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场残酷的战争,是一场为了保护亲人朋友守护正义的战争。

    如果连自己最爱的人都失去了,那这场战争还有什么意义?因而,秦彦不愿意让她们去拼命。如果真的要死,那就让自己死好了。相信端木文浩也不会去找她们的麻烦,只要她们生活的开心、快乐。

    东海!

    青浦!

    偏僻的郊外,一栋别墅内,赫连彦光走到地下室的门口。

    这是用钛合金打造的一间密室,只能从里面打开,就算是用*估计也很难动摇半分。

    自从跟墨离一战之后,端木文浩也受伤不轻,一直都在这里闭关疗伤。天谴的所有事务,端木文浩都交给了赫连彦光在打理。然而,赫连彦光却不敢有任何不轨的想法,面对端木文浩,他还是处处的小心翼翼,谁知道他在自己的背后安插了多少人监视?

    就好比是许海峰,在天门那么多年,也没有人知晓他竟然早就投靠了端木文浩。这个一直在暗中操控着一切的猛人,定然有他不凡之处。

    “端木先生,东西已经到手!”

    密室内,装有可视对讲,因而赫连彦光的话可以很清楚的传到里面。

    许久!

    “轰隆隆”的一阵声音响起,密室的门打开,端木文浩缓缓的走了出来。

    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我不是说过我闭关的时候不要任何人来打扰我吗?”

    眼神里,迸射出的寒意让赫连彦光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这就是真正的强者啊,哪怕只是一个眼神,也足以让对手直接倒下而失去任何的反抗之力。

    “对不起!”赫连彦光道歉。

    “东西呢?”端木文浩冷冷的问道。

    赫连彦光连忙的将村正妖刀和血琥珀都递了过去,“村正妖刀和血琥珀都在这里,加上之前我弄到手的蝮蛇刀,现在十大魔刀已经集齐。”

    端木文浩伸手接过,简单的看了一眼,便已确定真假。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很好!”说完,径直的走出地下室。

    到客厅里坐下,端木文浩拿起一根雪茄,深深的嗅了一口,“好久没闻过这种味道了啊。”

    赫连彦光慌忙的递过火去,替他点燃。

    “你也来一根?”端木文浩递了一根过去,表情也变得缓和许多。

    “谢谢端木先生。”赫连彦光道了声谢,伸手接过。

    “这次的事情你做的很好,想不到这么快就把这三把魔刀都弄到了手。你的功劳我会记下的,将来一定不会亏待你。”端木文浩赞赏的说道。

    “能替端木先生做事是我的荣幸。”赫连彦光说道,“只可惜……”

    “可惜什么?”端木文浩问道。

    “只可惜许海峰的身份被秦彦发现,已经牺牲了。端木先生,都是我的错,没能好好的保护他。”赫连彦光说道。

    “无妨,他本来就是一条狗而已,生死无足轻重。现在魔刀已经到手,我也再不需要许海峰给我资金上的支持。而且,他恐怕是死于自以为是吧?是因为我把天谴的大权交给你,他心有不甘想急于表现,所以才招致的杀身之祸吧?”端木文浩淡淡的说道。

    赫连彦光不禁一愣,愕然的说道:“真是什么事情都瞒不过端木先生啊。”

    “是人是鬼,我一眼就能看得出来,从来没有人敢在我的面前耍花样。不管是当初的长孙无忧也好,还是之后的皇擎天也好,他们在想些什么要做些什么,我都很清楚。”端木文浩目光淡淡的看着他。很明显,这些话是在警告他。

    “那是,端木先生慧眼如炬,谁能瞒得过你的双眼啊。”赫连彦光附和道。

    “别拍马屁,你应该清楚我不吃这一套。”端木文浩摆了摆手。

    赫连彦光讪讪的笑了笑,问道:“端木先生,咱们费尽心机的集齐这十把魔刀到底有什么用?难道这些魔刀有什么特别的力量?”

    “特别的力量是没有,那些都只是传说而已,以讹传讹的成分居多。”端木文浩说道,“这些魔刀,原本都在咱们天门的手中,咱们天门的一位先祖曾经将一份秘密分别藏在了这些魔刀里。”

    “秘密?”赫连彦光不由的愣了一下。

    “我也是无意间在天门收藏的一本典籍中看到,为了防止天门有朝一日会被人所灭,那位先祖将天门历代收藏的财富统统的藏在了一个很隐秘的地方,而那份地图,就藏在这十把魔刀之上。天门千年所积攒的财富,你想想,那是多庞大的财富?原本,那位先祖是想万一有一天天门遭遇到重创,这笔财富就是天门重新振作发展的资金。只是,在后来的发展中,这个秘密也就越来越少人知道,直到最后谁都不记得了。”端木文浩缓缓的说道。

    赫连彦光愣了愣,说道:“端木先生收集这些魔刀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些财富?”

    淡淡的笑了笑,端木文浩说道:“当然不仅仅只是这些,对于我来说,财富的多少对我已经没有多少的意义。钱财都不过是身外物而已,再多,你也花不完。”

    “难道那个地方还藏有更加重要的东西?”赫连彦光问道。

    “当然,那也是我最想得到的东西。”端木文浩说道,“天门的那位先祖,号称不世奇才,是一位武痴,一生都沉浸在武学之中。他毕生的绝学都没有传承下来,我想,应该都存放在那个地方。如果我能拿到那个的话,这世上再也没有人会是我的对手。”

    “其实,端木先生已经是天下第一,还在乎那门武学吗?”赫连彦光说道。

    默默的叹了口气,端木文浩说道:“可我已经老了,我还能有多少年?武学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赫连彦光微微的摇了摇头。

    “你以后就会知道。只要你好好的替我做事,将来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端木文浩淡淡的说道,似乎并没有想跟赫连彦光陶心窝子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他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