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是什么意思?”秦彦愣了愣。

    “秦先生千万不要误会,我们是真的过来跟你赔礼道歉的。以前有冒犯的地方,还希望秦先生可以海涵。”教授说道。

    “我砍了你的手,你不恨我,却反而来跟我赔礼道歉,这好像有点说不过去吧?”秦彦淡淡的笑了笑,说道。

    “手是我自己砍得,是我咎由自取,怨不得秦先生。我们这帮人都是被人抛弃的垃圾,苟延残喘的活着,我们不想一辈子都这样的活下去。”教授咬了咬牙,狠狠的说道。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秦彦耸了耸肩。

    “我们这些人都是没有身份的人,就算死了,也没有人知道我们的名字。没有家庭,没有未来,可在我们心中都有着一股恨意。当初,负责基因改造计划的那个负责人还活着,是他们把我们变成现在这样,我们一直都很想要报仇。可是……,我们根本没有那个能力。所以,我们希望秦先生可以帮我们。”教授直言不讳的说道。

    “你们也太看得起我了吧?我可没那个能力哦。”秦彦撇了撇嘴,说道。

    “秦先生是天衡集团的主席,又有那么厉害的身手,手底下人才济济,如果说你没那个能力的话,我想这世界上就没有任何人可以做到了。基因改造计划虽然是M国政府的计划,我们没能力跟M国政府对抗,但是,我们绝对不能容忍当初计划的负责人还活的逍遥自在。秦先生是华夏人,近来M国政府一系列的措施对付华夏,难道秦先生不想为华夏做点事情吗?只要秦先生愿意帮我们这个忙,让我们做什么都行。”教授语气坚定,可见他们对当初那个基因改造计划有多么深得恨意。

    沉默片刻,秦彦淡淡的笑了笑,说道:“想我帮你们也不是不可以,不过……”

    “秦先生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就算是让我们去死,我们也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教授说道。

    “那倒不用。我是想说,既然你们以后要跟着我混饭吃,那可要学会汉语。我这人不怎么喜欢说英文。”秦彦淡淡的说道。

    教授不由得愣了一下,以为秦彦会提出什么很苛刻的条件,没想到竟然是这么简单的条件,这让他有些措手不及。愣了愣,教授连忙的说道:“没问题,没问题,以后我们一定会好好的学习汉语。”

    满意的点了点头,秦彦说道:“还有,帮你们报仇没有问题,不过,你们要一切都听我的吩咐。还有,海盗这个行当还是别做了,始终不太好。我会找人安排你们去M国,给你们弄个身份,接下来的事情以后再说。你看怎么样?”

    “谢谢,谢谢。”教授激动的说道。

    转头看了自己的手下一眼,喝道:“你们还不赶紧谢过秦先生?”

    “谢谢秦先生!”所有人齐声鞠躬行礼。

    这些年来,他们活得跟狗一样,看似好像很逍遥自在似得,其实却是狼狈不堪。海盗的生涯并不是那么的好过,更重要的是,没有安全感。

    满意的笑了一下,秦彦说道:“我想说,你们做了一个很明智的选择。其实,昨天放你离开的时候,我就想过,如果你们来报复的话,那我就彻底的将你们消灭。我的实力是你们无法想象的,我只能说,天衡集团只不过是我其中一个很小的产业而已。只要你们好好的替我做事,我一定不会亏待你。不过,丑话说在前面,如果你们敢跟我玩花样的话,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

    “不敢,不敢!”教授连连的说道。

    “还有,咱们毕竟了解不深,我需要安排一个人去你们那里坐镇,领导你们。有没有问题?”秦彦说道。

    “没有,一切听凭秦先生安排。”教授说道。

    微微点了点头,秦彦转头看向其中一名手下,说道:“卫嘉,以后他们就交给你负责,有没有问题?”

    “没有。谢谢秦先生,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卫嘉应道。

    派人去领导他们是假,监视他们是真。这些可都是些亡命之徒,秦彦可不完全的放心他们,万一哪天反咬自己一口可就不好了。所以,秦彦必须要防患于未然。

    对卫嘉,秦彦自然是放心的。他们可都是精心挑选的精英,绝对的忠于天门,也有足够的实力和智慧。

    再说,他们作为自己的御林军,虽然地位很高;但是,却并没有什么实权。在江湖上混,谁不想出人头地?这也算是给卫嘉的一个机会,让他可以支撑一方。

    “这些钱嘛,我就收回一部分,你们拿一亿美金回去,就当是我给兄弟们吃饭喝酒的。”秦彦说道。

    “不行不行,我们怎么能要秦先生的钱?我们不能要,不能要。”教授说道。

    “行了,既然是我给你们的,你们拿着就是。记住,我让你们怎么着你们就怎么着,我不喜欢别人拒绝我。看你们的样子,估计过的也不是很好,这一亿美金就当是给你们改善改善生活。而且,你们回到M国后也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安排,这些钱也可以当作是一笔启动资金。”秦彦说道。

    “既然这样,那……,谢谢秦先生了。”教授恭敬的说道。

    一亿美金,那也不是一笔小数目了,他们在海上做海盗,一辈子也弄不到这么多。这是太平洋,可不是索马里,海盗的生活可是十分的悲惨的。

    “好了,没什么事情的话你们就先回去吧,稍后把你们的坐标发给我,我会让卫嘉过去。以后有什么事情,你们直接跟他说,他会转达给我。”秦彦摆了摆手,说道。

    教授不敢再多言,恭敬的跟秦彦道了声别,领着自己的人离去。

    看着他们离开之后,秦彦转头看了卫嘉一眼,“这些人都是些亡命之徒,又做了这么多年的海盗,没有什么纪律性和忠诚度。所以,你要好好的监视好他们,而且,要分化他们之间的关系,这样才能将他们牢牢的控制在手中。他们是我们的一把利刃,我可不希望这把利刃最后反过来捅了我们自己,明白吗?”

    “明白,我知道该怎么做,秦先生放心。”卫嘉恭敬的说道。