危。如果你不想她有事,就按照我说的做,你来了,她就没事。”赫连彦光说道。

    “好,我马上过去。不过你给我记住,如果她有任何一点损伤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秦彦狠狠的说道。

    “你不用威胁我,如果我害怕的话,就不会这么做了。”赫连彦光说道,“放心吧,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做,我不会动她一根头发。地址我发你手机上了,我给你三十分钟。”

    说完,赫连彦光挂断了电话。

    秦彦看了看地址,连忙拦下一辆出租车直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