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长乐岛,当众人从游艇上走下,沈沉鱼快步的迎了上去。

    看了看萧薇,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谢谢你。”萧薇摇了摇头,感激的说道。

    大姐就是大姐,要有大姐的风度。

    如果她要吃醋的话,那这个大家庭必然是争吵不休。所以,她要去维护这个家庭的安宁,维护这个家庭的平静。

    微微点了点头,沈沉鱼转头看向秦彦,问道:“那帮海盗你准备怎么处置?”

    “由他们去吧,今天已经给了他们一点点的教训,如果他们不识好歹的话,那就别怪我无情。如果他们知情识趣的话,我还可以赏他们一口饭吃。”秦彦淡淡的说道。

    “也好。”沈沉鱼说道,“走吧,咱们进屋吧。”

    一边说,沈沉鱼一边上前拉住萧薇的手,朝别墅内走去。

    反倒是将秦彦,一个人抛在了身后。

    有时候,秦彦感觉她们这个女孩在一起的时候,自己有点像是个局外人。很多人羡慕他的齐人之福,其实,有苦他是自己知。

    平常时,这些女孩打成一片,完全当他是个透明。只有到了晚上,她们方才你推我让的推选出一个人跟秦彦同房。这让秦彦感觉到自己有点像是鸭子,哪里是什么皇帝啊。三宫六院,还真不是那么好应付的。

    岛上有山泉沁水,所以,倒是不用担心淡水资源。

    有些地方也被开垦出来,种上了蔬菜。

    不过,各种各样的食品还是并不齐全,所以,需要不定期的往岛上运送食物。

    山清水秀,鸟语花香,还有无边无际的海滩,一眼望去,碧波滔滔,的确算得上是人间仙境。

    关键是,住在这里,不用理会江湖的那些是非恩怨,生活的可以无忧无虑。

    秦彦很喜欢在这里的生活,如果不是因为抛不开天门的事务,他真很想一辈子就住在这里。只不过,身为天门的门主,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延续天门的香火。

    继任门主之位也已经有三年,他也需要去寻找下一任门主的继承人。要挑选出一个天资聪颖、心地善良醇厚的合适的加班人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情。

    当初,墨离用了将近五十多年的时间,方才找到皇擎天。可因为皇擎天有其他的事情要做,他又不得不重新的找到了秦彦。

    这一切,还都要讲究一个机缘。

    不过,好在江湖上现在没什么大事发生。端木文皓已死,天谴也只是苟延残喘,不敢再兴风作浪,没有人再威胁到天门,他完全有足够的时间去处理这些事情。

    他想早一点找到合适的接班人,好好的栽培他,到时候,他也可以功成身退,永远的隐居在这里,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

    翌日!

    第一道曙光沿着海平面照射上来,海水都被映的犹如朝霞一般的红彤彤,美丽非常。

    秦彦、沈沉鱼和萧薇坐在餐桌前,吃着自己做的早餐,惬意,而又幸福。

    其实,幸福很简单,只是因为一个人想的太多,要的太多,才让幸福变得那么困难。

    “我说,你们昨晚的动静也太大了吧?能不能小点声,害的我一夜都没睡。”沈沉鱼剜了秦彦一眼,带着些许促狭的口气说道。

    “这可不能怪我,怪她。你是不知道啊,昨晚她有多疯狂,我这小身板都快有些招架不住了。”秦彦看了看萧薇,嬉笑着说道。

    萧薇顿时羞红了双脸,狠狠的嗔了他一眼,“哪有。鱼姐姐要是忍不住的话,可以一起过来的啊。”

    “我才不要,那样岂不是便宜了这个大色狼?他啊,是越来越bt了,要是我过去的话,指不定还会让我们做出什么事情。”沈沉鱼说道。

    秦彦哈哈大笑,气氛融洽而又和睦。

    这一切,都要多亏沈沉鱼。秦彦的心里很清楚,如果不是沈沉鱼的大度和包容,这样幸福的生活是不可能的。

    说话间,一名手下走了进来。

    “秦先生!”

    “有事?”秦彦愣了愣,问道。

    “附近忽然出现大量的快艇,根据监控人员报告,快艇上的人都配有武器。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手下问道。

    “知道是什么人吗?”秦彦眉头微蹙,问道。

    “应该是那帮海盗。监控人员认出其中一艘快艇上的人就是昨天的那个教授。”手下回答道。

    “哦?他们还真的敢来报复?”秦彦愣了一下,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你马上召集人手做好准备,一旦他们有什么动作的话,给我直接灭了他们。我马上也过去。”

    “是!”手下应了一声,转身离去。

    “你们先吃,我过去看看。”秦彦一边说,一边起身站了起来。

    “你小心一点。”沈沉鱼关心道。

    微微一笑,秦彦说道:“放心吧,不过就是一些个小角色而已,我还没有放在心上。当年跟端木文浩一战,我都能大难不死,难道还会怕了这些人?你们安心的吃饭,我处理完就过来。”

    话音落去,秦彦转身走了出去。

    来到海滩,远远的便看见那些快艇在来回的驰骋着,不敢冒冒然的靠近。

    “秦先生,我是教授,能让我们上岸吗?”快艇上,教授扯着嗓子叫道。

    转头看了手下一眼,秦彦说道:“让他们靠岸。”

    手下应了一声,挥了挥手,示意瞭望塔上的人用旗语示意他们可以靠岸。

    得到指令之后,快艇快速的驶来。

    靠岸后,教授率先下船,并且吩咐手下不准携带枪支,每个人的手里都提着一个箱子。

    “秦先生!”

    走到秦彦面前,教授恭敬的叫了一声。

    “有什么事吗?”秦彦淡淡的瞥了他一眼。

    “昨天我回去想了很久,还是决定过来跟秦先生赔礼道歉。萧小姐的事情的确是我们不对,所以,我们把赎金全部带了过来,退给秦先生,希望秦先生可以原谅我们这一次的冒昧之举。”教授态度谦卑而又恭敬。

    说完,挥了挥手,示意手下把钱递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