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方都是一些海盗,秦彦可不敢指望他们能够言而有信,收到钱之后会放人。所以,为了防止万一,他带了有十几人出去。

    一个游艇,径直的驶往对方所发来的坐标。

    在距离坐标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秦彦转头看了看随行的人,说道:“留下两个人,其他的人全部潜水到海里,到指定的坐标地点等候。一旦有什么事情,立刻动手,不要给他们任何的机会。”

    “是!”众人应了一声。

    分配好之后,留下两个人,其余的人纷纷的穿上潜水衣,潜到海底。每个人也都配备了鱼枪。这鱼枪的威力可不小,射在人的身上足以致命。而且,没有人知道他们藏在水底,完全可以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到达指定的坐标之后,秦彦停了下来,却不见对方的身影。

    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秦彦也不着急,在游艇的甲板上坐下,回头看了那两人一眼,说道:“一会你们不要轻举妄动,看我的眼色行事。咱们今天来的首要目的是救人。”

    “是!”两人齐齐的应了一声。

    这些人,可不是当初许海峰留在岛上的那批人。而是之后薛冰从各个堂口精心挑选的精英,个个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忠诚度和武功,自然都没有任何的问题。

    秦彦要长期的住在这里,薛冰自然不放心,这些人也算是秦彦的贴身护卫,算是御林军吧。

    这一年内,秦彦也亲自传授了他们不少的功夫,精心的栽培。一年间,他们的进展都不小,在天门内绝对算得上是顶尖。

    没多久,几艘快艇从一座珊瑚岛的背后驶了过来。

    看来他们早就已经到了,只是偷偷的躲在暗中观察秦彦是不是带了人。在彻底的放心之后,这才押着萧薇等人驶出。

    天衡集团的业务都基本走上了正规,萧薇也难得忙里偷闲,趁着那些人给长乐到运送食物的时候过来看看秦彦。怎料,在中途便遇上了这些海盗,淬不及防之下被这些海盗全部绑架。

    其实,如果萧薇想要逃走的话,完全可以。但是,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人而不顾,因而也成了海盗的阶下囚。

    她本想,凭借着自己天衡集团董事长的身份可以震慑住这些海盗,怎料这些海盗不但不顾,还勒索更多的赎金。

    这也难怪,因为国际上各个国家对海盗的严厉打击,这些海盗的生存十分的困难。饿得久了,好不容易碰上这么一位大金主,他们怎么舍得放弃?虽然他们也很清楚以萧薇天衡集团董事长的身份,一旦报复他们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可他们也顾不得那么许多,先拿到钱再说。

    快艇在秦彦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一名中年男子起身吆喝道:“钱呢?”

    秦彦挥了挥手,两名手下提着箱子走了过来。“钱已经准备好,人呢?”

    中年男子挥了挥手,手下拉着萧薇等人起身。

    “行,你们过来吧,一手交钱,一手交人。”秦彦说道。

    车上只有秦彦和两名手下,而他们却有足足十几个人,而且都还配有武器。因而,中年男子也不害怕秦彦会耍什么花样。挥了挥手,所有的快艇全部驶到游艇边。中年男子领着三个人押着萧薇上了游艇,其他的人却全部都留在快艇上。

    “你没事吧?”秦彦看了看萧薇,问道。

    “我没事。”萧薇摇了摇头。

    “你就是教授?”秦彦转头看向中年男子,眉头微蹙。

    “不好意思,秦先生,咱们也就是为了混口饭吃而已,没有想过要跟你们作对。我知道你们天衡集团的财力雄厚,也不在乎这点钱。放心,你的人完好无损,我没有把他们怎么样。”中年男子说道。

    “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了。钱我已经准备好,你点点!”秦彦示意手下将钱拿到甲板上。

    十亿美金的现钞,那可不少。现在美元最大的金额也就是一百,那就是一千万张,加在一起的重量就是十几吨。

    “要不要数数?”秦彦问道。

    “不用,秦先生的人品我是绝对相信的。”教授说道。

    “我是怕你这几艘快艇运不不了这么多。”秦彦说道。

    “这个不劳秦先生担心,我有办法。”教授挥了挥手,示意自己的手下上前。

    显然是早有准备,用皮带将这些钱一包一包的装着,然后扔下海,绑在游艇之上。因为防水做的很好,水也不会浸入到里面弄湿钞票,但是,放在水里可就减轻了不少的重量了。这些海盗倒是还有些头脑。

    “钱你们已经拿了,人也该交给我了吧?”秦彦淡淡的说道。

    教授挥了挥手,示意手下将其余的人全部放上游艇,接着将萧薇推了过去。“盗亦有道,咱们有言而有信的人,钱既然我们已经拿到,人肯定会放。秦先生,对不起了,这次算我们不对,不过,以后我敢保证没有人再敢动你们的人。”

    秦彦不屑的笑了一声,转头看了看萧薇,发现的一边脸有些肿,应该是被人扇了耳光。伸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柔声的问道:“疼吗?”

    “我没事。”萧薇摇了摇头。

    冷哼一声,秦彦转头看向教授,冷声的说道:“我说过,钱我可以给你,但是,你绝对不能动他们一根头发。我想知道她的脸是怎么回事?谁动的手?”

    教授微微一愣,说道:“萧小姐一开始不是很配合,所以……。这件事情我说声抱歉,是我们不对。”

    “你不会是想说一句抱歉就把这件事情了了吧?”秦彦冷声的说道。

    教授的眉头微微一蹙,声音也顿时的冷了下来,“那你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哪只手打得,留下一只手,这件事情就算了。”秦彦冷冷的说道。

    “秦彦,你不要太狂妄了。我给你面子,你别不识抬举,还真当我们怕了你?”教授一愣,愤愤的喝道。

    秦彦嘴角微微的扬起,勾起一抹邪邪的笑容,“很快你就会为自己说的话而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