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还是传了过来,可惜,不是什么好消息!

    虽然刑天在接到皇擎天的电话之后,就立刻安排了人手在机场和港口,却还是被赫连彦光离开了M国。很显然,天谴在M国有他们的秘密基地,他没有选择正规的渠道离开,而是偷渡。

    三日后,赫连彦光出现在华夏的消息传了回来。

    这也就意味着,天谴和天门的一场大战,即将来临。

    秦彦和皇擎天也不敢怠慢,立刻开始分头行动。既然已经无法避免,那就只有直面去面对,以最佳的状态最好的准备去迎接这即将到来的血腥争斗。

    皇擎天的第一站,便是巫门!

    自从跟阎芷语在一起之后,皇擎天还没有真正的拜见过阎郗玮,这,也算是见一见未来的岳父吧。

    得知自己的女儿要回来,阎郗玮显然也很激动。

    他就这么一个女儿,能不宠着吗?可谓是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爸,我给你介绍,这是我男朋友皇擎天。”阎芷语说道。

    “皇擎天?”阎郗玮愣了愣,愕然的看了他们一眼。

    在镐京市的时候,阎芷语不是跟秦彦的关系挺密切吗?怎么就跟皇擎天在一起了?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有些让阎郗玮措手不及。现在的年轻人啊,想法还真是让人难以琢磨。

    微微的愣神之后,阎郗玮很快的回过神来,呵呵的笑了笑,“皇擎天,你就是墨离的大徒弟,秦彦的师兄?”

    “是的,阎门主。”皇擎天点了点头。

    “还叫我门主?叫爸。”阎郗玮笑了笑,丝毫没有一门之主的架子。

    “爸!”皇擎天倒是很听话的叫了一声。

    阎郗玮开心的笑着,连连的点头,“好,好。走吧,赶紧进去!”

    到屋内坐下,阎芷语顿时像小女孩似得蹦蹦跳跳的跑到厨房,一把抱住自己的母亲,“妈!”

    这一刻,她仿佛释放了所有的天性,完全的变成了一个小女孩。

    看到这一幕,阎郗玮愣了愣,嘴角勾勒出一抹满意的笑容。

    以往,这丫头可不是这样。可见,跟皇擎天在一起之后,这丫头生活的很开心。也确实,自从跟皇擎天在一起之后,皇擎天简直把她当成了女儿一样的宠着,把她宠成了小女孩。

    “芷语这丫头从小被我给惯坏了,以后你可要多担待着点,让着她点。”阎郗玮说道。

    “我会的。”皇擎天点了点头。

    “秦彦呢?那小子最近好吗?也很长时间没看到他了。”阎郗玮问道。

    “爸,其实我们这次回来第一是为了看你,第二也是有件事情想要麻烦你。”皇擎天郑重其事的说道。

    阎郗玮愣了愣,“走,我们去花园聊。”

    他看出皇擎天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而且,是非常的重要。

    虽然他对皇擎天并不了解,可是皇擎天的名字他可是不止一次的听过。这小子,可是天门难得一见的天才。

    到花园里坐下,阎郗玮掏出香烟递了一根过去。

    皇擎天道了声谢,接过,点燃。

    “有什么事说吧。”阎郗玮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

    “我知道巫门有一门绝技,可以在短时间内提升自己的修为,达到成倍的增长。所以,我希望爸可以把这门功夫教给我。我知道这样有些不合规矩,可我现在也没有其他的办法。”皇擎天说道。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阎郗玮问道。

    “天谴已经集齐了十大魔刀,我相信端木文浩很快就会有所行动。可是,以我和秦彦目前的修为,恐怕根本就不是端木文浩的对手。所以,我必须要在短时间内提升自己的修为,达到足以跟端木文浩一拼的实力。”皇擎天毫不隐瞒的说道。

    “我也听秦彦提过,天谴一直都在搜集魔刀,他们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目的?”阎郗玮诧异的问道。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端木文浩为了这个费尽心机,筹划了这么多年,必然是有一个惊天的阴谋。无论如何,我们天门都必须阻止他。我师父已经死在了他的手里,如今只能靠我和秦彦了。”皇擎天说道。

    微微点了点头,阎郗玮的眼神中满是赞许的神色,“巫门的确是有这么一门功夫,可一直都被视为禁术,就连巫门旗下的弟子我也都没有传授。你应该清楚,华夏的功夫讲究的是循序渐进,没有任何一种功夫是可以快成的,如果有,那就必须以付出一定的东西作为代价。其实这门功夫也是非常危险的,它的确可以让你在战斗时成倍的提升自己的实力,可是,维持的时间非常的短。等时间一过,你身体所需要承受的代价也将会非常的严重,届时,你可能连自己平常的修为都达不到,到时候只能是任人宰割。”

    “而且,这门功夫是针对我们巫门的修行而创,对修炼者的身体素质有很强的要求。你的身体的骨骼、肌肉,是否能承担这门功夫的后遗症和爆发力,都是未知之数。如果你身体的素质无法达到的话,你修炼这门功夫会非常的危险,它的爆发力便足以摧毁你身体的骨骼和肌肉,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我知道。”皇擎天重重的点了点头,“但是为了天门,为了江湖的安危我只能奋力一试。我相信我可以做到,爸,请你教我。”

    犹豫片刻,阎郗玮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既然你已经决定,那我也不再说什么。行,我答应把这门功夫传给你。江湖上的人都称你为天才,墨离也对你是赞赏有加,也许你能够在短时间内就可以练成也不一定。不过,我必须事先申明,如果在修炼的过程之中,你的身体如果无法承受这门功夫所给你造成的创伤,就必须马上停止。”

    “当然,我也不想未战先败。如果还没有跟端木文浩一战,我就输在自己手里,那一切也都没有意义了。爸,你放心,我会有分寸的。”皇擎天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